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書籍

出版書籍

(點選圖片可觀賞詳細資訊。)

《夢想、責任與祝福:給新進律師的50封信》-全觀的法律人

給新進律師的50封信 (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主編 陳長文等/合著 2015年)

恭喜你加入律師行列!這是嶄新的經驗,也是挑戰的開始,心中固然滿滿喜悅,可能也忐忑滿懷。

想像你此時的心情,不禁讓我想起學生分享的真實場景:在一場法律人的婚禮中,擔任證婚人的法學教授問那女孩:「妳願意嫁給正義(Justice)嗎?」 其實這也是我對你的誓詞之問─「為何學法律、當律師?」賈伯斯曾經勉勵年輕人記住佛家的「初心」,但初心若無根,職涯恐如浮萍漂搖不定、無法應對挑戰。

《受縛的神龍-太陽花下的民主反思》

受縛的神龍(陳長文、羅智強/合著 2015年) 太陽花學運,我認為從好處來看,這麼強大的衝擊波,可以帶來在哲學意義層次上,對台灣民主的全面反思。但這個反思機會付出了民主與法治一定程度的雙虛無化代價,這個代價不可謂不重,也會在接下來的台灣民主政治運作中,留下延展的效應。 發生在3月18日太陽花學運,本書的兩位作者陳長文律師和羅智強同時對台灣當前的時局感到憂心。歷經多次的意見交換,羅智強提了一個主意:與其只是單純的憂心,不如,從反思的角度,把這一場學運當成一面鏡子,來映照台灣民主的現況,思考民主價值本身的盲點。 本書不是質疑民主,而是一種檢視,透過發掘問題、看見問題,看看民主遇到了什麼樣的挑戰?要如何面對?有沒有可能更強壯?

《我們生命裡的七七:從蘆溝橋到中日八年抗戰》-勿再陷入「愚蠢的循環」

我們生命裡的七七 (陳長文等/合著 2015年) 大時代史觀下的戰爭,是為了「和平」而存在,人類歷經一場場的戰役,從而確認了現今世界的面貌;然而對於生活在戰火下的人們,戰爭卻是諷刺地以暴力和死亡呈現,人命的脆弱,人身的渺小,完全無法抵抗殘酷的殺戮。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後,中國抗日遍地烽火,災難下的億萬中國人,受到了猶如巨浪般的衝擊。在民族、國家的恥辱,與個人的生命威脅之間,紛亂的不只是整個社會,也包含每一個人不確定的未來。 今日,我們回頭看這一場戰役及其八年後的結果,抗日的勝利,廢除清末以來的不平等條約,中國重新回到世界的舞台。 然而,對於經歷過這場戰火肆虐的人們及其後代,他們的生命是否在紛亂中找到了新的舞台?

《愛與正義》

愛與正義

(陳長文/著 2012年) 三十年來,陳律師持續關心兩岸事務、社會正義,不斷發表相關評論文章,另一方面積極投入公益與法學教育,鼓吹「幸福是總體概念」,改革司法弊病。經過他不斷奔走、投書,促成了許多善意,也終結諸多惡法。 關心人權、注重正義的陳長文律師,長年從事法律實務工作、致力於國際紅十字會的人道救援,加上海基會秘書長的難得經驗,使他在為文論述時,能充分深入淺出,言人之所未言。發自人性的關懷、理性的態度,細細品味下,充滿了細緻的文采、人性化的觀察、同理心的反思。 詩人紀伯倫說:「這世界若沒有愛你的心與你愛的心,那你不過是一粒飄蕩在宇宙中的塵埃。」本書四大主題:社會正義、法制建設、兩岸關係、愛與奉獻,正是陳長文律師一生的縮影。

《中華民國與國際法-民國百年重要紀事》

4Q201m(陳長文、高玉泉、陳純一、廖宗聖/合著 2011年) 本書將過去一百年來,中華民國所發生具有國際法重要意義之事件,加以蒐集、記錄及分析,使讀者瞭解中華民國的生存發展與國際法有極為密切的關係,從而進一步體驗到國際法對中華民國的重要性。本書認為,理性的面對歷史有助於所有華人重新思考定位一百年來的中華民國。

