踐踏軍人尊嚴 我為陣亡父親寒心

 

軍校招生日益困難,不就是因為領導軍人的最高統帥,放任政府與政黨,踐踏軍人尊嚴,所...
軍校招生日益困難,不就是因為領導軍人的最高統帥,放任政府與政黨,踐踏軍人尊嚴,所招來的「寒心效應」? 圖/翻攝陸軍官校網頁

以一個法律人來說,我對蔡英文政府感到灰心;以一個軍人子弟來說,對蔡英文政府則感到寒心。

民國三十八年,我的父親隨政府帶家人從大陸來台灣後,又奉命回到大陸,繼續「剿匪」任務,不久即陣亡於四川邛崍。當時局勢敗壞已不可逆,究竟父親為什麼要回到四川,他的犧牲有意義嗎?這是我懂事後,內心一直存在的疑問。

以我父親個人而言,我相信,他做不到一個人苟存性命於台灣,坐視著在戰場上的袍澤吧,他在陣亡前,心裡念的也是希望他的犧牲,可以保衛他愛的人。以軍人集體來說,對國家、同胞的認同,即使不幸犧牲,也是有價值。

也因此,看到民進黨政府要限制退役將領的言論自由,要立法將退將赴大陸予以「終身管制」。我油然生起「今夕何夕」的感慨。「民主」是台灣的根基所在,而之所以民主,就在於身處台灣的人民,擁有詮釋心中「國家尊嚴」的自由。而言論若有踰越,輿論可以撻伐,但政府那隻手,不容伸進來干預。

「國家尊嚴」跟「國家安全」不一樣,如果退將洩漏機密,當然要依法究責。但所謂的「損害國家尊嚴」,則是受言論自由保障的。

所謂「我不同意你的言論,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在美國,公民有燒國旗的自由,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國民也有「主張台獨」、「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的自由。

何況,退將不認為是在傷害「國家尊嚴」,他們可能認為,軍事交流有助於台海的和平,出席大陸的「國慶」典禮,也是體現「一個國家、兩個地區」的憲法規範。不管這樣的認知,你我認同與否,但退將對「國家尊嚴」的定義,政府沒有正當性干涉。

此外,退役將領已是平民,在沒有「洩密」情況下,他的言論自由,和一般公民應該要有不同嗎?

而今天,蔡政府踐踏了這一份自由,踐踏的,不就是先父以生命、以和家人陪伴換來的台灣安全以及自由,我不禁更感懷疑,先父的犧牲,以及曾為保衛台灣而犧牲的國軍英魂,值得嗎?

此外,今天的將領,就是明天的退將,當他們看到政府是如此對待他們戎馬半生的奉獻時,他們怎麼自我說服要為這樣的政府犧牲。

近來軍事院校招生日益困難,不就是因為領導軍人的最高統帥,放任政府與政黨,踐踏軍人尊嚴,所招來的「寒心效應」?

不管是今天愚蠢的政客或普羅的台灣人民,都不該忘記國軍的貢獻。在早期兩岸武力對抗、烽火漫天的時候,每位戌守前線的軍人,都是用身家性命為肉盾,擔當台灣的護衛;在中期兩岸對峙的時候,即便衝突稍降,哪個軍人不是冷落了家庭、堅守著崗位?即使是承平時期的現在,軍人也是過著相對不自由的生活,讓百姓可以安居樂業。

就算這些功勞苦勞、流血流汗都不論了,單單從法治的立場,政府怎能讓軍人退休之後,反而變成二等公民,承受著歧視性的限制。這不啻是公然的踐踏憲法,民進黨政府務必尊重憲法,懸崖勒馬。

(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2017-03-09 聯合報 106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