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長文:開一扇大陸書窗 懷念武俠的時代


【何振忠╱採訪╱時人書房探秘】

陳長文是個忙人,他回答記者的問題,很少思考兩秒鐘以上。問他最近看什麼書?他很努力的想了兩秒半:「我看歷史。」有點意外的答案,「我看黃仁字的『資本主義與廿一世紀』(聯經版),從歷史的角度橫剖中國大陸。」不意外了。費正清的「China Watch」則是一本令他難忘的書。

對一個忙人來說,看書要講究方法也要求實際。這位以民間人士身分經常上報的忙人,看的書自然是專攻法律和中國人事物的書;而且同一本書買三本,家裡、辦公室、車上各放一本,充分利用時間。由於他還是洪範書店及天下文化出版社的義務榮譽法律顧問,因此對文學書也常涉獵,「我儘量挑大陸作者的作品看。」他一本正經的說。

有一次他在高雄坊間發現鍾楚紅、鞏俐的寫真集竟然印上「法律顧問:陳長文」(據他說,前幾頁穿衣服的是本人,以後就換了人不穿衣服),有好心的讀者打電話問他是否真的是該集的法律顧問,也只有哭笑不得。

在立法院和陳水扁吵了架之後,陳長文在書桌上擺了孔孟、老莊,閒來無事就「修身養性」一番。朋友前不久還送了他一本聖經,教他在紛紛擾擾之中別忘了說「阿門」。

讀書對陳長文這種忙人來講,追求實用而已,「我很懷念中學看降龍十八掌的時代,可惜我連書名都忘了。」

【1992-04-23 聯合報讀書人專刊 81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