《天堂從不曾撤守-陳長文書信》

天堂從不曾撤守 (陳長文/著 2008年) 天堂,不只是一個場所,而是一種情操、一種態度、一種期待。 給文文:讓所有的人都一起從你以及與你一樣的天使身上,學會愛人與被愛;只有這樣,人生才不會是一粒飄盪的塵埃,而會是幸福的春天。 給畢業生:在我的人生之路上,所見過真正成功的人士,他們最大的資產就是正直的性格,因為正直。所以能得到別人的信任,因為能夠得到別人的信任,才能擁有更多的機會。獻給大家:在德蕾莎修女的眼中,耶穌並不是冥想世界裡的「最高」,而是現實世界裡的「最苦」,她把世界有傷有苦的人,當成她心中的「主」來服侍,那真的是大愛的極致。 長期投入法制建設、關心人權及弱勢團體的陳長文,因幾封寫給畢業生、身心障礙兒子的信,在網路上不斷被轉寄,讓這位正義律師的柔情與人文關懷,感動了無數的讀者。 本書彙整這些感人文章,以及他為他心心念念的其他團體或個人在百忙中新撰的文字。全書以信為書,信中有信,是這個時代最撼動人心、最具啟發性的一本書。

《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

0 (陳長文、羅智強/合著 2006年) 這幾年來,法律人及法律教育所凸顯的問題愈來愈嚴重,特別是在法律人成為總統,並在政府各部門全面地擔任重要首長後,國家的法治反而迅速崩壞,吏治腐弛、民生凋萎。法律人受到輿論空前的責難,令人感到痛心至極。 身為法律人,也一向以自己是法律人為榮的陳長文律師,心中不禁浮現了一個龐大的問號:法律人,為什麼不爭氣?這並不是一本討論法律倫理的學術書,雖然法律倫理確實是本書關心的命題。本書只是要從詰難性的問題做為開端:「法律人,為什麼不爭氣?」以試圖找出另一個建設性問題的答案:「法律人,要如何爭氣?」 這個命題,不只法律人應該也必須關心,事實上這也是所有受苦於法律人不佳表現的台灣人民所應該也必須關心的命題,因為只有進一步去了解,許多法律人會出現價值毀亂,甚至於毀法敗紀而誤國誤民背後的原因,才能形成一個外在的監督與改革力量,去督促法律人「革心革行」。

《假設的同情:兩岸的理性與感性》

假設的同情 (陳長文/著 2005年) 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說:「在我們批判別人之前,先要有一種『假設的同情』。」兩岸的感性,是對統獨情感的執念對立;兩岸的理性,是在統獨判斷中化異求同。暫時放下從情緒出發的統獨對峙,釋放「理性空間」給自己,以「假設的同情」來瞭解與接納那些與我們不同的意見,從「相信」與「認同」中,尋找兩邊的最大公約數──人民的最大福祉。 長期關心兩岸事務的法律人陳長文,從感性與理性兩種觀點,深入探討兩岸的統與獨,解析統獨光譜,為兩岸和平共存、共榮尋找新的出路。

《認識超國界法律專文集》

認識超國界法律專文集(陳長文、馬英九/主編 2004年) 全球化時代到來,意味著法律案件從此而降,有涉外因素的案件比沒有涉外因素的案件成長的要快,要多得多。而法律系所學生畢業後,不外乎擔任律師、檢察官、法官或公務員,或進入私人企業服務。除非法律系學生打定主意,畢業後,當律師的不接有涉外因素的委託案件;當公務員的不問國際事務;進入企業的不在乎國際市場。否則,沒有國際觀、缺乏超國界法律思維能力的律師、法官、公務員及至於企業經理人,如何期許他們在處理有涉外因素的法律案件或相關問題時,能有好的表現呢? 希望本書能夠成為彌補我國超國界法律教育缺隙的關鍵力量。並為讀者提供一個超越國界、翱翔四方,更寬廣的法律思維。

