一生很滿足 一定要幸福

「我這一生很滿足」。

是誰,會在臨終前、告別人世時,用這句話,當做告別信的開端?

是一位拿了無數奧運獎牌的運動健將?是一位每部電影都叫好也叫座的金像獎大導演?是一位富商?是一位卸任的總統?
很滿足的一生,是多少人苦苦追尋而未必可得的人生?誰能有幸,擁有這樣的滿足?

他叫曾奕凱,一位才二十四歲就離開人間,善良如天使的年輕人,家住新竹縣的他,和弟弟曾奕棋都患有「裘馨氏肌肉萎縮症」。

「曾奕凱」的圖片搜尋結果

這是和遺傳有相當關係的病症,患者全身肌肉會持續萎縮,約五歲發病,約十歲時需要坐輪椅,漸漸將致心臟、呼吸衰竭,病患壽命通常不超過二十歲。

奕凱讀幼稚園時被發現罹患肌萎症,小三開始坐電動輪椅上學,連坐馬桶都會滑下去,得靠母親從馬桶蓋裡拖出來。

弟弟曾奕棋則是小三時發病。

奕凱和奕棋的父親知道兒子罹患罕病後離家出走,媽媽一度想帶兄弟倆「解脫」,但兩兄弟用詩歌、繪畫感動母親,即使只剩手指能動,仍靠著意志力畫出一幅幅撼動人心的作品,奕凱喜歡寫詩,還曾以詩作《解開人生鎖鏈》:「只要心念一轉,將會有奇蹟發生」鼓勵病友。

雖然母貧子病,生活窮困,他們以堅毅而豐富的心靈,滿溢的正向思考,面對人生的每一個困難與挑戰。

母子三人的故事,令人感動,更令人敬佩。

今年初,奕凱因喉嚨肌肉萎縮吞嚥困難,住進醫院,上周因心臟衰竭過世,結束了奕凱面對罕病的奮鬥人生,媽媽陪在奕凱,以溫暖的親吻,送了奕凱最後一程。

弟弟奕棋,也為哥哥獻上最後祝福:「你的離開我跟媽媽都很難過,不過你也健康了。」

看到這一段奮鬥人生的故事。心中滿是感慨,奕凱那年輕的靈魂,承載了多少奮鬥不息的善願,他那被病魔折磨一生的身體,沒有讓他對世悲嗟,即便只剩下手指能動,也要寫下他對人生的美頌。

「我的人生已經圓滿,已無掛念,留下的愛在世間長存。」奕凱的生命雖然短暫,但他卻下了「圓滿、滿足」的注腳。

奕凱的母親更偉大,堅苦卓絕地一肩扛起,二個患有罕病兒子一生的照顧,但這照顧對母親來說,卻是甜蜜的,母子三人用愛相扶持,共享另一種屬於他們的微甜幸福。

「曾奕凱」的圖片搜尋結果

如果一生糾纏的病痛,短瞬即逝的生命,都不成為奕凱的困擾,都不能讓奕凱挫折,都不能奪走母子三人對人生的樂觀與珍惜,那麼,其他生活優渥無慮,手足健全無缺卻「不滿足」的人,會不會覺得,這些「不滿足」太過無謂、也太過奢侈?如果奕凱的靈魂在天上看著,會不會覺得,人世間所有的「不滿足」,都是庸人自擾。

「謝謝您一直愛我,您的愛支持著我的心靈,每一個心願都幫助我去一一實現,每一個決定您都放手讓我去做,因為您的愛讓我不怕受傷,我一點一滴的人生是您為我編織的故事。」這是奕凱最後為母親唱出的感謝。

「要健健康康快快樂樂,您一定要幸福喔。」這是奕凱告別信中,最後一句對母親留下的祝福。

「曾奕凱」的圖片搜尋結果

這何止是奕凱對母親的祝福,無論遇到什麼困難,「一生很滿足,一定要幸福」,不也是對所有面臨困難的人,最有啟發的祝福。

(執筆人:陳長文 終身志工)

【2016-10-11 人間福報 105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