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還能讓台灣驕傲嗎

陳師孟一席準備要清算法官的講話,讓人瞠目結舌,但更讓人驚訝的是他依然得到了民進黨團的全票通過,1張不同意票都沒有。這表示陳師孟並不是一個個人,他代表的是民進黨內的一種集體價值觀。

三權分立,講究的是互相制衡,沒有哪一權獨大,而今天民進黨卻企圖利用手中的行政權與立法權,去創造一個「太上司法權」,讓監委去騷擾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當行政、立法可以去操控「司法」的時候,台灣的民主就已經變成了一種任期制的獨裁。 Read more

【轉載】羅智強觀點:恐嚇陳長文?北檢好大的官威、好厚的臉皮

作者:羅智強(前總統府副秘書長)

最近北檢不斷的發新聞稿重批陳長文律師,還拿出律師倫理規範恐嚇威脅,我只有一個感覺,「北檢好大,我們好怕」。

容我一個一個來談北檢數波批陳長文聲明的荒謬處。
首先,北檢拿律師倫理規範來嚇唬人,我要説的是,北檢不覺得可恥嗎?我還真是第一次見識到有檢察機關公然恐嚇律師,不得為公眾評論。

Read more

嚴守無罪推定 是法治國基本要求

筆者在11月27日〈是恢復特偵組的時候了〉一文中,提醒檢察機關「司法如皇后貞操,不容懷疑」,希望負責偵訴的檢察官要避免陷入不當行政指導的為難處境,而憂心北檢幾件高度爭議性的起訴內容,恐遭行政權干涉的質疑。

對此,北檢「措辭強烈」地以聲明譴責筆者。於受領指教的同時,針對質疑筆者還是要先以北檢對李述德的起訴內容來說明。

Read more

法袍底下 民眾想望的是一顆人心

出個法律數學題。報載鄭女酒駕,遭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一千元折算一日。緩刑三年,並應……向國庫支付新台幣八點五萬元。」請問讀者:鄭女要繳,十四點五萬、六萬、八點五萬元?

選項有:(A)不繳錢,入獄服刑二月。(B)支付六萬元罰金以折算六十天刑期,免入獄;但之後五年內,須不再有其它犯罪導致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才不會被記入「警察刑事紀錄證明」(俗稱良民證)。(C)付國庫八點五萬元作為換取緩刑條件,免入獄,不影響申請良民證。而良民證,可能影響求職(如保全、銀行)、申請移民簽證。

Read more

馬無罪 重新檢視黃世銘案

馬英九
前總統馬英九被台北地檢署起訴洩密案,台北地院今(25)日判決馬英九無罪。(圖/資料照片,趙雙傑攝)

 

前總統馬英九被控洩密案,台北地院一審判決無罪,無論讀者是否贊同結果,判決理由具憲政高度的創新思考,值得肯定。

判決主要理由有二:第一,「馬教唆黃世銘向江宜樺洩密」的指控,台北地檢署不足以證明教唆洩密的意圖與意思表示。此部分無罪,不令人意外。除了筆者3月投書〈北檢四論據推不出權鬥犯意〉;資深媒體人夏珍更為文直言「起訴書『羅織』完備,最大的敗筆是以『權鬥』動機為論罪基礎」。第二,「馬口頭告知江、羅二人」雖符合洩密的構成要件,但總統得依憲法44條「權限爭議處理權」阻卻違法。

Read more

【轉載】美國八旬法官判案重情理 意外成了網紅

 

卡普里歐法官開庭時撤銷一張停車罰單。美聯社
卡普里歐法官開庭時撤銷一張停車罰單。美聯社

(2017-08-23 聯合報 記者劉議方╱即時報導 )美聯社23日報導,通常很難想像一位80歲法官的影片可以在網路上爆紅,但美國羅德島州首府普洛威頓斯市市法院的法官法蘭克.卡普里歐(Frank Caprio)卻以他的同情心與幽默感,扭轉了很多被罰款人的可憐命運,他的幾個審案影片在臉書上廣為流傳,讓網友讚爆,觀看人次已經上億。

善良法官卡普里歐會把法庭上受審人的小孩叫上法官席,讓他們幫忙判案,甚至讓讀高中的受審人以上大學作為註銷罰單的承諾,他也會和經濟困難的人協商支付罰款的方案。偶爾他會失去耐心,尤其是他覺得受審人在找理由搪塞的時候。他拒絕審判中間休息的要求時,還會引來審判庭滿堂大笑。

法官卡普里歐認為他會爆紅是因為人民對政府失去信心,並且很習慣一板一眼、不近人情的處罰制度。 Read more

張月英的堅持 司法能不感羞恥?

新北市張月英女士10年前在永和的市場擺攤做生意,無端被誣控騎機車在中和撞傷路人肇...
新北市張月英女士10年前在永和的市場擺攤做生意,無端被誣控騎機車在中和撞傷路人肇事逃逸,案子歷經10年審理,張不甘冤曲,聲請再審8次,台灣高等法院判她無罪,檢方不再上訴,全案定讞,張月英終於洗刷冤屈。圖/摘自平冤協會

如果不是在新聞看到,可能會以為這是某部黑色幽默電影的劇情,張月英女士被訴肇事逃逸,並遭法院判刑定讞,但實際上是警方弄錯了報案人所述的車號,把肇事機車的「DMX」,記錄成張女士所騎的機車車號「DNX」, 而這一錯,竟連續成為檢方、法院的再錯、三錯,讓張女士遭到判刑、受冤十年,為了這M變N的一字之差,張女士走向「法院人生」,十年時間奔波於法院,為平反冤屈奔走。

這讓筆者有二個很大的感觸,其一,可以想像張女士心中有多大的冤苦,但令人敬佩的是,她為爭清白,捍衛名譽,十年來努力學法,費盡千辛萬苦尋找不在場證明,即使案件定讞,也易課罰金執行完畢,她依然不放棄地一再提起再審。

Read more

彰化地院兒少權判決 冷暖只在一念間

去年底台北大學法學院林院長邀我與進修學士班交流。很高興,當社會對法治的信心不足,還有許多其他領域專精的「同學」蠟燭多頭燒來學法律。

一則以喜,李模教授一九九一年在東吳法學院首創在職專班法律組,如今蔚成風潮,正補足對跨領域人才的渴求。

一則以警,其他領域是否對主流法律人失望,乾脆自入法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