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花與阿鴻 平凡的故事,不凡的愛

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溫馨的新聞:今年二月,一隻疑似受人類虐待、而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南湖圈谷一帶流浪的比特犬,出沒在附近山莊而被山友們注意,並被取名「小花花」。牠的故事在登山社團裡傳開,眾人也盼牠能下山獲得治療照顧。高山協作員張永鴻(阿鴻)開始在上山時照料他、建立信任,並多次嘗試帶牠下山。但或許是先前對人類社會的陰影,小花花最終都在走至登山口時受驚跑走。七月初,在山友協助安排下,阿鴻和友人再次展開救援行動。在幾經波折的第六十小時,一路跟著下山的小花花再次來到登山口。這次阿鴻選擇強忍手部骨折的疼痛,一把將廿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車輛—在全程沒有牽繩和麻醉下—終於順利引領小花花走出迷路的山林,下山接受治療和照料。

在數百則快訊報導和流言蜚語充斥的每天,報紙上不起眼的一則小新聞,卻抓住了筆者的心。讀著這樣的故事,心中一股暖流流過。 Read more

與未知共處,成為無限可能的自己

又到一年一度畢業季,恭喜各位同學完成人生階段性目標!因為新冠病毒的侵襲,不只畢業典禮有別於以往,校園外的世界也格外動盪不安。全球近八百萬人確診、四十餘萬人喪命,封境更使經濟停滯、企業停業或破產,衍生勞工失業等問題。嚴峻就業環境、計劃被打亂或許令畢業生們焦慮沮喪,但筆者卻要鼓勵大家:在展開人生新階段之際,將這份未知及挑戰,視為人生的一份禮物!因為身處逆境更可能激發潛力,認真思索人生方向。往年常寄語畢業生,談到抱持熱情、好奇心以及慎始慎終的重要。今年除了鼓勵同學積極向上,老師有另外兩點期許和祝福,希望與即將踏入社會、面對更多未知和變數的各位共勉。 Read more

捐款之外,還需要你的同理心

兒童福利聯盟(下稱兒福)自民國80年底成立至今已28年,全台共計29個據點,長期關注兒少人權、協尋失蹤兒童及收出養服務等,對兒少福利有重大貢獻。報載今年11月兒福以新台幣3.7億元,在台北市內湖區購置一整層辦公室,有民眾質疑善款用來「幫忙繳房貸」,因而湧入要求退款的電話。兒福表示北區辦公室年租金近600萬元,還要面臨漲價與搬家的壓力;再者,願意將大坪數近捷運站的建案賣給社福團體者也少。兒福從1998年開始陳報教育部提撥部分所得轉為購屋基金長達21年,終於才在今年得以購置辦公樓層。

據了解,上述兒福事件在理性溝通後已經落幕,但報章媒體上部分情緒性發言和報導卻已造成了傷害,相當令人遺憾。筆者對此感同身受。 Read more

一個國家,良制是原則,兩制是例外

日前,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先生投書《人民日報》海外版,強調「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我感到好奇,陸方應該清楚台灣不同於港澳,為什麼依然要試圖在「一國兩制」的方向前進?

1991年,筆者以海基會首任祕書長的身分在北京面晤中共副總理吳學謙,當時擔任中共中央台辦祕書的孫亞夫就坐在吳副總理旁邊。吳副總理先提到「一個中國」原則,筆者回應:「沒有問題,因為《中華民國憲法》(和《國統綱領》)就是主張『一個中國』」。吳先生接著又提出「一國兩制」可以適用於兩岸關係,我認為他心中想到了97年之後香港和大陸的關係,因此,我對吳先生回以:「一國兩制」適用於港澳的回歸固然極有意義,但是就兩岸關係而言,「一國良制」應該是更好的選擇。事後我才曉得「一國良制」是經國先生在80年代回應中共領導人的主張。

Read more

九寨溝震災 被英全折翼的紅會何在

九寨溝地震發生後,看到災民無助的陷於水火,我去電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詢問有無發起捐款活動,據告,自從紅十字會法在去年五二○後遭廢除,紅十字會妾身未明,已無法律基礎即時地發動募款。這種自從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發生時,「第一時間」紅十字會送愛的畫面已成雲煙。
我既感痛心,更感憤怒。蔡英文和林全,你們等於是台灣愛心的劊子手,是二位親手折斷了百年紅十字會的天使之翼。

在九寨溝震災中,民進黨表示哀痛;蔡英文說:「樂意提供必要協助」;行政院說「台灣很樂意並將全力提供救援及協助」,這些都是敷衍的笑話。因為,最能搶時效第一時間救助的紅十字會,已被活活扼殺。

我早就向蔡英文和林全示警,紅十字會運動誕生的緣由,是因為戰時傷患的救護,後來衍生到平時的人道救助,這都必須要與時間賽跑,因此進步國家多會制定紅十字會專法並給予該會「緊急募款」的權力。已被廢止的《紅十字會法》,一方面給予紅十字會緊急勸募的權力,一方面也讓政府擁有當然理監事名額,可以監督財務流向。

Read more

廢紅十字會法,算哪門子政績

陳長文》廢紅十字會法,算哪門子政績
從過去到未來,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一直是用她默默付出的身影在說話。(圖/中時資料照,趙雙傑攝)

近來流傳一份蔡政府上台後192項政績,連廢除特偵組都被當成政績,引起濫竽充數的批評,為了滅火,行政院發言人出來表示:「不是行政院版本」。

其實,類此爭議,不久前即已發生,不久前,有綠營人士沾沾自喜地推出蔡英文83項「政績」,其中,特別引起筆者注意的是,這一份讓綠營人士「淚推」的政績列表中,廢除《紅十字會法》也在其中,愛護紅十字會的人內心的酸楚傷痛,實難以言喻。

國際紅十字組織,是根據日內瓦公約成立的。雖然台灣因為現實的因素(兩岸關係),失去了「紅十字會暨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IFRC)的會員資格,但是與各國紅十字會的交流,從來沒有問題,也一直是他國紅十字會與台灣交流的對口。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不被承認,是因為中華民國不被承認,民進黨的立委以此為由,要求廢除《紅十字會法》,無異是在台灣的傷口上撒鹽。試想,如果連中華民國自己都不承認自己,又如何要求國際友人重視我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