【書與人生】矇矓選項 清楚選擇

這周我要談的書是美國作家約翰葛里遜(John Grisham)所寫的小說禿鷹律師(The King of Torts)。

在電影《女人香》中,奧斯卡影帝艾爾帕西諾飾演一位目盲的退伍軍官,他在片中慷慨激昂地說道:「人生,會遇到無數的十字路口,每一次,我們都知道哪條路是正確的,但我們從不選它,因為我們知道,正確的路有多難走。」

用這句話來形容小說中的主角克萊.卡特(這個角色其實也可以用來投射大多數的人),可說是再適當不過了。主角其實是一個本性不壞的年輕人,他雖然對現狀不滿,他雖然對財富有他的執著與欲望。但若你直接要他在財富與正義之間選邊,我相信他會回答:他選擇正義。

但,可惜的是,這個世界,當正義與不正義的選擇放在我們的面前時,它常常不是確然二分的呈現,而是透過一種模糊的、帶有解釋空間的狀態出現。而這樣的矇矓,就很容使人陷入迷惘。主角就是迷惘在這矇矓的是非選項之中。

在小說中,一千五百萬美元的報酬(賄賂)清楚地放在主角的面前,這是一個選擇;至於選擇的代價只不過要他掩蓋一個真相。而這個真相就算他選擇不掩蓋,也未必就會因為他的不掩蓋而被發掘。另外一個選擇則是拒絕。

該如何選擇?主角這麼告訴自己:正義的損害看來極小,但個人的利益卻是不可思議地誘人。於是這位三十一歲的年輕律師決定「讓正義小小地承受那無關痛癢的損害」。

而這卻是克萊.卡特踏出的第一步錯誤。當他在潛意識地作出「正義損害極小」的結論時,其實,是經過他刻意扭曲詮釋的結果。的確,即使他選擇不掩蓋,真相也未必真的能在法庭上揭露,這一點他是對的,但他錯的是,至少他若選擇不掩蓋,真相被揭露的「機率」就會大幅增加。而更重要的是,他等於讓自己順著私欲,走上了不正直的第一步。

而小說中的主角,在這關鍵的第一個十字路口上,選擇了那一千五百萬美元的誘惑後,接下來的第二個十字路口、第三個十字路口,他開始犯的錯誤,也就不難理解了。他開始無限上綱自己的物質欲望(他原來還很瞧不起那些沈溺在物質追求的律師同業);他利用不當取得資訊進行內線交易;他沒有妥善照顧委託人的意願與權利,濫行訴訟也濫行和解……。

最後,這個小說中主角的心路歷程,其實也給年輕朋友很重要的啟示。當大家一樣的「模糊選擇」時,我們該如何取擇呢?我想說的是:每一個看起來微不足道的小錯誤,其實都是下一個大錯誤的誘發因子,勿因惡小而為之,一定要謹慎地選擇我們所踏出的每一步。(陳長文)

【2006-11-28 民生報╱第02版╱熱門話題 951128 】

美德本身就是一種報償

這周我要談的書,是凱文.傑克森(Kevin T. Jackson)所著的《建構聲譽資本》(Building Reputational Capital)。

甫過世的經濟學泰斗、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曾說:「企業只有一個社會責任,就是增加利潤。」這句名言,一直被許多企業奉為圭臬,將之作為「道德中立」、「社會責任中立」的理由。
然而,這套價值觀無限上綱的結果,卻顯然為人類世界帶來了許多痛苦乃至於危機。特別是在溫室效應可能威

脅全人類生存的危機意識下,人類驚覺到,一個無限上綱利潤追求卻輕忽環保責任的企業,都有可能是造成人類集體滅亡的最後一根稻草。

而其他許多違反企業道德,層出不窮的企業倫理事件,例如:剝削勞工、雇用童工、偽造紀錄、不實行銷、誤導投資大眾、濫用內線消息謀利、賄賂政府官員、從事不公平或掠奪性的競爭等等。都多多少少與這種利潤至上論的企業價值觀有關。誠如本書作者指出,這些許許多多商業醜聞都大大衝擊了大眾對商業世界的觀感。

