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睡的人叫不醒,「疾言厲色」有用嗎?

政府嚴重錯誤的「3+11」機師檢疫政策,不僅造成破口,嚴重缺乏 救命的疫苗,更導致死亡率持續增加、警戒不斷延長,百姓人心惶惶 、幾近淪為芻狗。面對政府治理無方,筆者「疾言厲色」以〈蔡總統 ,請將顢頇失能的蘇揆撤職!〉投書,要求蔡政府剋期取得去年承諾 人民的疫苗、盡速施打,並調整失職防疫隊形,換上「有能力、具有 公衛專業」的專家,以確保百姓健康!

一位筆者相交逾40年的朋友,閱讀投書後用英文回了一封令筆者深 省的電子郵件。這位朋友指出:1)筆者投書用字大膽(bold)、直 截了當(straight forward)且強而有力(powerful);2)筆者以 如此「強烈」(strong)的訴求,是否能達到效果則不得而知,甚至 如此強烈的言詞反而可能削弱(dull)說服的有效性(effectivene ss);3)最後,雖然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建議,但對於筆者話已「道 盡」至此,還能如何再繼續往下寫?他倒是備感興趣云云。

確實,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假如蔡政府對筆者「疾言厲色」的訴 求仍無動於衷,筆者只剩兩個選擇:一是「閉嘴」;或請蔡總統為她 的失職(舉凡急就章國產疫苗戰略錯誤、所用非人、及以疫仇中謀獨 等等)造成人民生命財產損失,下詔罪己並引咎辭職!最後,提醒蔡 總統,逼人民走上街頭,民怨可以覆國!

筆者的疾呼或是換到蔡總統的「御駕親征」,不再假手蘇院長,而 「親自」接見慷慨捐助疫苗的企業家並緊盯美日政府捐贈進度,但「 疫苗荒」至今懸而未決,令百姓失望焦慮,仍是「奇怪」且可恥的官 僚。

自稱謙卑的政府,竟失職到由國庫採購到貨的疫苗僅111萬劑,現 有的500萬劑幾乎「捐贈」而來,去年底說好的2000萬劑疫苗何在? 難道是政府沒錢?絕對不是!錢多到可以浪費數千億在一點也不「前 瞻」的建設計畫及並無實益的武器。然而,政府卻罵不得也監督不得 ,當被批評自詡Taiwan can help,為何墮落成「疫苗乞丐」時,不 僅未見政府虛心檢討,反遭致政府的出征與圍剿,台灣民主難道已無 「說真話」的空間?

左思右想,為何蔡政府執政下,想表達訴求非得要「疾言厲色」如 狗吠火車?筆者體會如下:

一、摧毀民主,從蔡總統一言堂開始。

人民是國家的主人,而非定期選舉過場的橡皮圖章!人民有不同聲 音是民主社會再正常不過的表現。多年前甫上任的蔡總統,對於民主 曾如此詮釋:「不要怕跟政府打交道,如果講一次聽不見,可以大聲 講第二次,第二次聽不見,還可以拍桌子!」此乃對民主最棒的理解 ,但蔡政府執政至今,事實證明所謂的傾聽是「裝睡當然叫不醒」!

前年,農委會遭踢爆用1450萬預算雇用小編,替政府做大內宣後, 人民才赫然發現政府竟拿納稅錢做「置入性行銷」,做秀無所不在! 近日、美援贈疫苗來台,防疫漏洞百出的指揮官陳時中,還有心情親 赴桃園機場為「疫苗接機」,令人作嘔,到底是做秀還是人命重要? 然而,媒體卻顧忌遭蘇蘅教授所稱「綠色火蟻網軍」出征,大多選擇 沉默。

二、疫情之下,看見比獨裁更虐民的蔡政府!

今年5月《紐約時報》一篇〈Biden needs to clarify democracy 〉投書提到「一個民主國家要跨越民主與威權主義之間的邊界,幾乎 就像走私者跨越國家邊界一樣頻繁。」蔡政府的表現乃是該文「民主 偏差」現象最佳寫照。一個宣稱人民為主的政府竟會將「國產疫苗戰 略」置於人命犧牲之前,根本還沒證明疫苗有效,又「不當」宣稱: 「國產疫苗預計7月底供應第一波」;而對具國際認證效力的大陸疫 苗,陳部長卻誤導表示「人民對大陸疫苗沒信心」。在在顯示,此乃 假民主之名卻比獨裁更「虐民虛假」的偽君子!

當政府無能,人民為了美好生活的嚮往,疾言厲色或走上街頭也只 是剛好而已!

(作者為納稅人)

20210701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