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賢思齊 即刻停止汙名化

以地名命名的例子,許多人並不陌生:美式民主、香檳酒、富士蘋果…皆象徵著當地人的驕傲。但如果拿地名命名病毒,對當地人可就是種侮辱了。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今年二月十二日便將出現自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COVID-19」,並建議各國正名以避免汙名化效應。同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卻表示「COVID-19」固是正式稱呼,但為使民眾方便理解,仍沿用「武漢肺炎」。

實際上,就在四月七日,權威國際科學期刊《自然》特別發表題為「即刻停止新型冠狀病毒汙名化」的社論,表示理解世衛組織將病毒命名的決定,並為該期刊先前在相關報導中錯誤將病毒和「武漢」及「中國」連結,鄭重承擔責任並表達歉意。

《自然》社論點醒我們:即便頂尖科學家也會犯下錯誤,但其經WHO提醒後立即勇於認錯的態度,才是吾人學習榜樣。反之,迄今疫情指揮中心、政府機關(如疾管署防疫廣告)與政治人物(如蘇貞昌院長)仍毫不介意使用「武漢肺炎」稱呼。筆者建議所有投入防疫工作的公務員都該閱讀這篇社論。 Read more

捐款之外,還需要你的同理心

兒童福利聯盟(下稱兒福)自民國80年底成立至今已28年,全台共計29個據點,長期關注兒少人權、協尋失蹤兒童及收出養服務等,對兒少福利有重大貢獻。報載今年11月兒福以新台幣3.7億元,在台北市內湖區購置一整層辦公室,有民眾質疑善款用來「幫忙繳房貸」,因而湧入要求退款的電話。兒福表示北區辦公室年租金近600萬元,還要面臨漲價與搬家的壓力;再者,願意將大坪數近捷運站的建案賣給社福團體者也少。兒福從1998年開始陳報教育部提撥部分所得轉為購屋基金長達21年,終於才在今年得以購置辦公樓層。

據了解,上述兒福事件在理性溝通後已經落幕,但報章媒體上部分情緒性發言和報導卻已造成了傷害,相當令人遺憾。筆者對此感同身受。 Read more

外籍漁工人權問題未解前,談何成功?

歐盟於今年6月27日解除台灣「打擊非法捕撈漁業不合作國家」的黃牌警告,蔡總統欣喜表示:「我們達成了解除黃牌警告的目標!守護年產值400多億的漁產外銷,我們成功了!」然蔡總統似乎高興太早,對於台灣遠洋漁業的亮麗光環背後,至少16000名境外僱用漁工的血淚,竟視若無睹。

Read more

阿扁保外就醫是法律問題不是政治問題

 

前總統陳水扁(下稱扁)在總統任內涉嫌貪汙,除有5案停審外,已有3案有罪定讞,合併執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經特赦,應在監服刑,縱使他曾貴為總統,但如今他的身分單純就是受刑人,與其他受刑人所獲待遇理應相同。然雖為受刑人,並不表示就不能獲得適當的醫療照顧。依《兩公約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剝奪之人,仍應受合於人道及尊重其天賦人格尊嚴之處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權利獲得符合人權的醫療保障。

 

扁自2015年在馬總統任內獲准保外就醫後,迄今已獲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於《監獄行刑法》第58條「在監內不能為適當之醫治」。然究竟何謂保外就醫,又扁保外就醫究竟是法律問題或政治問題,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監所醫療制度談起,再探討扁保外就醫爭議。 Read more

失了人權心 人權之衣也將毀

有一位慈善家,走到哪裡都受到人們的敬愛。他的一位鄰居希望能和他一樣受人尊敬,於是買了一件和慈善家一模一樣的衣服穿著上街,但大家對他還是不理不睬,他很生氣的咆哮:「我和慈善家穿的一模一樣,為什麼你們還是不理我。」這時,一位長者告訴他:「我們敬愛的是慈善家的心,而不是他的衣服。」

從一九八七年解嚴後,這三十年來,中華民國的民主不斷進步,而所謂的「進步」,其核心的指標,就是我們對人權一天比一天的重視。我們不只是民主國,更是「人權國家」。

然而,我們現在還是「人權國家」嗎?在政黨輪替後的這二十個月,我擔心,也愈來愈沒有把握。這麼說吧,我們即便還不能說是「非人權國家」,但我們對人權堅持的信念,卻一點一點在流失中,繼續下去,我擔心,有一天,我們回頭一看,會忽然驚覺,我們已成了一個不講人權、不在意人民自由與尊嚴的國家。

這些擔憂,並不是無所本的。 Read more

賴院長,總兵力已經太多了

資深媒體人:劉屏》小英川普 對待軍警大不同
國軍各級軍官學校106學年度入伍生6日起在高雄陸軍官校展開聯合入伍訓練,14日校內處處可見入伍生出操。中央社記者程啟峰高雄攝 106年7月14日

兵員減少,徵兵制呼聲再起。國防部說明年總兵力只有17.3萬,未達最低標準;學者指出,以現在21.5萬人的總員額,台灣將不得不走回徵兵制。但,真正的問題是台灣真的需要21.5萬員的兵力,以及1年3217億元的國防支出嗎?

先做一個簡單的比較,根據《軍事平衡》2016年版,21.5萬員的兵力是什麼樣的概念呢?英國的員額是16.9萬員,德國18.6萬員,法國22.2萬員,日本24萬員,台灣的總軍力已經與一流國家不相伯仲。但與人口總數來比較的話,台灣每千人的現役軍人人數是9.2,不僅遠高於上述國家,甚至高於戰爭威脅中的阿富汗的5.8、伊拉克的8.3、伊朗的6.5,僅低於南韓的12.3、以色列的21.3。

Read more

用前瞻資源翻轉托育、長照

以前向新婚年輕朋友祝福「早生貴子」,年輕朋友回覆「計畫中」後,我往往接著說「多生幾個」;但近年不敢說第二句了,因為年輕朋友「面有難色」,感嘆教養費用龐大。

還有一些四、五年級的朋友,上有老父母、下有子女,蠟燭兩頭燒。等到他們的子女婚後生育,養育孫輩支出恐怕更大,台灣經濟若持續不振,等到輪到子女陷入兩頭燒,且還燒的更嚴重,四、五年級朋友將如何自處?

Read more

年改需讓公務員和納稅人心服口服

軍人年金改革未溝通 退伍軍人到國防部丟雞蛋抗議
台灣退伍軍人權益保障協會11日到國防部抗議,宣告該協會不排除籌劃「包圍總統府、佔領國防部」。(陳怡誠攝)

何飛鵬先生撰文〈現在的年改方案,僅是頭痛醫頭!〉認為,退撫基金預計在2031年破產,年改會的版本延後至2044年。何文認為要更大刀闊斧:「退休薪資5萬元以下,改革後的所得替代率6成;薪資5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者,改革後的所得替代率5成5;薪資10萬元以上者,改革後的所得替代率5成;最低保障薪資3萬元」,讓年金的破產時間延到2051年。2051年,「所有的不足之數,全數由政府概括承受。」

何先生努力提出年改版本的用心讓人尊敬,但卻也同時引起了筆者的好奇。既然還是會破產,而破產後所不足數要由政府概括承受,那麼,為什麼政府要到2051年承受,而不是2031年後或2044年後,就開始承受?

又或者,退撫基金在必然會破產的算式中(差別只是何時),也許正顯示,破產與否,並不是問題的全部。在年改議題上,存在更多複雜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