從這樣的商業時代背景出發,作者誠懇地點出了新商業時代的企業價值觀,呼籲建構聲譽資本的重要性。雖然作者強調聲譽的重要,但很特別的,他並不是從道德性的論述出發,而是透過許多數據數字以及嚴謹的邏輯推論,告訴企業經營者「聲譽」的「資產」屬性,以及以「聲譽」作為一種「資產」,所能創造的競爭優勢與強大魅力。

因為聲譽是一個外在的評量結果,他終究是建構在企業本體內在所擁有的道德強度。換言之,一個不重視企業道德、企業倫理,缺乏企業使命感的公司,是不可能贏得社會大眾與員工的尊敬,也不會因此得到「好名聲」的外在評價。

換言之,企業今日所擁有的聲譽是正是負,與其過去所懷抱的道德使命感是強是弱是不可分的。
最後,我覺得作者在結論中說的一段話非常的精釆:「事業一如生命,皆有因果報應。不是不報,時機未到。這個原則也適用於聲譽方面,而且會呈現指數成長。一丁點兒同情、善意和仁慈常會帶來豐碩的財務利潤,遠超乎預期。至於非財務的收益,美德就是美德自己的回報。我們的所作所為,影響將是永遠。」

美德本身就是一種報償。只有真心相信美德,而非為求回報而偽裝美德的公司或個人,才有可能真正擁有「聲譽資產」。

【2006-11-21民生報/書與人生 951121】

【書與人生】 興、觀、群、怨

這一周我要談的是台灣作家陳魚所著的短篇小說集《解決》。

我常在想,台灣的法律人還讀不讀小說呢?有沒有時間讀小說呢?一本令人動容的小說,每每掩卷之餘,內心波動久久不能自已,那是一種洞悉生命真諦的瞬間感動,幫助讀者在那當下,認真反芻自己的人生,同時激發人類情感中,對週遭萬物悲憫的胸懷。於是我會有個天真的想法,當一位律師要為被告出庭辯護前讀了狄更斯的「雙城記」、當一位檢察官要撰寫起訴書前讀了雨果的「悲慘世界」、當一位法官要宣判前讀了江元慶的「司法無邊」、當一位法律人出身的行政院長甚至總統,要對一項重大政策下達決策之前讀了聖修伯里的「小王子」,那麼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肯定不會讓「向上提昇」這四個字在如今淪為嘲謔式的反諷,而是愈來愈進步了吧!至少在我熟悉的「法治」範疇之內應如是吧!

《解決》是以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市井小民為主題的短篇小說集,其中娓娓道盡一個個背負沈重經濟壓力的小市民,圖求溫飽的心路歷程,但是社會所能提供給他們的生存環境,往往是苛刻和險惡的,以至如故事中,待業的老李最後死於車禍、在軍中出類拔萃的阿勉退伍終究淪為搶匪、乏人聞問的游民在選前成為市長競選連任的造勢工具,凡此種種,不正是現存社會陰暗角落的縮影,卻被為政者刻意漠視的?

陳魚在自序中嘗言:「不論是痛苦、快樂、悲傷、喜悅、無奈、掙扎、希望或者失望,都渴望透過小說的方式,呈現台灣當前如我之市井小民一種真實的人生寫照。」只是這種追求基本幸福的微小權利,對許多處於弱勢的族群而言,卻如天上的星星一樣遙不可及。

於是,當一個社會的結構,在上有一位辯才無礙卻遭起訴的律師總統、一位穿金戴銀仍見錢眼開的總統夫人、一位充滿銅臭並眼高於頂的總統女婿、一座門禁森嚴的官邸前絡繹於途的達官顯貴,對照社會底層的受虐孩童、卡債學生、單親媽媽、失業父親、高捷外勞、大陸新娘以及一條條因走投無路而燒炭、割腕、跳樓、投海以至絕命的怨靈亡魂,我希望有更多優秀的作家,繼續透過全觀或微觀的寫作視野,以生花燦筆,如實寫盡這些悲愁怨苦,讓還活在這個世上,並且內心仍保有基本良知的人們,得以「興」、可以「觀」、藉以「群」、也宣洩了「怨」,即便「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事件依舊在我們生活週遭層出不窮,我仍深信人的本善將透過文學的洗滌,一點一滴匯聚成龐大的正面力量,使人們充滿慈悲,持續抑制邪惡的氣焰,並對未來的人生,充滿憧憬與希望。(陳長文)

