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仰望星空的能力吧〔10年60億公里的太空冒險〕

「黃色小鴨彗星與太空探測器…漫漫10年 他們相會了」這條頭版新聞讓我深深著迷,特別是看厭煩了報導負面和破壞性消息版面的情緒下。
是什麼樣的心情、視角,讓十年前的人,決定送羅塞塔號太空探測器,開始這一趟超過六十億公里的漫漫旅程,為的是環繞這顆被暱稱為「黃色小鴨」的楚留莫夫.葛拉希曼克彗星?

這真的很酷。人類將原本存在於科幻電影裡的想像,實現了。離地球超過五億多公里,單單傳指令就要廿二分鐘,為了能追上黃色小鴨,更需要精密的計算利用火星與地球的重力加速。

這不只是科學實驗,更是一種冒險家精神的實踐。

我不禁回想。一九六九年美國太空人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時,轟動全世界的震撼。那時的人,似乎並不把這一項登月成功,只想像成「美國人」的成功,而是把「人類」視為一個凝聚的總體,作為一個總體,我們因為阿姆斯壯的一小步,一起仰望了星空,想像這是我們更接近宇宙、更接近萬物的源起的一個里程碑。

曾幾何時,許多人不再仰望天空,失去了好奇心的同時,也埋葬了冒險精神。而這一冒險精神,曾經是我們克服困難、逆境突圍,也不斷前進的動力。

不但不再仰望天空,甚至也不再平看世界,國際新聞成了電視媒體的票房毒藥。不看世界,也使人們失去了吸取經驗、學習知識的視角。於是孤立我們的不只是國際現實,還有我們自己的眼睛。

當然,我們居住的地方,需要關心,應該在意。但就像人在森林裡尋路,如能從高空俯瞰森林,掌握全貌的同時,才能掌握方向。見林是視野,見樹是行動。但許多人似乎忘了找個高點見林,只是低著頭穿過一樹又一樹,結果是,重覆的在原處打轉。

偶爾抬頭,找回仰望星空的能力吧。也許,在點點繁星中,我們會以一種新的心情與視角,找到北極星從遙遠的天際為我們導航,找回我們的好奇心、找回我們的冒險精神、找回我們對世界的熱情關心、找回屬於人們共同集體的凝聚力。也許,這也將幫助我們重新找回台灣的方向。

【2014/08/22  聯合報 103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