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要競爭的是軟實力

英川通話,川普把接電話跟台灣對美軍購連結在一起;之後川普再對陸放出除非在其他議題讓步,否則不延續「一中政策」的風聲。台灣成為美國叫價的籌碼,應喜,應憂?

其實,在過去兩岸外交對抗的時代,這樣的例子屢見不鮮。不論是正式的外交承認,乃至於如何稱呼台灣、什麼樣層級的官員與台灣代表見面,對各個國家來說,都不過是抽象的「秀才人情」,可是兩岸卻必須付出實際的資源來彼此競價。

如今,「外交休兵」的時代過去,川普準備要舊招新出,他的策略是「坐地起價」,不承認已形成慣例的交換模式,用大陸在乎的議題,去換美國想要的東西;他要重新為「一中原則」標一個價碼,讓中國大陸接受。

就川普的角度,這樣的策略有利而無害,就算不成功,也不過是回到原點。而獨派人士則反過來希望最好是美陸破局,川普真的對兩岸雙重承認,最差也一樣是回到現狀,沒有損失。

那麼,從中國大陸的角度來看,利害會是如何?

中國大陸的優勢,在龐大的「硬實力」,從軍事、經濟的資源來看,兩岸的懸殊一目了然;而其劣勢,在民主、人權、文化等「軟實力」。因此,對岸最希望的談判對手,正是論斤秤兩,只看利益不重價值的商人。

如果川普真的把「一中原則」擺到拍賣會上,讓兩岸彼此競標,其實台灣有什麼能力,標得贏中國大陸?

更讓人擔憂的是,如果「一中原則」可以拍賣,那麼《台灣關係法》又為什麼不行?

川普是企業家出身,可想見未來美國的每一個favor,都不會是「免費的午餐」;但他也是個坦白、強悍的企業家,當在談判桌上遇到這樣的對手,最重要的原則就是不能只有對方一個選項,否則必然被予取予求。

前車之鑑,就是陳總統執政的8年,因為逢中必反,只能選邊美國,因為只能選邊美國,對於美國不願意、不樂見、不幫忙的,就毫無自主的力量。當「德發卅八號」被日本船艦撞沉時,扁政府不置一詞;當「滿春億號」被菲律賓水警掃射,導致台灣漁民一死一傷時,扁政府無能為力,這就是在外交上沒有平衡的結果。

而定調「和中友日親美」的馬政府,顯然在外交上就游刃有餘得多。對日本,馬總統談成了《台日漁業協定》;對菲律賓,馬總統為廣大興28號爭取到菲律賓的道歉賠償。需知日、菲也都是美國的盟邦,如果馬政府跟扁政府一樣,完全倒向美方,還能夠有同樣的成果嗎?

或者,蔡總統想要跟某些獨派人士一樣,「不反對作美國的棋子」,筆者想提醒的是,棋子,必要時都是拿來「棄」的。

台灣應該要做的,是掌握自己在東亞政治「關鍵少數」的地位,讓各方勢力都想要拉攏台灣;不論是在南海或釣魚台,台灣是要與大陸聯手,或是與美日結盟,乃至於保持中立,都會牽動地緣的均勢,動見觀瞻。如果沒有這樣的策略彈性,那就等於是自貶身價、仰人鼻息了。

當然,這不是說台美關係不重要。兩岸關係與台美關係,是台海穩定的兩根支柱,但如何來維持台美關係,馬總統曾經沾沾自喜地說,他8年任內,對美軍購金額超過200億美元「史上最高」,筆者聽了,真為台灣需要資源幫助的弱勢感到難過。

軍購,就是花費巨資,買一些「孩子的大玩具」,不但對民生完全沒有幫助,也沒有辦法扭轉兩岸軍事的懸殊,誰能回答人民,這200億美元,6000億台幣,究竟為台灣換來了什麼?

這6000億新台幣,我們拿去向美國買一些與人民生活相關的產品,一樣能夠達到維持台美關係的效果,細想這其中台灣所失去的機會成本,實在是讓人沮喪。

筆者期待蔡總統,能夠走出一條不倚靠軍購的台美關係新道路。兩岸硬碰硬,不論是軍事上或政治、經濟上的,台灣都很難占得上風;但若是軟實力的競爭,民主法治、殘疾者皆有所養、尊嚴死、婚姻平權等,這才是最能彰顯台灣價值之處。

(作者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6-12-20 中國時報 105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