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民主法治危機,司法當仁不讓

近期台南地院簡易庭針對「統一促進黨言論自由」的裁定,讓筆者想起2020年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之「27台人赴陸工作遭內政部裁罰」的判決。兩件裁判均源自「政府」基於公權力對於「特定」行為之移送、處罰,法院收起過往對立法、行政謙讓之態度,用判決導正「多數尊重少數」這個近年被政府刻意忽視之民主真諦。

當前因民進黨一黨獨大,並將其「台獨神主牌」置於「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前言」兩岸「統一」誡命之上!國會把大陸地區當局喻為「境外敵對勢力」而通過《反滲透法》;疫情指揮官陳時中以「自己選的國籍自己承擔」粗暴拒絕兩岸人民骨肉回家;最後,甚至連蔡總統都說出「兩岸互不隸屬」之背於兩岸憲法及人民感情之言論!

當前政府施政逾越民主邊界行獨裁之舉,幾乎「像是走私者跨越國家邊界一樣頻繁!」故不論是「民主的少數」、「法律上的被告」,都有待司法挺身擔當「民主正義」的拱心石!對此筆者摘要前述判決經典片段與兩岸人民共勉(包括法官):

一、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08年度訴字第1948號判決:面對統戰,最佳回應之道應該是更民主、更開放!

本案曾雅琦等27人於107年9月在大陸從事社區治理工作,但內政部以陸委會認定該「社區」組織屬於93年公告之禁止項目為由依法裁罰。惟今日兩岸交流發展密切之程度,與解嚴、終止勘亂之初,民國80年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之時空背景「迥然不同」,但陳明通、徐國勇不僅未自我鞭策翻新舊法,更以近20年前過時之禁止項目,替赴陸就業青年安上「影響台灣地區之安全及安定甚鉅」之汙名!

好在北高行蕭忠仁、林秀圓、李明益三名法官依法捍衛人權,表示:「若不問具體職務內容為何,一概不准…擔任職務…,恐難通過合憲性之審查。」並稱相關職務「難認有何妨害國家安全或利益之虞」;並稱:「是否認同『九二共識』,乃係個人思想自由,如…予以裁罰,形同懲罰個人之政治立場(思想自由)。」最後法官提出深具民主法治高度之論述:「兩岸任何交流可能均帶有其統戰目的…,欲期其統戰措施不對台灣地區造成任何影響(當然包括正面影響),殆無可能…」、「最佳回應之道應係更民主、更開放,才有機會實際了解兩岸的制度差異…。」遺憾內政部無聞過則喜的高度,仍執意上訴,筆者期待最高行能肯定北高行之判決,用辦理「重矚案」之效率,駁回內政部之上訴。

二、台南地院柳營簡易庭111年度營秩字第3號裁定:「政治性言論」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

「台灣人民共產黨主席林德旺等3人」去年2月替「八田與一」銅像戴上五星旗圖樣口罩,並宣揚「台灣是中國大陸的一部分」等語,警方以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之「藉端滋擾公共場所之行為」移請裁處。然而,承審法官徐安傑並不因裁定「不罰」而草率,卻以6千字之論述捍衛言論自由之底線,徐法官爭氣之舉令筆者敬佩!

徐法官直指《社維法》:「乃警察國家之時代遺產,本應待政黨輪替後之立法者全面通盤檢討」,應嚴謹適用,稱:「即使是有關主張共產主義…,使大眾獲取多元資訊…,才是理想民主社會面對不同意見仍充分思辯的展現。」判定無處罰必要,更強調:「抹煞任何公共政策討論的空間,與相互尊重和多元價值之和解將漸行漸遠!」徐法官所言正是對民主法治最正確之理解與堅持。

綜上,筆者寄望司法不再謙抑沉默,應肯定四位法官的論述,畢竟法官的每一則裁判都是建構中華民國法治建設的重要工程!為拯救民主法治危機,司法應當仁不讓!

(作者為法學教授)

20220502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