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獨輪車 分享因為愛而勇於嘗試的故事

「左腳、右腳、左腳、右腳…」最近我的家人和朋友,總會被我強力推銷看我練習獨輪車的錄影音畫面,看著我氣喘吁吁地從連坐上車都非常困難,到可以一邊高聲提醒自己左腳右腳不停的踩著踏板,一邊盡力維持身體平衡前進騎過一個網球場寬的距離,到最新的進展是我可以騎得更遠還可以轉彎,這真是有點值得炫耀的事啊!如果你和我一樣是位年近七十歲的人,你願意和我一樣嘗試學騎獨輪車嗎?我願意,因為在我心中有一個關於獨輪車的溫馨畫面,令我忍不住想要學會它。

話說二十多年前當時我擔任紅十字會總會的副會長,因為我的小孩文文的緣故,讓我體會到身心障礙家庭的困境,於是我籌畫紅十字會發起「讓愛穿透障礙」專案活動,一則提高社會對身心障礙的正確認識,另則募款幫助身心障礙者和他們的家庭籌組協會,並發展教材、教具等工作。

當時有位英國學校的家長為了響應「讓愛穿透障礙」專案,特別在校內募款,並邀請我到劍潭活動中心為學生講話(和接受捐款)。我印象非常深刻,因為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在這麼多孩子面前講話,演講的地點是教室外面的走道間,一群小學生們席地而坐,聽我說有關紅十字會以及創辦人亨利杜南的感人故事。會後,我才得知德、英、法等國在台灣的學校因為沒有校地,將學生分別安排在不同的地方因陋就簡地上課,學生和家長不僅疲於各地往返,租約到期就必須另覓地點上課,這位英國學校的家長就跟我說,過了這學期,他們又要搬家了。

這些外籍學校的學生看似少數,但卻影響著國外企業來台投資的意願。於是我主動連繫政府部門尋求協助。很幸運地,因為政府也希望爭取歐洲企業來台投資,政府很快就同意提供閒置的美國學校舊校區借給德英法等國的學校共同使用,其後又因為租約到期,我再度協助學校向政府陳情,爭取到陽明山一處閒置的國有地,提供給歐僑自費興建校園。

原以為取得校地之後,我的任務圓滿,但是國有地只能租給本國人(包括財團法人),再加上建校需要募款,於是在台歐僑便募款成立了台北歐洲學校基金會,以非營利組織的身分向國有財產局租用校地,而我就這樣被選為基金會的董事長,但不介入學校的日常管理。

多年來,學校在每年的歐洲日(五月九日)都會舉辦慶祝活動,去年的歐洲日,我在貝多芬〈快樂頌〉的樂聲中,看到小學部六位小學生從長廊的一頭騎著獨輪車魚貫進場,這一幕立刻讓我聯想二十多年前的場景,一樣的走廊、一樣天真無邪的笑靨,當陽光從挑高的中庭廣場灑落,仿若物沒換、星不移,當下我會心地一笑,我體會到,那是因為心中的愛沒有改變所致。

去(二○一二)年歐洲日的主題是「Active Ageing and Solidarity of Generations」(積極的老年與世代的團結);眼下我看著歐洲學校的年輕孩子,感受到我們常說青少年是社會未來的希望,但如果年紀大的人也有一份年輕的心、也願意持續學習成長,那與世代團結的連結點究竟是什麼?答案很清楚,就是:「積極」(Active)。

歐洲日慶祝活動在樂聲中結束後,我向校方借了一部獨輪車回家練習,我想用行動試試看自己是否可以和小學生一樣,雖然我們在年齡上有差距,但對於愛心和積極,不管任何世代,只要願意,都可以做到的。而我則是從一顆愛的種子(「讓愛穿透障礙」專案)開始萌芽,帶著無比的好奇心和幼稚的勇氣持續地練習獨輪車。或許,我希望藉著試騎獨輪車的動機和善緣,把愛的種子和積極的行動持續地分享、傳布。(陳長文/終身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315303

【20130807 人間福報 102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