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憂心軍購排擠了弱勢

最近讀了江元慶先生寫的《司法無邊》,書中描述一件纏訟二十七年仍未結束的案子,三位被告一生都被困在緩如牛步的訴訟程序裡,家破人亡、聲譽盡毀。何以如此,除了法官、檢察官缺少同理心外,作者在書中提及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司法資源不夠,使得法官和檢察官們承載了超出個人所能負荷的案件量,審案想不延宕也難!

「我的學校不見了,上學好難」這是遠見雜誌九月份的專題,由於教育經費的短缺,裁併小校以撙節經費即成為政策選項,但代價是,許多住在偏遠地區的稚齡學童,每天得多花上一個多鐘頭的通勤時間,稚齡的他們翻山越嶺,「上學真的好難」。

自殺的數字日日創高,舉家自盡的案例已不勝枚舉,憂戚之士不斷地提出沈重的警語,社福資源不足、社福政策落後,使得許多家庭,在經濟不振的衝擊下,得不到社會的援助,而被迫走上絕路。……
 
各位讀者、各位朝野政黨領袖、政府官員,我真的很想請問,各位真能摸著良心,俯仰無愧地告訴那些被司法冤纏的、被裁掉小學的、被經濟逼死的無奈人民。每年數千億的軍費,「沒有排擠財政」!

說起來,實在無法不沮喪,對於反高昂軍購,筆者在媒體上投了不下十篇投書,但言者諄諄、聽著藐藐。民調中總有高達半數的人民與筆者抱持相同立場,但奇特的是,國會裡除了少數個別立委,我們從來聽不到代表這半數人民的聲音!民進黨與台聯已不必論,國民黨與親民黨卡住軍購案也不是因為實質上地關心民生預算的被排擠,而只是關切「程序」問題,甚至只是用來「懲罰」執政黨破壞朝野氣氛。

我們看到的「朝野共識」,是要把現在的國防預算規模從GDP的二點三一%上調到三%(等於大幅上調達三十%)!並將之稱為「合理」!以今年中央政府總預算為例,國防佔總歲出比例高達十六%,每年約三千億,卻還要大增三十%。這個理,到底合在那裡呢?國際定義我國目前各級政府負債已達五點二兆,逼近GDP的五十%,倘若再加上甚他隱藏負債則恐超過十兆元。已對政府財政形成嚴重威脅,這些負債都不用還嗎?

一位美國外交官員的威脅,朝野就失了主張。美國外交官關心本國政客商人的利益並不足為奇,但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容易就被嚇倒、被綁架呢?就算就外交政治的現實來說好了,美國的外交重話,對陳水扁總統不知說了凡幾,但陳總統不也安之若素、泰然而處嗎?要知道一則美國與中共的關係操作上,台灣仍有其無法忽視的戰略利益,不容輕易棄守;二則,美國在台灣外交關係的拓展上,本就不曾積極關心協助過;三則,美國所謂的協防,在台灣關係法中本就只是以「賣武器」為主要內容,協防降等,能降到那裡去?

換言之,美國的立場我們固然要在意,但其侵犯內政主權的逾距發言,政府沒有嚴正駁斥已屬軟弱,至於所謂「螺旋下降」的威脅後果,又何須太過驚慌呢?其他反對高昂軍購的重複論點,筆者已無力再說,因為說了也得不到主政者的回應。我只是卑微地想請這些人民的公僕們、人民選出的委員們、政黨領袖們,想想弱勢人民的處境!可否假想巨額軍購的費用是出自從你們自己口袋?可否問問,我們要照顧的到底是誰的利益?是美國的利益,還是那些活不下去的台灣人民的利益?

【2006/10/31  中國時報 95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