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胡若能會 兩岸里程碑

《蘋論》日前批評筆者提出「馬胡會」構想。筆者認為,兩岸之間的關係,有競爭也有合作,不論是政治傾向為何,台灣人民應該都同意和平是不變的大前提。「馬胡會」適不適當,什麼時間點適當是一個面向,但如果連討論都是禁忌,前提式的否決,又是另一個極端。為什麼要馬胡會?《蘋論》說兩岸領導人會晤「超級敏感」,這點沒錯。但敏感代表我們在評估時多方考量,而非一定不好。兩岸經濟交流有益於台灣,已經是一個客觀的事實。那麼在跨兩岸的投資保障、智財權協定、財務稽查等等事務上,必然需要雙方公權力的互相配合。如此,兩岸交流遲早必須由「兩會模式」進入「官方模式」。因此,馬胡會的第一個意義,就是藉由雙方的溝通模式,創造出一個兩岸最高公部門可以直接接觸的模式。馬胡有什麼不能會?有論者將「馬胡會」比喻為「兒皇帝晉見父皇」,其心態上就矮化了台灣的地位。領導人互訪稀鬆平常,美國總統、英國首相、德國總理也常與中共領導人會見,難道他們都是去「朝覲」胡錦濤?心中有佛,萬物皆佛;心中矮化,任何主張好像都是矮化台灣。相反的,馬胡若會,也可以看作是兩岸關係正常化的象徵。這表示兩岸之間已經不是零和的競爭,而是可以在談判桌上解決彼此紛爭,讓衝突擦槍走火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對事不必以人廢言

至於馬胡會是否代表兩岸走向統一呢?這也無絕對關聯。兩岸統一的關鍵點,是多數的台灣人民是否認同,台灣目前的主流民意是維持現狀,筆者認為除非大陸的政治體制有了根本性的變革,否則兩岸關係不會因為馬胡會與否而改變。

固然,馬胡會需要各種內外在條件的配合,不應該有一個僵化的時間表。《蘋論》對於筆者所言「若2012年前馬胡會無法實現,應該讓馬繼續承擔責任」深表不妥。實際上政治人物只是政策集合的象徵,人民真正投票的,是這個政治人物背後所代表的政策選擇。而馬總統在兩岸和解上的政策態度,是筆者相對支持的,除非其他政黨有更好的政策理念,筆者認為就該支持馬總統連任,這就是筆者對兩岸政策的立場,你可以不認同,但這卻是我的言論權利。筆者支持有助於兩岸和平、人民生活穩定的政治主張,而這個傾向不會因為任何人當選總統而改變。

最後,有媒體屢以「國師」稱呼筆者,以封建稱號,加在一個向總統提出建言的公民身上,實是不知今夕是何夕了。筆者除了部分無給的顧問職務外,沒有領政府薪餉,也不是政府官員,身為一個公民,筆者表達自己的主張,執政者採不採納,那是執政者的選擇,如果覺得我的主張是對的,執政者採納有何不可?如果我的建議是錯的,執政者卻採納,那麼有意見者應該批評的是哪裡錯了,何必以人廢言,套一個封建的「國師」在筆者頭上?

【2010/10/22  蘋果日報 99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