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見證首次海峽兩岸海上遣返作業(1990金門協議)

見證首次海峽兩岸海上遣返作業

(大公報記者/楊小洋)

據報道,台灣海基會創會董事、首任秘書長陳長文於近日因不滿陳水扁的「終統」,以「哲人仙去,已無眷戀!廢統既定,其會何附?以言以諫,不得回聲!」等理由,憤然辭去海基會董事一職。讀後甚為感慨,也勾起一段往事的記憶。

我與陳長文並未交往,卻有一面之緣。那是發生在十五年前的一個特定時間、特定地點的特定事件。

一九九○年九月,海峽兩岸紅十字會就雙向遣返偷私渡人員事宜成功地進行了金門商談,並達成了眾所周知的「金門協議」,確立了「人道精神與安全便利」的遣返原則和相應的操作規範。當時,大陸方面參加會商的有中國紅十字會秘書長韓長林和福建紅十字會會長計克良,台灣方面側是由台灣紅十字會秘書長陳長文領銜。

「金門協議」後,兩岸紅十字會經過頻繁、務實磋商,決定於當年十月初,由兩岸紅十字會見證,實施經馬祖至福州的首次海上遣返作業,將約五十餘名偷私渡到台灣的大陸人員送回大陸。此前,兩岸間發生了震驚人寰的「閩平漁」事件,台灣單方面慘無人道強行遣返福建偷私渡平民,造成四十六人死亡的慘劇,兩岸和國際輿論大嘩,紛紛譴責。此次兩岸根據「金門協議」,本著「安全、人道、便利」的原則,首次進行遣返作業,因而備受關注。

此時,我剛由福建日報調入大公報工作。先前曾積極參與了「閩平漁」事件的調查與採訪,深知兩岸首次遣返作業的政治影響和新聞價值,便以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決心向有關部門申請參與採訪見證。幾經努力,最後由時任福建省委常委、統戰部長的張克輝(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拍板,允許新華社福建分社記者張瑞三和我兩人以工作人員的身份全程參加,見證兩岸首次遣返作業。

在福建方面舉行的協調、通氣會上,我第一次聽到了陳長文的名字。據介紹,陳長文律師出身,與福建有緣,兩岸開放人員自由往來後,他回到福州探望姐姐。我還得知,陳長文主張兩岸統一,堅持一中原則,對兩岸人員往來、交流持積極促成態度。此次「馬祖──福州」遣返作業,台灣紅十字會由他主持見證。

十月八日清晨,我們搭乘改裝一新的飄揚著紅十字會旗的「閩零八」號登陸艇,在中國紅十字會副秘書長曲折、福建紅十字會會長計克良的率領下,從福州亭江邊防武警碼頭揚帆破浪前往馬祖島。約十時許,船駛入馬祖海域,抵近馬祖島時,從馬祖島方向迎面駛來一艘也飄著紅十字會旗的引導船,兩船靠近後,只見站在引導船舷旁的一位風度翩翩的中年男子舉著擴音器興奮地向「閩零八」號船熱情喊話,表示歡迎。同船的人說,這就是陳長文大律師。計克良會長與陳長文在金門會商時已有交往,老朋友重逢倍加親切,兩人隔海隔船相互問候,你說我笑,咫尺藩籬,蕩然無存。

在引導船指引下,「閩零八」號船順利錨泊在馬祖島南竿的一個港灣沙灘邊。這片大沙灘三面用紅布條圍起,一面臨海,沙灘頂部一字排開擺著桌椅,桌椅前用黃布條拉出一條通道,很顯然是雙方進行遣返交接作業時,被遣返人員的行走通道。

此刻,台灣方面運送偷私渡人員的船隻尚未到達馬祖島。雙方參與遣返交接作業的人員便在那排桌椅前坐下,陳長文與曲折、計克良輕鬆地交換著意見,談笑風生。我和張瑞山湊上前,想抓拍幾張兩岸紅十字會在見證遣返作業時接觸的照片。沒想到陳長文十分敏感,立即站了起來,朝著我們善意地大聲說:今天沒有記者參加,請大家退下。的確,按雙方約定,此次遣返作業一律不邀請媒體參加。我和張瑞山是以工作人員身份來參與見證的,卻不知陳長文是如何感覺到我們是媒體記者的?

時近中午,一艘台灣大型登陸艦載著待遣返的大陸偷私渡人員靠上了海灘。兩岸首次遣返作業正式運作,約下午三時交接完畢,被遣返人員均登上「閩零八」號船。曲折、計克良等大陸紅十字會人員和遣返交接作業的武警幹警也返回登陸艇,起錨返航。陳長文再次登上引導船,護送大陸登陸艇離開馬祖海域。兩岸首次遣返作業順利圓滿完成。

此後,兩岸的遣返作業均按照這一模式操作,一直延續至今。十多年來,遣返專用船「海峽」(即「閩零八」)號及工作人員總計一百六十七次赴金門、馬祖執行雙向遣返任務,安全接收台灣地區遣返的私渡人員一百六十七批三萬一千七百多人,遣返劫機犯十五人,遣送出境的台灣地區居民六十一批一百八十五人,圓滿完成了歷次雙向遣返任務。

陳長文是我在那特定時間、特定地點發生的特定事件中所認識的第一位台灣「官員」,他的幹練,他的睿智,特別是對祖國兩岸事務的熱心,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我與張瑞山也因此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由大陸前往馬祖採訪、見證的首批媒體人員。

2006-3-24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