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署薩德?台灣想當火線棄卒嗎?

薩德
美國「終端高空防禦飛彈」(簡稱薩德)。(圖取自維基百科)

 

民進黨執政有一個不好的習慣,就是掩飾政策的代價。從不承認九二共識開始,到推動《電業法》修法、一例一休,民進黨以國會多數強勢過關,所謂的「最會溝通」,到今天聽在民眾耳裡,好像變成了反話。

近來,由前AIT官員主動釋出的訊息,美國要恢復派遣陸戰隊進駐AIT。雖然美方的前官員強調這不是「駐軍」,還是讓筆者有不少恐怖的聯想。

美國的駐外使館是否由陸戰隊駐守,是由美國和邦交國雙方決定。AIT由陸戰隊駐守,當然有其象徵意義。據了解,陸戰隊駐守AIT,是從馬政府執政時代就有的規畫,但馬政府是「和中友日親美」,在陸、美之間維持相對等距關係,因此台美關係升溫,陸方就算不悅,或還會相對容讓。但民進黨政府因為兩岸關係凍結,已經一面倒向美方,戰略平衡被破壞,情況必將不同。

台灣對北京來說,涉及的是不可讓步的核心利益,是可能動搖其執政者政權正當性的「民族大義」,這是所有對兩岸關係稍有了解的人的常識,北京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台灣變成美國控制的「不沉航母」,因此,對於涉及主權的台灣問題,會採極為強硬的立場。簡言之,台灣對大陸來說,是「重要且必要」,對美國來說卻是「重要非必要」,這就是雙方看台灣問題的差別。這也是為什麼,川普雖然看似對台友善,但是最後還是主動向北京致電,維持「一個中國」原則,也道盡了川普不可能為了台灣違背美國的利益,而與北京全面衝突。

AIT由陸戰隊站崗,可能還在陸方的紅線邊緣,亦即在馬政府時代還不算踩紅線,在蔡政府則在紅線邊緣。但是,據傳美方有意在台灣部屬薩德,就是完全不同的情形。薩德系統,全名為終端高空區域防衛系統(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ce, THAAD),除了反飛彈的防禦功能之外,強大的雷達系統探測距離可遠達數千公里,也就是說,薩德除了作本土的防衛功能之外,也是美方的眼睛,監視著雷達內的一舉一動。這也是為什麼,大陸會強烈反彈南韓讓美國部署薩德系統。

從地緣政治來看,位居第一島鏈中間的台灣,可以想像也是美方希望部署薩德的位置。前海軍新江艦長呂禮詩在《亞洲週刊》撰文指出,繼日、韓之後,美方也計畫對台出售薩德系統,因應大陸江西、福建與廣東的導彈部隊。大陸導彈若以美國關島為目標,台灣的薩德系統可在「助推階段」即予以攔截。

那麼,台灣是否應該要接受薩德系統,加入美、日、韓的軍事聯盟,形成東亞「小北約」呢?

筆者強烈反對。筆者認為,在台灣部署薩德,作美方馬前卒的成分多,增強本身防衛功能的意義卻極有限。因為,大陸若要以飛彈攻擊台灣,使用短程飛彈即可。此外,美國對台灣,早已不像對南韓、日本一樣,有條約承諾,《美韓共同防禦條約》、《美日安保條約》,明訂了互相防禦的安排。然而美方對台灣雖然「友善」,一旦戰事發生,美方的保證如同空中樓閣,虛無縹緲(特別是從川普接蔡總統祝賀電話的粗俗理由可知─台灣是買軍備大咖),於是,台灣將是「只有義務,沒有權利」的馬前卒,說難聽點,極容易淪為隨時可拋的「棄卒」。

以上還是就戰略的損益分析,更重要的是,在部署薩德的「過程」,台灣即可能捲入輕則經濟、重則軍事的嚴重衝突,也不無可能演變為「古巴飛彈危機」的「亞洲版」。因為,從大陸的角度看,薩德讓台灣從一個只有防禦力量的中華民國,變成有威脅性的美國軍事前哨站。台灣花費巨大的預算,來協助美方監視大陸,攔截攻擊美國領土的飛彈,而台灣自己承受的代價,卻是讓薩德成為陸方的直接打擊目標。這會是划算的交易嗎?

最後,筆者引一段好友嚴長壽先生的話,「台灣不是大國…,應該要學習瑞士,不與任何人為敵,我們不要變成人家談判的籌碼,不要把自己的未來寄託在一個國家對我們的保障。」

台灣不是馬前卒,更要避免淪為北京、華盛頓角力下的棄卒,這是台灣該有的「以小事大」的智慧。蔡總統應該智勇雙全地面對大陸,提出符合憲法「良制一國」的立場,追求兩岸和平統一的目標。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中國時報2017/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