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采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盼「駁回法院」不再

過去數十年,人民與政府爭訟,在行政法院獲勝訴的機率微乎其微,行政法院常被民眾認為較「同理」行政機關,見解相對保守,也因此有「駁回法院」之稱。儘管解嚴後,法院審理態度有所放寬(特別是環保案件),「駁回法院」的狀態似有轉變,但整體仍有改善空間。

近半年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下稱北高行)有幾件裁定有別於以往,勇於對重大爭議案表態,積極回應人民期待,讓筆者眼睛為之一亮。

第一案,欣裕台、中央投資公司被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國民黨與兩公司都提起行政訴訟。6月11日,北高行(李玉卿、鍾啟煒、李君豪法官)裁定,因《黨產條例》涉及違反「憲法保留」,合議庭依釋字371號意旨,「確信」適用法 律上有違憲疑義,聲請釋憲,並在大法官釋憲公布前裁定停止訴訟程序。嗣後黨產會雖提抗告,但遭最高行政法院駁回。

同是針對《黨產條例》提釋憲,監察院空等1年多始於本月初得到大法官「程序不受理」(見筆者〈程序屢拒釋憲,大法官棄守憲法制衡?〉一文),北高行這次以「行政法院」身分提出釋憲,可謂替人民向大法官遞出一份難以迴避的憲法試卷,意義非凡。筆者衷心期待大法官「真正且迅速」做出讓堅信法治的人鼓掌的解釋,使大法官釋憲─中華民國於兩岸引以為傲的優良制度,持續大放光彩。

第二案,黨產會追徵國民黨8億6000餘萬元,國民黨拒繳後多處黨部遭查封,國民黨聲請法院停止執行拍賣。9月28日,北高行(劉穎怡、楊坤樵、吳坤芳法官)認為行政法院若不介入將造成難以回復之損害,故裁定在判決確定前停止執行。

本案亮點在行政法院過去面對「得以金錢賠償」之保全案多消極保守,認為只要「得以金錢填補」就非無法回復;正因忽略「未必所有事物都可以金錢衡量、填補」,常使人民認為行政法院僵化、不查民情。然本案雖同涉「得以金錢賠償」,但在北高行細緻地體察下,已扭轉過往態度,為法治跨出一大步。

第三案,10月17日,北高行(畢乃俊、許麗華、陳心弘法官)裁定,中選會「必須」同意「以核養綠公投」補件。連署發起人黃士修就連署人數有顧慮,為確保能綁年底大選,故在期限到期後自行補提連署書。但中選會卻狹隘釋法,認為在其尚未提出補正通知前,黃男無權主動補件。

然北高行裁定認為,公投為嚴謹的社會活動,中選會審查提案應本於「以通過為原則,不通過為例外」,方符公民投票本意;且公投若因程序缺失而可能駁回者,法規本有「補正」之設計;並以中選會應秉持「以誠信方法為行政行為」、「注意當事人有利及不利之情形」等原則,依法無理由拒絕補件。後中選會雖提抗告,本案於最高行政法院尚未確定,但中選會已受理補件,該公投案亦已於23日通過門檻,順利綁年底大選。

中選會在1980年成立,是我國第1個獨立機關,肩負守護民主投票機制之責。本次事件出於體諒可說:因今年是「公投元年」,大量案件、各種爭議的確挑戰行政機關消化能量,才讓中選會僵化解釋公投新法;但說重一點:《行政程序法》的基本原則(誠信原則是其一)竟要行政法院提醒,法院看似委婉提醒中選會應以誠信方法處事,實已是對中選會重槌質疑。

筆者肯定北高行法官的體察決定,然依我國憲法第80條賦予法官「審判獨立權」,法官得依法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換言之,其他法官本於獨立審判,固可對類似案件有不同見解。果如此,顯然對人民而言,恐因法官心證「難以捉摸」而無所適從。

司法體系究應如何兼顧「審判獨立與人民法感情」?實為行政法院運作的一大挑戰。

筆者以為,法官若欲在「審判獨立」原則下,同時兼顧人民法感情,必須在面對相似案件、事實時,格外用心下決定(如:參考前例、避免在事實和情境相同下卻有迥別判斷),如此方能在維持審判獨立下,重拾人民對司法的信任。

近日北高行已突破過去保守作風,思維顯已進步,值得喝采。然好還要更好,若欲真正摘掉「駁回法院」這個曾被扣上的大帽子,應期許所有行政法院法官共同努力,一齊守護人民權利,創造更佳的司法環境。(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2018年10月29日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