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緊張,台電董事好當也不好當

前行政院長陳沖受訪時表示,如果股權主管機關行事皆依國際 上公營事業治理原則,就不會對奧運金牌選手「麟洋配」的廣告代言 有些光怪陸離的發言,也不會強要公營事業適用公務員法規。一言以 蔽之,政府當股東,也要有規矩!對此筆者深表贊同。筆者長期主張 公營事業應盡速民營化,落實「市場機制、公司治理」,矯正「不公 不私」球員兼裁判的畸形體制,更別說國營事業作為執政黨政治籌碼 的長年弊病。

  眼看地球暖化危機告急,2050年前淨零碳排是國際共識(也是蔡總 統的承諾),政府對於高碳能源政策卻不動如山,筆者想到了台灣電 力公司-我國實收資本額最大的「公司」的角色。台電自1946年成立 至今,除了少數獨立電廠及再生能源業者外,台電壟斷發電(輸供電 及配售電)業務,可說是能源政策唯一的執行單位。台電早於民國7 5年成立「環境保護處」,照理說環境永續已是台電的DNA。然而,面 對地球暖化的危機,台電的表現令國人失望。

  台電「公司」雖有董事會與經營團隊,但從台電的《台電環境白皮 書》清楚可見,其主要「任務」僅是「配合」執行政府「燃氣50%、 燃煤30%、再生能源20%」(下稱532政策)的能源布局及「114年非核 家園」。身為能源專家的台電董事們,對於超高碳排加非核的能源政 策卻照單全收,台電董事可真好當!

  然而,台電董事爾祿爾俸取自納稅人,《公司法》規定,董事除了 需負「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也要對股東之外的「利害關係人負 責」。台電董事本該基於專業,即便想破頭也要設法在減碳廢氣、以 核養綠、再生能源、節能找尋解方,此時卻消極墨守增氣、廢核政策 ,究竟還有什麼本錢引領台灣渡過能源轉型的「寧靜革命」,難道不 覺得捉襟見肘嗎?所造成地球難以回復的損害,董事責任更難辭其咎 ,按此來看,身為台電董事可真不好當!

  令人遺憾,這種選擇「配合政府政策」、過一天算一天的思維,非 台電董事、獨董所獨有!我國以中研院為首的研究單位也均未能具體 分析、大聲疾呼,指出現行高石化燃料占比、廢核的能源政策實在無 法因應逐年加劇的減碳壓力及2050淨零碳排目標。專家本該為民做諤 諤之士,當政府不願採納諫言,一是辭職,二是緘默不言。可惜台電 (與中研院等高階研究單位)選擇了明哲保身的噤聲不語,連叫醒政 府的勇氣都沒有。在野黨也沒能扮演好應有的監督角色,引領人民走 回減碳的正途!

  對此筆者期盼台電董事(包括董事長楊偉甫先生),縱使受制於經 濟部長官(股東)指示,仍應「知難而進」指出「國王新衣」的窘境 。筆者建議台電董事長召集董事會盤點政府能源政策缺失,並以淨零 碳排為唯一目標,擬定2030、2040、2050之能源轉型白皮書。

  研究顯示,提升風電(至25%)、太陽能(至25%)等低碳能源均是 解藥,特別是地熱有至少調高至30%能源占比之可能(台電應傾全力 協助探勘);而燃煤、燃氣只是危害的大小有別,對於減碳都是毒藥 ,應盡速歸零;如有必要,核電重啟、續用都是選項!借鏡南韓,至 少要到2060年早已淨零碳排後,核能才「可能」功臣身退;現今減碳 模範英國也續用核電、以核養綠。為了下一代的福祉,台電董事應在 進退失據之際有所取捨。

  台電董事應知任何一個執政黨都只是流水的官,假如台電缺乏專業 判斷的擔當,受縛於執政黨短視的能源政策泥淖,筆者認為,董事們 唯一能做的就是盡早決議通過提案民營化──留下電網等配電作業外 ,發電業務就交給有減碳意識更具競爭力的民營企業去服務人民。

( 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20210823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