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修戒嚴思維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

1月3日新黨主席郁慕明在新黨青年委員會,表態願到中國大陸協商和平統一方案,並表示:「有報導說去談就要關5年,那就關吧!」2月21日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召開記者會,點名警告郁慕明:「該行為最重可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不要以身試法。」2月25日郁主席已以〈正告陳明通們,中華民國是有法律的〉為題投書。

既「事主」都已回應,筆者又何必急於當「公親」?實係因對陸委會「不要以身試法」的說詞誠惶誠恐,想請教陳主委幾點:

其一、陳主委所謂「不要以身試法」的「法」範圍應如何解釋?

陳主委顯是根據《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5-1條第2項「台灣地區人民……除依本條例規定,經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或各該主管機關授權,不得與大陸地區……簽署涉及台灣地區公權力或政治議題之協議。」及第79-3條第2項「違反第5-1條規定者,處新台幣20萬元以上、200萬元以下罰鍰;其情節嚴重或再為相同、類似之違反行為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50萬元以下罰金。」而得出:郁主席赴陸「協商和平統一方案」以身試法之舉,恐受5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結論。

然而,第5-1條該如何適用、解釋其實顯有爭議。

首先,第5-1條第1項的規範對象是「台灣地區各級地方政府機關構」及「台灣地區之公務人員、各級公職人員或各級地方民意代表機關」,不得在未經陸委會授權情況下,與「大陸地區人民、法人或團體或其他機關構」以任何形式協商簽署協議,否則將受第79-3條第2項的罰則。筆者以為,公務員或地方政府若與中共當局簽署協議,恐因身分涉中央地方職權劃分,而生協議是否對中華民國政府具拘束力的爭議,故本項或站得住腳。

然而,第5-1條第2項規範對象是「台灣地區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而限制態樣亦是不得與「大陸地區人民、法人或團體或其他機構」以任何形式協商簽署協議。似可區分為「台灣人民與大陸政府」和「台灣人民與大陸人民」兩種不同情況。

前者,以郁主席「協商和平統一方案」為例:若真成行,因其非公務員,亦未代表任何政府機構,僅為「中華民國人民」身分,殊難想像縱他與中共當局簽署任何涉及「台灣地區公權力或政治議題」之協議會對中華民國法益有任何影響。政府為何不能尊重人民言論自由,一笑置之?

筆者亦想就後者請教陳主委:一個台灣地區人民未經陸委會授權,與一個大陸地區人民簽署涉及台灣地區公權力或政治議題之協議,是否會觸法?顯然答案是肯定的,否則陳主委實無需大動干戈發出警告。

其二、承上,若該「法」範圍涵蓋人民與人民簽署涉及台灣地區公權力或政治性協議,是否有違憲之虞?

《中華民國憲法》及增修條文明白揭示:一、國家追求統一之義務;二、人民有言論自由。

然民國81年制定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於92年增設第5-1條及79-3條規定,除嚴重限縮人民憲法上「言論自由」之權利、徒增人民恐受刑罰之不利益,更忽視憲法「統一之義務」。條文極力阻止人民與大陸地區接觸之思維與戡亂、戒嚴時期的政府有何不同?(詳參筆者投書〈民進黨政府正在復辟刑法一百條〉)

解嚴已逾30年的今天,此惡法尚存,且主管機關竟仍以此惡法威嚇人民,真讓人有種今夕是何夕的震驚,實不應該。

筆者長年主張「良制一國」,其立基點為《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揭櫫,「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並非無條件統一,而是要在「良制」(民主、均富、法治)基礎方能統一。因此敢問陳主委:若筆者以「人民」身分與對岸「人民」或「政府」一同共謀追求兩岸和平的方針,是否也是「以身試法」?

筆者以為,比起蔡政府欲多此一舉修法以「雙公投、雙審議」試圖阻擋「和平協議」簽署,其當務之急應至少有二:一、請立委諸公立即廢除此違憲惡法;二、請蔡總統以智慧本事積極創造兩岸對話空間,以「良制一國」共謀和平大業。(參筆者投書〈盼習主席以大事小,蔡總統以小事大-共創良制一國〉)

(作者為海基會首任祕書長、律師)

20190301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