【2006-11-14 民生報  951114】

我所願信的神

這一周我選的書是哈洛德.庫希納(Harold S. Kushner)所寫的《當好人遇上壞事》(When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中文本。作者是一位猶太律法教師,從宗教的角度,為「好人為什麼受苦」這個重要的哲學命題,提出了一個周延的、有說服力解答。而實際上,這也是困擾我許久的問題,我相信,這也是困擾許多「好人」的問題。
  
就如同本書第二章把約伯的遭遇作為作者神學邏輯分析的對象。相信所有和約伯一樣自認是好人,卻無端遭遇苦難的人,也會有同樣的困惑。那就是:「上帝是以什麼樣的標準,降禍在我們這些人身上?」
  
然而,這樣的疑問,本書很誠實,也很正面、清楚地提出了解答。作者透過約伯的故事,提出了三個命題,這三個命題必有一個為偽。那就是:
  
一、神是萬能的。二、神是正義、公道的,賞善罰惡。三、約伯是個義人。
  
同樣的命題格式,也可以用在所有的好人身上。只要將第三個命題中的「約伯」換個名字就可以了。
  
這時候,若要承認神的萬能、神的正義,就只好回過頭來告訴我,約伯或其他受苦的人都是該受懲罰的壞人。這樣的論點等於在傳播一個非常糟糕的「結果論」觀點,別去同情那些處遇不好的人,因為他們「罪有應得」。
  
身為律法教師的作者,顯然覺察了這個荒謬,於是,他不去否認「約伯是義人」的第三命題,但他又認為神必然也必須是「公理與正義」的化身。換言之,他也不能挑戰第二命題。於是,他能做的,就只剩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必須否認第一命題,他告訴人們:「神並非萬能。」換言之,這世界有著另一個神所不能干涉並且屬於自然律的隨機秩序存在,是這個自然律的隨機秩序造成了好人的苦難,而非神所造成。
  
這樣的論述,等於恩恕了所有遭逢苦難的好人,等於告訴那些一生秉正、熱心關懷社會的好人,神並沒有離棄他們,沒有「不正義」的懲罰他們。秉持著這樣的神學觀,作者接著把神與自然律切割開來,進一步論述,神為什麼不是全能的。亦即神也不能違反自然律,以及人依自由意志對善惡的選擇。但下一個問題是:「那我們為什麼還要信這位『有限的』神呢?」因為神雖不能扭轉自然律,但卻可以帶給人們平靜、勇氣等內在的力量,讓人可以更堅強地面對自然律帶來的苦難,並且從這些苦難中得著智慧。這才是神施功的重心所在。
  
說到這裡,那我信不信神呢?我並沒有確定的答案。但如果真的要我信神的話,我會選擇與作者相同的神,沒有全能的法威,但卻是一個正義的、可親的、願意無條件站在好人身旁的神。

【2006/11/07  民生報 951107】

【書評】不容成為隱匿的允諾者-評《給青年律師的信》

這些年,我常陷入一種矛盾情緒。一方面,深以當了四十年的法律人為榮;但另一方面,由於部分法律人在社會上表現不佳,特別是若干擔當國家領導的法律人,不僅拿不出政績,甚至公然毀法,使得法律人受到社會強大的責難,對此,則讓我感到萬分羞恥。為了解開這個矛盾心結,我不斷地思考。就在這樣的心情背景下,我讀到了哈佛大學教授,也是美國知名律師亞倫.德修茲 (Alan Dershowitz) 所寫的《給青年律師的信》(Letters to a Young Lawyer)中譯本。

一翻開本書,我不但一口氣讀完,並且在一個月內,反覆看了三遍。作者用最率真直接的文字,對美國法律人(包括律師、法官和檢察官)的表現,提出了嚴肅的批判。也對於律師應當擁有什麼樣的自我期許,提出懇切的想法。

