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悅遠來,北京與王道的距離

隨著美國大選時程的逼近,美中的對立越來越顯性化,台灣也必然涉入其中。美中不僅是經濟與科技的競爭,也是雙方「制度」的角力。北京當局是讓大陸人民的平均生活水準,達到史上的新高點,但與王道,始終尚有一段距離。

人民日報拒絕美國駐中大使的投書,是雙方制度差異的一個縮影。我們可以理解人民日報的苦衷,作為中共的官方媒體,無法刊登與政府立場不同的文章。但拒絕刊登,也有另一個角度的說不過去,畢竟任何人,包括中共駐美大使在內,都可以自由在美國發表文章,論述與美國政府不同的意見,那為什麼北京無法給予他國外交官同等的空間呢?

言論自由是個表徵,這個表徵反映著許多本質上的差異。值得慶幸的是,今日的北京當局,並不僅以「大國」、「強國」為滿足,而希望成為一個近悅遠來的「王道之國」,筆者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北京當局會將這個差異補足。 Read more

從法制到法治是兩岸共同的難題

據報載,本月1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機關報《法制日報》創刊屆滿40周年,為使報紙名稱更能體現「中央精神」,就在這天《法制日報》經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司法部同意,並報新聞出版署批准更名為《法治日報》。自1980年1月1日創刊、深具黨國色彩的報紙,在慶祝辦報40年之際,將「法制」一詞由「法治」取代,雖僅只是一字之別,卻讓30年來幾度期望到失望的筆者,願意再相信一次,畢竟兩岸法治若能彼此借鏡、互相砥礪,才是全體華人之福,國家之幸。 Read more

香港的事,就是我們中國人的事!

據報載,人民代表大會於5月28日在北京通過關於制定「港版國安法」的決定,未來預計最快6月將正式通過立法,並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之中。2003年,港府曾欲依《基本法》第23條制定國安法,引發港人抗議而未果,此時人大直接制定國安法的決定再次令爭議浮上檯面。此外,由於《基本法》第39條規定,對香港居民權利與自由之限制,不得違反《聯合國兩公約》(特別是《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這也使外界擔憂人大通過國安法會否影響公約所保障之言論、集會與新聞自由等權利,逐漸改變鄧小平上世紀對「一國兩制」的承諾。

香港1997年脫離英國統治、主權移交北京時,鄧小平曾於《中英聯合聲明》承諾: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現有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作為與香港比鄰、血脈相連的台灣,我們該對此事件高度關注的立場有二:一是基於維護法治與人權的角度,假若人大未來立法確定有侵害法治與人權之虞,則我們應當仁不讓與港人站在一起;再者,更重要的是基於同為「中國人」的這層歷史、政治甚至情懷因素,使我們比起世上其他國家更該加倍關注港人的福祉問題:香港的事就是台灣的事、更是全中國人的事! Read more

究竟誰誤會了「中國」(China)之名?

據報載,我國政府於本(4)月初決定加強與各國的防疫合作,捐贈1000萬片口罩支援疫情嚴重國家的醫療人員,本月9日再宣布第二波600萬片口罩援外,給予國際社會更多支持。政府以中華航空貨機運送防疫物資,配合掛上「Taiwan Can Help」等字樣布條,推動國際防疫外交。近日卻出現質疑聲浪,表示「中華航空China Airlines」出現「China」字樣,容易使外國民眾誤會援助物資是來自大陸而有更名的必要。

公司名稱並非改不得,但改名既然如蘇院長所說茲事體大,華航於本月17日開會後亦認為短期更名不易而列為長期規畫。但筆者好奇,究竟是誰誤會了「中華」與「China」,而使這幾個字頓時成了過街老鼠、眾矢之的,要除之而後快。 Read more

憶軍隊國家化之父-郝柏村將軍

1988年1月,蔣經國總統倉促離世,沒有明確的指定接班人選。面對突然出現的權力真空,台灣是否會步上8年前,南韓「雙十二政變」軍事奪權的前例,社會充滿了不安與疑慮。

在這樣的時間點,被外界以「軍事強人」看待的參謀總長郝柏村,公開發表電視講話,明確表態,「以過去擁戴經國先生的赤誠,來擁戴李總統登輝先生,服從命令,保衛國土。」

這樣一段話,為經國先生的憲政改革,畫下完美的句點,也讓中華民國的民主自由,從此步上正軌,不受軍權干擾。經國先生或許錯看了李登輝,但是他對郝柏村的信任與授權,郝柏村完整的回報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人民身上。 Read more

九二共識 應該「截彎取直」

據報,國民黨新任主席江啟臣認為要先贏得人民的信任,才有意義去談拉近兩岸的共識。但有人,特別是林火旺教授,認為不談九二共識如何去贏得社會的信任呢?筆者體會他倆的看法,也想說幾句話。筆者認為,國民黨應該將九二共識「截彎取直」定調。

九二共識,大家朗朗上口,「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而我方所指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其實濃縮一下,就是「兩岸同屬中華民國」八個字。

過去要繞一圈講這八個字,是因為直接說「兩岸同屬中華民國」,那麼對岸必然回以「兩岸同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之亦然,那就不可能有共識,也就無從交流合作。

而既然國民黨現在在野,無需跟對岸洽談協議,「兩岸同屬中華民國」這個基調,對岸就算口頭上不能接受,至少「應該」忍受,這也讓國民黨可以確立「和中」的立場。 Read more

是時候開啟兩岸關係的世代對話了

各位讀者新春愉快!去年春節,筆者在專欄談〈團圓飯談生死預立醫療決定,你做了嗎?〉。今年過年接在1月11日總統和立委大選後,選前對兩岸的激辯似乎也延伸到家裡。或許不妨趁過年和樂氣氛,不同世代的長輩與年輕人,可以理性、心平氣和聊聊這件攸關未來的大事。筆者願先拋磚引玉,分享自己的想法。

兩岸對筆者而言,既有國族歷史情懷也有現實一面。筆者生於昆明,民國38年身為軍人的父親帶著母親、兄姊和5歲的筆者隨政府「轉進台灣」。但同年10月父親又「奉命」經香港輾轉回四川戰區繼續「剿匪」,不幸陣亡,享年38歲。爾後直到1991年,筆者以海基會首任祕書長身分受政府委託率團訪問北京,才又再度踏上大陸,至今近30年,可說見證了兩岸開放探親後民間互動的起伏與深化。 Read more

和平,是台灣最需要的大紅包

庚子年就在眼前,也是義和團之亂一二○周年。義和團事件表徵為政者誤判國內外情勢所帶來的禍害,隨後「八國聯軍」更使晚清走向不可逆的滅亡。回顧這段悲劇,讓筆者想到選後蔡總統接受BBC專訪,被問到兩岸面臨戰爭風險時,蔡總統回答:「不能排除戰爭的可能性…但除了軍事準備外,更重要的是,你必須得到國際的支持…我們有相當不錯的能力,對中國來說,入侵台灣的代價將非常巨大。」

蔡總統的回答,不能說錯,歷任總統都不能排除戰爭的「可能性」。但談話中,看不到蔡總統絲毫「避戰」的努力,甚至認為國際社會將支持她不畏戰的強硬立場。對於敏感提問,蔡總統理應不予回應,或轉以和平發展為訴求。相反地,春節前夕她卻傳達若要開戰奉陪到底的心態,讓人民如何能過上好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