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政府採購法之挑戰

20140624政府採購法之挑戰【陳長文教授@台鐵局演講】

(補充)

政府、廠商 要當夥伴別對立

政府、廠商 要當夥伴別對立
本報日前舉辦「從五大爭議案論BOT法制改革」座談會,出席貴賓理律法律事務所律師王寶玲﹙左起﹚、中華民國仲裁協會理事長李復甸、工商時報副總編輯王榮章、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林明鏘、財政部推動促參司研究員林嘉蓉及台灣世曦顧問王子安共同進行研討。圖/顏謙隆
政府、廠商 要當夥伴別對立
台北市政府主辦之各大BOT案一覽

今年上半年,台北市政府對「五大弊案」開刀,鬧得沸沸揚揚,但相關爭議迄未釐清,原本立意良好的BOT案未來何去何從,也仍莫衷一是。本報因此舉辦「從五大爭議案論BOT法制改革」座談會,與會產官學專家一致認為,BOT案中,政府與民間廠商應是夥伴關係而非對立關係,應謀求共同最大利益,才能達成政府、廠商及民眾三贏的目標。

中華民國仲裁協會理事長李復甸表示,BOT在國內規範相當不嚴謹,現在外界所說的BOT弊案,根本問題不是出在促參法,而是出在政府採購法。他說,採購法最大的特色是合議制,但公務員最怕圖利罪,所有政府該決策的事,都找一堆人來開會,再用會議決定來卸責,閃躲掉應負的決策責任,這是採購制度最惡質之處。

李復甸指出,現在BOT案是捉緊怕捏死、抓鬆怕飛掉,在此情況下,BOT無法真正運行且達到最終目的;BOT應該是合同的夥伴關係,最後結果應該是廠商賺到錢、政府完成公部門使命、一般社會大眾得到好處,三贏才是BOT要做的事。

台大法學院教授林明鏘認為BOT要做好有4大要件,第一、國內BOT的政策影響評估做得非常失敗、沒有落實:BOT先期規劃無法對財務、工程、法律做嚴格評估,促參法第3條包山包海是罪魁禍首,主辦機關濫用BOT當成抗生素來使用。他指出,BOT並不是簽完約就算成功,可能是災難的開始,契約沒有規範,人算不如天算有太多風險,尤其巨額的BOT更應做政策影響評估。第二、投資契約的合理化:BOT契約有時間長、金額大的特色,風險既無法事先預測,用契約控制風險會失敗;所以契約事後要修改、調整、協商;BOT最大風險是「政府」,因為政府可單方變更契約、解約、強制接管,建議政府BOT契約要有六大契約範本。

第三、法律制度要健全化:林明鏘說,法律制度要完整、細緻、彈性,例如權利金可彈性調整,五大案最常被批評的就是權利金過低。

第四、要資訊公開與正當行政程序管制:他認為,五大案的契約都因機密無法看到,因魔鬼都藏在契約細節裡,契約公開比廉政署稽查都有效,決策都要公開,甄選委員會制度要重新檢討,要改專任不可兼任委員。

理律事務所律師王寶玲指出,五大案發生後,市場最大問題在「投資信心」,BOT的特性前期要投入大量資金,是民間自有資金搭配銀行融資,融資還款責任在民間機構,要靠後面長期營運回收來償還。所以,是否能依約、依法,合理可預期逐步回收投資成本,對民間機構來說是重要關鍵。

但五大案爆發爭議,讓民間擔心原來已簽訂的契約隨時會被拿出來檢討,且檢討後說沒有違法但感覺不合理、怪怪的,對民間廠商來說這就是一個不確定性,是很大的風險。王寶玲表示,現在業者多表示不敢碰政府的案子,最大衝擊與影響其實是政府的公共建設,未來推動會受到傷害。

台灣世曦顧問王子安指出,本來投資都有循環,今年廠商投資比較卻步,對政策會停聽看,廠商做任何案子都是在商言商,BOT互信喪失要重建就非常難,王子與公主結婚都不一定幸福,跟政府談戀愛更不容易。

他認為,廣義的促參要朝國際的PPP(推動公私夥伴關係)方向走,PPP重要精髓為公私部門透過契約,共享相關技術、資產、報酬與風險。王子安強調,做任何事態度非常重要,參與者到底是同舟共濟心態來參與計畫,還是同床異夢?是興利還是圖利?凡此皆關係到計畫的成敗。

財政部促參司研究員林嘉蓉表示,北市府雖發布「台北市政府促參BOT之標準作業程序」,但以事實觀之,其後第1個招商案「中山設計產業園區」卻無人投標,可看出五大案的影響。

她指出,政府跟民間一定要互相尊重,不管是PPP或促參,政府訂定明確遊戲規則,以公開透明程序選商,引進民間活力與創意,民間提供相對優質建設與服務,政府則可撙節財政支出。

她認為,虧錢生意沒人做,不只是指民間,政府也一樣,要從經營角度去看,不可以殺雞取卵以收取權利金為唯一目的,應有合理的報酬與利潤,透過政府的審慎規劃,民間也應以專業立場評估,雙方合意後透過契約規範利益共享,計畫才能走下去。

最後,林嘉蓉強調各界應正確認知,促參與政府採購不同,民間帶錢投資負興建營運風險,BOT案政府不能只想收權利金,必須想風險能否合理分擔,健康的BOT計畫才能順利推動。(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