這本書的第一個重點,就是告訴青年律師,應當釐清與遵守的倫理典則。作者坦率地表示:「你想行善。誰不想呢?可是一旦當上了律師,你對善的定義必須和過去有別。作為一名律師,你是另外一個人的代言人。」當有人質疑他為「壞人」辯護時犧牲了倫理,他則嚴辭回駁:「什麼叫做『犧牲倫理』?這正是我的倫理──替被控犯罪的人辯護,無論我是否相信他們可能是清白或有罪的。」

的確,律師很容易受到的責難。一般人不理解律師負有更宏觀的制度保障義務,也就是確保「每一名被告──無論是否有罪、不討人喜歡」,都應得到積極的辯護。作者對法官和檢察官等不同法律人的角色也提出了精闢的定位和勉勵。

這本書第二個,也是我覺得最重要的重點是,作者跳脫了法律人「同道相護」的鄉愿沉默,對古今美國法律人表現失當之處,不假辭色地提出批判!並對堪當典範卻默默無名的法律人予以衷心褒揚。

例如,他把波蘭一位律師出身的外交官詹恩.卡爾斯基,與美國羅斯福總統時代的大法官法蘭克福特做出對比。前者冒死潛入納粹統治下的猶太社區和集中營,報導當地慘況,希求喚起世人的注意與援助。當他將這些資訊向後者報告時,這位「享有卓譽」的大法官卻擔心轉呈該報告給羅斯福,可能影響總統對自己的信任,而無動於衷。

對此,作者評語是:「這兩個人,一位是真正的英雄,一個是人格千瘡百孔的重要人士,差別就在這裡。理解兩者之間的差異,作為你人生的指引。」

反觀台灣不也是如此嗎?崇隆的社會地位與個人品格不一定成正比。身為司法貞操最高指標的大法官,被疑關說議案、屈服行政威權、捲入桃色疑雲……。連高高在上的大法官表現都如此不堪,法律人如何讓人尊敬?而許多司法風紀事件,也同時衝擊社會對法律、檢察官及律師的信心。
面對社會非難,台灣的法律人要如何重建大眾信心呢?我想到敘利亞文豪紀伯倫曾說的一句話:「就像一片孤葉,不會未經整棵大樹的默許就枯黃,作惡者胡作非為的背後並非沒有你們大家隱匿的允諾。」所有自持清正的法律人,我們不但不能容許自己成為敗壞法律人名聲的那片「枯葉」,也絕不能容許自己成為胡作非為作惡者的「隱匿的允諾者」。對於不義壞德的法律人,我們必須站出來伐罪聲討。

像亞倫.德修茲那種不鄉愿的態度,正是所有法律人自我反省的重要起點。

 

《給青年律師的信》

作者簡介:亞倫.德修茲(Alan Dershowitz)是哈佛大學法學院菲立克思‧法蘭克福特(Felix Frankfurter)講座教授。1962年自耶魯法學院畢業,28歲時即成為哈佛大學法學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全職教授。為美國一流的辯護律師與著名的人權自由鬥士,同時身兼演說家、書評家、作家等身分。

譯者:楊惠君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06/09/04

2006-11-05╱聯合報╱第37版╱讀書人

【書與人生】一個天堂行囊

這一周我選的書是,卡蘿.柏格曼(Carol Bergman)等人所寫的《就是要活下去》(Another Day in Paradise)。

曾經聽過一個故事,在一場颶風侵襲之後,無數海星被沖上了海灘,正在死亡邊緣掙扎著。一個小女孩默默地站在海灘邊,把海星一隻隻的撿起,然後丟回海裡頭。一位路過的年長者問她:「妳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相對於千萬隻將死的海星,妳救的數百隻海星,又能代表什麼呢?」

小女孩張著她天真的大眼睛回答道:「但對於我所救的海星來說,那代表牠的一切。」
面對這個世界上,因為天災、戰禍、疫病所引起的無數苦難,說起來,人道援助工作者所能做的,看起來似乎代表不了什麼。但是,這些人道援助工作者卻從不氣餒,因為他們知道,對於被他們所救所助的災民來說,他們所做的,就代表「一切」。

