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書序】法一生

有一本以哈佛法學院為背景的小說《愛的故事》(Love Story)曾轟動一時。看《法一生》這本書,心情完全不同。「法一生」這本書所以成為暢銷書,原因之一是它談及世所欽羨的哈佛法學院的真實生活-特別是「法一生」(指法學院第一年級的新生)所經歷的那種急躁與嚴重的不確定感更勝於驕傲與新鮮感的日子。

這本書的可貴,是除了談及法一生的亢奮、焦慮的點滴外,更點出了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哈佛法學院教育盲點。因此,讀這本書可以提醒從事法律工作的人不應忽略習法的目標:那就是不僅專業上做得好(doing well)也應該在倫理道德上做得對(doing good)。對於法律領域外的人也可藉讀此書概略瞭解法律教育的特質。

哈佛法一生(其他長春藤法學院學生理應相同)的共同點包括:(1)獲得入學許可的學生均為學業成績名列前茅者(美國法學院入學考試前百分之二左右)。對於所選擇的法學院「絕對是第一志願的」;(2)首次接觸嚴峻的法律專業訓練以及同儕間激烈的競爭使得焦慮與恐懼幾乎成為生活的全部。(3)為求名列前茅(或至少避免被當),人人竭盡心力、用盡心機,爭取好的成績。

為什麼這些社會菁英會以進入哈佛習法為「絕對的第一志願」?為什麼法律的專業工作那麼吸引人?又為什麼這些優秀的人才如願地進入第一志願的學習環境後,大多數竟都陷入挫折與焦慮?訓練推理能力(reasoning power)與邏輯思考(logical thinking)是法學教育絕對必要的,然而蘇格拉底式(詰問式)的教學對於在大班中培養法律人才,是不是最好的方式?習法的目的是為伸張正義,還是自名校畢業就等於榮華富貴的保障?兩者衝突時應如何取捨?當然,在思考這些問題時,必定會想到為什麼法律對社會會有這樣的重要性?這本書相當實在地敘述了法一生的困惑與領悟。

身為中國人的我們看這本書時或許應有更多感觸。數千年來法律或法治(rule of law)在中國人的社會裡從來沒有扮演主角的機會;它一直是次要的規範,次於主政者意志、禮教等。法律系是近年來才成為熱門的科系。法律系逐漸受到重視固然是台灣政經社會進步與多元化的指標之一,但是我們的法學教育是不是還停留在狹隘的考試取向?教學品質又如何?我們對法學教育的目標有沒有正確的認知與引導?法律是為了服務特定的利益,或是追求整體社會的公平正義?我們的法官、律師考訓制度,尤其是長期以來的低錄取率政策,是不是合宜?對於法律人才的晉用有沒有完整的配套措施?如果不能充分的晉用法律人才,各級政府機關能不能做到「依法行政」?

以上的問題特別值得我們的法學教育家,司法實務工作者以及有志習法的學子們深深地思考。能順利完成法學院的課程並能通過競爭慘烈的考試而成為法官、檢察官或律師的人,應該是天之驕子。但是如本書中所描述,這群人並非當然的心滿意足,反而是惶惶終日、心情矛盾的。究其原因大部分是因為學校教育,乃至專業的培育計畫並未能明確的指出這群菁英人士應該尋找的目標。價值的失落是不快樂的主要原因。本書作者引述他在聆聽哈佛法學院校友Ralph Nader(美國六、七O年代消費者保護運動的始祖)演講所說以下的話是非常值得有志法律工作的菁英牢記在心的:

“最不可能解決的難題,是不是應該交給最優秀、最有能力、最有信心的人去處理?以菁英自居的你們不去做,誰去做?你們不必把自己的知識力量與才華,用在不顧公共利益的大財團身上,這種工作,你們不去做,他們一樣找得到別人去做。如果你的想法是「我是一個眼光短淺的專技人才,沒有理想與抱負,也能愉快的過日子」那你根本是在做賤自己。”

Nader所講的話,不但適用在哈佛法學院的菁英身上,所有的知識分子都應有如此的認知。

【2002  法一生(書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