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缺乏憐憫的勇氣

雖然這兩天,媒體版面絕大部分都被陳水扁前總統再度被押的新聞佔去,但筆者縈繞心頭不去的,卻是前日聯合報頭版的兩則新聞:「失業夫妻當街喊價販嬰」、「苦命建中生,父母兄為債喝通樂」。

這兩則新聞的背後,均透露著經濟大環境蕭條的連鎖危機。而更令我們憂心的是,這恐怕只是開始。

猶記得,陳水扁前總統執政的後期,舉家自殺的新聞幾乎週週月月的佔據報紙的頭版,這也是政黨輪替的原因之一。一個連人民免於匱乏的自由都無法照顧,逼得父母牽著稚嫩幼兒走上黃泉路的政府,還能稱之為政府嗎?

而現在,這維護人民至少擁有「免於自殺」自由的超級低標責任,已移轉到了馬英九的手上,我們要請問馬總統,可有具體的作為,讓這些人間悲劇不要發生?

金融風暴重創了全球經濟,台灣經濟很難不受國際景氣的波及。但國際經濟的不景氣,不能作為政府不作為乃至錯誤作為的藉口。我們可以諒解,在大環境蕭條的情況下政府作為會打折扣的殘酷現實,但如果政府並沒有「窮盡一切的資源與力量」去扭轉危機、保護人民(尤其是最弱勢人民)的經濟福祉、生存環境,這樣的政府,我們就必須撻伐!

那麼,政府盡力了嗎?在我看來,馬政府有盡力,但並沒有「盡全力」,這一點讓筆者十分失望。何以言之?

近來,政府透過消費券刺激消費、對企業大幅紓困、提出上兆的擴大公共投資計畫…。這種種擴大內需以振興經濟的作為,均是以傷害犧牲財政為代價。然在「經濟救不起,一切皆空談」的基本思維下,為了解經濟的燃眉之急,此一從權,也屬無奈的抉擇。新政府至少「有努力」,仍應給予肯定。

然而,新政府在另一方面的「不努力」,甚至「傲慢」,是筆者非常不以為然的。那就是,新政府仍冥頑地延續凱子國防政策,千億百億地將可以用來救窮救命的寶貴資源,虛耗在許多無用的軍購武器上!

要重申者,筆者並不是主張台灣不要國防,就像日前馬總統巡視三軍,這是好事。但我們要的是把國防與內政、財政、社福放在一起思考的宏觀思維,而不是「花錢心安」式的「凱子國防」。

就以國防部採購三十架,總值高達七百五十億新台幣的阿帕契直升機為例,阿帕契最主要的功能之一是反坦克,但它的自我防護能力卻頗有問題,很容易受到來自地面火力的攻擊而折損。換言之,阿帕契投入戰爭時,等於是假設中共的坦克已經登陸台灣,然後,阿帕契將可派上用場。然而,一旦中共軍隊登台,不正代表台灣已失去了海空優勢,如何期待阿帕契直升機「力挽狂瀾」?

在經濟困難的此刻,政府執意買這些「天價包子」所為何來?

筆者這些質問提出不止一次,卻從不曾聽見傲慢的政府有任何回應。我只能假想,馬總統與國防部長都認同筆者的邏輯,但或許是基於無法言明的理由而不回應,又或許,只是因為他們缺乏「憐憫的勇氣」,即便知道這些武器買來無用,為了不挑戰「國家安全」的禁忌,只好狠心坐視軍費排擠社福資源,坐視弱勢者舉家自盡的悲劇可能在未來更加惡化。

若如此,筆者必須痛心的說,任何對這些人倫悲劇冷漠的人,都沒有資格成為人民的公僕!

【2008/12/31  聯合報 9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