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蘇貞昌挨罵

腦袋裡浮起了一個場景。馬英九總統拿著地圖,站在大山前,一直撞著大山。
國父孫中山先生出現,問馬總統在做什麼?

馬總統說,我按著您給的地圖來到這裡,卻發現一座大山,我要撞開它,因為,您是國父,我必須遵從您的指示。

國父淡淡一笑說,我在創建民國的過程中很多做法也和一開始不同,世事須權變,我給你的地圖只是路徑的參考,只要能到達目的地,路徑是可變通的。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拋出二項憲改議題:廢除考監兩院以及增加立委席次特別是不分區席次。議題一拋,藍嘲諷,綠吐槽。然而,筆者卻忍不住想陪著蘇主席「討罵挨」。

抱殘守憲丟掉民心

這二個憲改議題哪裡錯了?連討論空間都沒有?

先看廢考監院,姑不談考試院與監察院過去長久以來,令人不敢卒睹的績效,也先不問,在國家財政艱難的此時,這二個偌大的院級單位真的有必要嗎?大家不妨想想,全世界採用民主的國家,哪一個把考試和監察院獨立出來的?經過多少年的試驗,三權分立是多數民主國家採取的憲政分權法則,中華民國獨樹一幟的五權分立,真的比較有績效嗎?

筆者能理解,因為五權分立是國父孫中山創立的學說,是中華民國立國的法統,國民黨不願揹破壞法統的罪名。然而,一味的抱殘守憲的結果,不也等於給自己安上一個保守退卻的帽子,無怪乎,國民黨不斷流失年輕人的支持。年輕人期待看到的是進步的可能、前進的想像,在大多數議題上,排除政策本身的對錯是非先不論,國民黨似乎一直無法在年輕人的心中建立進步的形象,這才是國民黨最大的危機。

若國父孫中山回到現代,看到後人抱著他的《五權憲法》撞大山,大概不會欣慰而是搖頭苦笑吧。

增席次可平衡國會

另一個議題,增加國會席次,筆者認為,現行113席的立法院席次規劃,是被當時的社會情緒逼出來的結果,各委員會的立委人數太少,對於國會運作未必是好事,當然席次多少才合理,可以討論,而另外一個主張增加不分區立委席次,筆者則認為可以正面思考,台灣目前的國會亂象,不分區所表彰的政黨力量太弱化,以至於原來政黨政治的功能下降,而國會裡區域立委太強勢,代表全國性議題的不分區太弱勢,使得全國性議題也因此弱化,不利於國家整體發展,適當增加不分區立委席次,可以平衡中央與地方議題在國會的關心度。

但綠營對國會席次的態度,和藍營對廢考監的態度竟是異曲同工,之前國會席次減半,是林義雄推動的,所以席次絕不能加回來。本來單純應思考國會效能的公共政策議題,變成另一種「綠營法統」。

蘇主席許多主張我並不同意,但這二項主張,我願意陪他一起挨罵。如果蘇主席要提出總統選舉改採絕對多數制,我也願意支持。

   【2014/05/20 蘋果日報 103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