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一國兩府丟進冰庫!

大陸學者楚樹龍日前提出「一國兩府」論述,也在台灣引發了迴響。然而遺憾的是,台灣方面或許因為這個辭彙的敏感性,國民黨顯得觀望不前,民進黨則是反射性的加以撻伐。而大陸方面,則將這個「論題」列為「學者個人意見」收聲降溫,讓「一國兩府」這個議題封入冰庫。

然而,排除掉政治算計,若以兩岸利益(或台灣利益)的角度計量,筆者認為,「一國兩府」其實是兩岸發展至今,最具進步性也最能反應現實的主權與治權雙元論述。如果就這麼輕易的封進議題冰庫,其實是兩岸三黨(民進黨、國民黨與共產黨)的損失。

首先,讓我們從馬總統的兩岸立場切入比較。馬總統在兩岸交流中採取「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定位,而他的「一個中國」指的是「中華民國」。

「一中各表」當然不是一個完美的定位,但經過多次的檢驗,至少證明是有效的。因為它為兩岸在經濟與文化交流上,建構了一個「創造性的框架」,使得兩岸可以迴避政治上「主權論述」與「治權論述」可能存在的歧異性,繞過難移的大石頭,務實的進行正常而互惠的交流。

「一中各表」的精神是「雖互不承認主權,亦互不否認治權」,而「一國兩府」則是「雖互不承認主權,卻互相承認治權」。換言之,一國兩府等於為兩岸分治分立的現狀建立法律架構,讓兩岸的政府可以法律承認對方的代表性,並據以展開政治談話。在「主權狀態認知部分」,「一中各表」與「一國兩府」是相同的,就是彼此不承認對方擁有法理上中國的全部主權。但在「治權狀態認知部分」,「一國兩府」比「一中各表」更能在法的基礎上反應兩岸分治的現狀。

如果台灣和大陸能接受「一國兩府」的架構,對兩岸關係進程會是巨大而正面的突破,也是國統綱領中的政府接觸的進階。對台灣而言,比「一中各表」更有利。

然而,或許是因為「一國兩府」與「一國兩制」文字上的相似性,讓朝野政黨不願碰觸這個議題。因為依「一國兩制」的背景來比喻,大陸與台灣是中央與地方的關係;而在「一國兩府」的概念下,兩岸都是中央政府,這兩者實有顯著的不同。如果「一國兩府」的共識可以建立,民進黨應該樂見中國大陸不再把台灣視為「地方政府」,這將是台灣政治發展的的躍進,也符合民進黨追求台灣主體性的目標。而對國共兩黨來說,這也將確保兩岸在「一中各表」的基礎上加速和平穩定發展。這將構成民、國、共三贏的歷史新局。

如果,還是擔心「一國」這兩個字讓人聯想到把中華民國地方化的「一國兩制」,也有別的等義辭彙可以思考,例如可以改成「一中兩府」。以「一中」取代「一國」以吸納「一中各表」在主權論述上的創造性模糊,但增加「兩府」以明確闡述兩岸在治權狀態的法律對等性。

【2011/07/19  聯合報 100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