就如同書中的紅十字會人道援救工作者菲力浦.蓋拉德(Philippe Gaillard),在1994年盧安達種族大屠殺所見證的。在他所服務的臨時醫院,援救了九千個人,相對於一場短短三個月之內屠殺了將近百萬人的戰事而言,這九千人不過是滄海之一粟。但對那被援救的九千人來說,那就代表了一切。這「一切」正是人道工作者,刻刻追求的目標。

本書蒐集了站在人道援助第一線天使們實際的親身體驗,在這些故事中,我們看到了富裕社會所看不見,或者精確地說「所故意看不見」的人間煉獄。但諷刺的是,真正的「天堂」卻從不曾從煉獄的世界裡撤守。

這些天使把「天堂」收成一個心靈行囊,離開舒適家園,冒著生命危險,一任無悔地前進到煉獄,然後打開那「天堂行囊」,取出了螢燭般的微光,「不自量力」地想要照亮黑暗的人間煉獄。但正是這份不自量力,讓世界,即使在最痛苦的角落,希望的脈流仍不斷止。

而這群人卻又謙卑地令人心疼,他們說他們並不勇敢,因為他們經常在看到人們受到許多苦難後,無法自抑地痛哭流涕;他們說做這一切其實是為自己,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心安;他們說,請不要用「英雄般偉大」等字眼來描述他們的工作,只需要說他們已經精疲力竭就行了。但,正是最勇敢的人才會為他人的苦難流淚;正是最無私的人才會為心安付出行動;正是真正的偉大英雄,才為了人道援助工作,把燃燒自己到精疲力竭。能夠推己及人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天堂並不是一個場所,而是一種情操、一種態度、一種期待。天堂指的正是這群人道工作者的聚合與付出。有了他們,人類世界就有了光采。

【2006/10/31  民生報 951031】

說不也是一種道德義務

這一周我選的書是,吉姆.坎普所著的《從「不」說起(Start with No)》。這是一本有關談判的書,作者從「談判技術」的角度,提供了許多為什麼要說不,以及如何說不的方法。但對於從事法律工作的我而言,「不」,除了是一種談判技術外,很多時候,說「不」也是一種道德義務。
  
「不」代表的是一種對權限、效力及至於合法性的認識,換言之在談判的過程中,談判者必須知道,有很多事情談判者是沒有「權利」或「資格」說「是」的。
  
例如,30歲的瑪莉手上有一包香菸,她想賣給10歲的約翰,那她的行為將違反菸害防制法,這時的瑪莉就沒有交易的「權限」,因為這個交易是違法的。如果換成30歲的約翰想向年僅6歲的瑪莉買一幢房子,這時約翰也不能完成這個買屋交易,因為依法律規定年僅6歲的瑪莉無行為能力,其意思表示無效,約翰若想買瑪莉的房子,必須和瑪莉的法定代理人洽商。瑪莉和約翰單純的交易約定是無法成立的,因為這樣的交易沒有「法律效力」。
  
以上兩種情形,都還不難判斷,因為違法的事不該做,而沒有法律效力的事做了也是白做。但如果我們再把情形複雜化一些就會更有挑戰性。假設瑪莉有一顆蘋果,約翰想買,而瑪莉委託南西和約翰交涉價格,這時南西可以用30或40塊錢出售瑪莉認為至少值50元的蘋果嗎?依民法規定,南西對瑪莉負有「與處理自己事務為同一之注意」之義務(在無償情形)或「善良管理人」的義務(在有償情形),因此南西並非可以任意決定成交的價格,南西若違反這樣的義務,輕者負擔民事的賠償責任,重則構成刑法的背信罪。
  
別小看這個問題,如果把瑪莉換成是一間股票公開上市的股份有限公司,而南西是該公司經理人,這時擁有經營決策權的南西,就有可能會做出傷害公司(全體股東)利益的商業決定,在與對手談判時做出不該的讓步,這涉及「公司治理」的問題。南西對公司實際上負有為「妥善商業判斷」的義務,這個義務既是一種「職業道德」,也是一種「法律要求」。
  
總結來說,我簡單歸納三個必須說「不」的情境,即「對於構成違法的事說不」、「對沒有法律效力的事說不」以及「對不合於妥善商業判斷的事說不」。這三個不,與談判技術無關,是談判者非說不可的「不」!

【2006/10/17  民生報 95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