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權交相賊,稅捐稽徵惡法復辟!

15年前,筆者自用「住宅」被稅捐機關「誤植」為「營業」用途,稅款遭錯課15年。筆者請求稅捐機關返還溢繳15年稅款,政府以(戒嚴時期訂定之)《稅捐稽徵法》(以下《稅稽法》)第28條之「時效」為由只退還5年。筆者不服提起訴願、訴訟,訴願會的12名委員(因篇幅不克列舉姓名)及北高行之闕法官,都罔顧該法條之疏漏及違憲性,筆者敗訴再敗訴。 Read more

廢死,蔡政府有話直說並推動修法!

日前聯合報以專題報導,指出去年我國最高法院死刑判決定讞及法務部執行死刑案件,創下中華民國司法「雙掛零」紀錄,等於進入「實質廢死」時代!筆者心有戚戚焉。目前死刑定讞尚未執行人數仍有38人,其中邱和順先生已坐監近34年,倘蔡政府「有意」將「廢死」作為政策方針,就該開天窗說亮話,而非用暫緩執行死刑以拖待變!政府有責任向全民交代死刑存廢何去何從。 Read more

蔡政府須盡洪荒之力淨零,別寡信!

去年4月美國總統拜登召開全球氣候峰會後,各國紛紛宣示淨零,對此蔡總統也不例外,在世界地球日當天「前瞻且大膽」承諾2050中華民國也要淨零。但以當前蔡政府過時且不實際的能源政策,及牢不可破的非核神主牌,除非即刻改弦更張,否則2050淨零根本不可能,蔡總統輕諾了嗎!?

由於政府是接續的,前人種樹受益的是百姓,前人揮霍受害的也是人民,國家因執政者的高瞻遠矚興邦,也因昏庸政客衰亡。因此,蔡總統作為淨零關鍵的第一棒不僅該做得最多,更該為接續的執政黨保有最大彈性與選項,讓子孫有餘裕避過燃燒的地球災難,也讓我們倚賴全球貿易的企業提早為國際碳邊境管制的要求做萬全準備。蔡總統任期僅至2024年5月20日,為了人類幸福永續,還需誠實面對綠能不足、錯誤廢核、過度倚賴石化燃料之事實,盤點現有資源而窮盡洪荒之力淨零,具體建議如下: Read more

尾牙,以熱情、良知、本事謀永續經營

象徵團圓的農曆新年將屆,機關及公司商號延續中華傳統,在臘月16日前後舉辦尾牙餐敘。筆者上周五參加所服務之事務所尾牙,一則感謝退休(及離職)同事的付出,另則與近兩年來(去年尾牙因疫情停辦)敬業為客戶服務及法律教育奉獻的同仁餐敘同樂。欣喜之餘,筆者反思事務所如何邁入下一個60年甚至永續的挑戰!同理,筆者想藉「丑去寅來、牛奔虎耀」的尾牙時節,與讀者分享為人處事的心得。 Read more

疫苗荒,舉目法律人政府治理的盲點

疫情再度亮警報,Delta病毒已兵臨城下,此際衝高疫苗覆蓋率應是當務之急,只是現在不論是還未打到第1劑的年輕人;打了第1劑,應在建議時間內施打第2劑的年長者;已經開學,疫苗尚無著落的學生家長等,都在焦急等待疫苗。問題根源正如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所承認:「台灣最主要問題是疫苗不夠!」 Read more

蔡總統,請將顢頇失能的蘇揆撤職!

走出戒嚴、戡亂的中華民國,在總統直選、政黨輪替及連續3位法律人總統主政後,想像上早該脫離戰亂時代,朝向自由、民主、均富的制度摸索之中。這1年我們本可透過進口適格疫苗,提早為全民注射,避免這場疫情天災,只因政府無能,竟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人禍!可悲的人民還要容忍可恥的官僚多久!?

蔡政府防疫荒腔走板,如今染疫死亡總人數已近500人,迄今蔡總統仍未對救命疫苗給出明確的答案讓國民安心,對此筆者有感而發,借題發揮如下:一、國產疫苗遠水難救近火,備足國際認證疫苗是政府的「責任」。常以「人權」為傲的蔡政府卻連最基本保護「生命權」的能力都沒有,相比同屬小而美的新加坡、以色列,這兩國真正做到了防疫視同作戰,超前部署使得疫苗的高接種率(33%及56%)已有效確保極低的死亡率(0.05%及0.07%),但至今台灣疫苗接種率僅3%,死亡率更高達3%!(全球平均2%;老人高占比的日本也僅1.78%)難怪《時代》雜誌日前便為文諷刺蔡政府「防疫成功的牛皮」,不攻自破! Read more

假摔、真逮、亂訴,爭氣法官!

「本案中被告等人之訴求,或許無法獲得社會多數人的支持,但確保少數人的聲音能被執政者及其他多數人聽見,正是民主社會最可貴的價值。」這段擲地有聲的話,出自於3月底一則受全國矚目的「妨礙公務、傷害」判決,由彰化地院刑庭審判長簡璽容、法官黃玉齡及黃士瑋所做成,不僅就無罪推定、罪疑唯輕、言論自由及比例原則等法學論理精闢,3名法官在近30頁的判決中除了還給被告應有的清白,更明確指出檢、警乃至其上級應有之法治高度,捍衛人權的同時,更不忘透過司法匡正逐漸被一黨獨大扭曲的民主真諦,可謂「爭氣法律人」! Read more

為法治 吳院長就辭職吧!

總統蔡英文的表姊夫吳明鴻在民國109年的最後一天「順利」接任最高行政法院院長一職,引發各界譁然。此乃繼蔡總統任命其表姊為勞動部長之後,更嚴重的一次內舉不避親的爭議。而這項攸關行政訴訟終審法院院長人事案的安排,對司法威信之影響程度可謂司法浩劫!

即便司法院沒有徵詢各方意見之義務,但執意要任命總統近親擔任,作為整起事件的發動者─司法院許宗力院長,心中難道沒有一絲一毫對司法獨立性的掙扎與猶豫嗎?院長人選不是單純的論資排輩,更應把候選人可能的「減分」項目列入權衡。行政法院掌理「民告官」糾紛,其公益性較民、刑事法院有過之無不及,這也是我國特別將公法案件交由行政法院專責審判的原因。公法學者出身的許院長理應知之最深,請問當年的許教授自己會支持現在許院長這樣的人事決定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