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新聞自由的分際

報禁解除之後,對於新聞自由的價值與範圍可能要審慎釐定;新聞自由與民主政治、多元社會之間的關係,亦須重新思考,大眾傳播媒體才能在末來開放社會中善盡言責。

一、民主政治條件逐漸成熟

繼執政黨宣佈解除戒嚴與開放黨禁的政策之後,行政院指示研究開放報禁的決定,又引起了社會輿論熱烈的迴響,這一連串的行動,不僅顯示了政府決心推動全面的改革,亦顯示我國的民主政治行將邁人成熟期。這與經濟與工業的升級,有相互呼應、並駕齊驅的關係。

教育的普及、經濟的均足與國防的安全,為民主成長所必備的條件。近四十年來的海島經營,我們雖然強敵逼處,幸而未受烽火的洗禮,乃能全面推行國民教育,並大力發展經濟;形成培育民主政治的外在條件,大體上均無所欠缺。其中最為可貴的,也許不在民主政治實現的程度如何,而是在於排除萬難追求民主的意願;這項意願,維繫了中國人追求民主的希望,也使得自由中國民主發展的條件逐漸成熟,民主政治趨向成功。當前政府順應杜會潮流,解除報禁,顯為新聞自由束縛解除的先聲;此後廣播、電視以及其他傳播管道的逐一開放,信亦不遠。美國最高法院法官Hugo Black曾說「新聞自由乃是民主政治的心臟,」則報禁的解除,實不啻是我國邁向成熟民主政治與開放社會的一劑強心針。際此轉捩關頭,實有必要認識新聞自由與民主政治的關係,以形成正確的社會觀念,走向開放社會。

二、新聞自由與開放杜會

在西方,尤其是在美國,新聞自由的價值,乃是經過許多試誤的過程後,而為政治家及社會大眾所肯認,並由法院經常在實際案例中加以支持。我國由於民主政治的歷程不長,一般社會大眾,甚至新聞媒體本身,對於新聞自由的意義與範圍,其少在法治上加以檢證的機會,因此可謂尚在摸索的階段,有待進一步的釐清。

新聞自由與開放社會中的價值,至少有四:

1.公眾「知的權利」的催化劑

美國最高法院法官Felix Frankfurter說的好:「表達自由可以發現真相,故為民主程序所不可或缺。」因為民主社會是由公眾來決定公共事務,人民必須要瞭解事實才能做出正確的決定;而事實真相的發現,實有賴於資訊的自由流通。大眾傳播媒體,為資訊的流通提供專業的服務,自然成為現代開放社會中人民享受知的權利的重要催化劑之一。

……(全文未完,請參照1987年3月號《遠見雜誌》 第0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