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不立專法 還可專編或專章

筆者支持同性婚姻,在美國大法官判定禁同婚違憲後,也覺得台灣同性婚姻將水到渠成;近日同婚議題成為台灣社會對立的最大來源,但正反兩方,其實有點改變,從過去「贊成」、「反對」的極端,現在限縮為要不要立「專法」。

雖然,有人解讀為這是更大的歧視;但從正面角度來說,意謂過去反同婚者,已不反對同志在「法律上」擁有等同於婚姻,乃至於民法親屬編中的相應權利,只是反同婚者仍想保留一個「形而上」、「想像式」的區別。

但同志一直想要打破的,不只是「法律上」的不平權,也是「想像上」的排斥,這種「想像上」的符號框架,是過去同志被歧視的重要源頭之一,非打破不可。

然而,這中間真的再無妥協餘地嗎?未必。法律技術上,現存三個「法律版型」。

第一,法律不變,同性婚與多元成家仍不被法律承認。

第二,以專法處理同性婚或多元成家的法律權益,但在法律條文設計上,盡量讓此專法與民法親屬編中,基於異性婚姻而產生的法律權利同。

第三,直接修改民法親屬編的相關名詞,將包括同性婚的相關權利包含在內。

但還是有介於第二版型與第三版型的折衷版(第四版型),也就是不立專法,在民法中以「專編」(增「四之一編」處理同性婚或多元成家)或「專章」(在親屬編下增列第八章)來規定同性婚或多元成家的相關權利。

從趨勢看,反同婚者應理解,同性婚姻的通過,乃至於直接納入民法,只是時間問題,我們是不是應該要思考,是要讓同志婚姻成為各界祝福的喜事,還是變成你死我活的對立?

支持同婚者謂,訂定專法等於是美國過去對待黑人的「separate but equal」,一樣是歧視。筆者同意,但也想提醒大家,美國用了這麼長的過渡時期,在第一波黑人小孩要進入原白人學校時,都還要由總統出動軍隊保護,如果美國當初也採「一步到位」方式,真的會比較好嗎?

筆者也認為,若真的認同「婚姻平權」,專法多此一舉。但支持同性婚姻的一方,真的沒有辦法再多一點「折衷」嗎?如果同性婚姻先以「專編」或「專章」方式納入,實質上還是保障同志的伴侶權,階段上,待反對者了解、習慣之後,我們再讓同志與異性戀者的法律權利,不但置於同法,也置於同編、同章,不但可以降低修法的對立,也能夠為全世界同性婚姻進程,作一和諧標竿。

陳長文/法學教授

【2016-12-02 聯合報 105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