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應辦內閣制英倫辯

新北市長朱立倫決定參選國民黨主席,並拋出修憲為內閣制。筆者認為,這正是台灣進行憲政思辯、檢視制度缺口的重要契機。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應正面回應朱立倫的倡議。

對台灣來說,這個議題至關重大,其影響遠勝於ECFA萬倍,甚至雙方應互下戰帖,仿2010年ECFA雙英辯,由媒體發起,舉辦內閣制英倫辯,帶領國人深度思考憲政改革方向,讓這些年鎖死的台灣民主再現生機。

 

 

可惜的是,到目前為止,對於朱立倫拋出的倡議,我們只看到民進黨發言人透過媒體表示,「憲政改革是為了國家發展的長遠需要,不是為了個別政黨或是政治人物的個人需要,無論是總統制、內閣制,都須奠基在健全的國會制度,民進黨認為現階段應以務實態度,優先解決國會代表性不足等問題。」

前段反諷朱立倫提內閣制是「個別政黨或是政治人物的個人需要」,這種政治口水有失氣度並無必要,政治人物本來就可能有推動某些政策的「個人需要」,贊成內閣制如朱立倫是,難道對內閣制目前態度保守的蔡英文沒有「個人需要」嗎?關鍵在,這樣的「個人需要」是否和「國家需要」的大義相符合?而後段翻成白話來說,就是先談國會改革,內閣制要不要談再說。這種迴避式的敷衍,也缺乏對憲政大局應有的負責態度。

前立委林濁水曾指出,依據民進黨中央民調,內閣制支持度68.7% 、總統制13.8%。顯見,台灣民眾已經對總統制的強人時代幻滅,支持內閣制民眾已是壓倒性多數。蔡英文主席有責任回應這一份民意。

當然,若進一步攤開來談內閣制的話,會發現內閣制未必是解決台灣制度問題的萬靈丹,若問筆者對要不要採內閣制的心中傾向,本來是40%贊成、60%反對,一則是擔心台灣會走向日本那種五日京兆政府的政治困局,短命首相與短命內閣,讓政策難以延續,領導者的不安定,也將讓國家容易陷於迷航;二則是懷疑,我國現在令人詬病的立委素質,這些立委成了部會首長,會不會是另一種災難?這尚只是舉弊二隅,內閣制的問題還多,由此可見,對內閣制的疑慮也不能說全無道理。

然而,經過李登輝、陳水扁到馬英九3位總統的執政後,這2年,筆者心中的天平卻漸漸向內閣制傾斜,變成60%贊成內閣制,40%不贊成。這傾向的形成,來自於幾個觀察:其一,我們現在實行的「四不像總統制」,表面上總統不換,好像「安定」一點,但實際上,不管陳水扁或馬英九,其任命的行政院長平均任期也都1年有餘,並不比日本內閣長壽多少。而比日本更糟的是,我們很容易因為總統的任期僵固,而讓政治陷入死結式的僵局,這從陳水扁與馬英九第2任的後半期可以看出。

這種死結式的僵局,不但國家重大政務幾乎停擺,由於僵局持續,民怨不斷淤積,更讓台灣陷於一種瘋狂式的謾罵與集體對立,扯裂人民的情感。結果,台灣五日京兆式的政府迷航,不但更甚於內閣制的日本,死結式的僵局也10倍於總統制的美國。這是筆者的天平改向內閣制傾斜的原因。至少,內閣制,可以有較多機會打破那令人氣餒至極的政治僵局。這是為什麼國民黨的朱立倫、民進黨的林濁水以及柯文哲的核心人物姚立明,這幾個落在各不同政治光譜的人,都同時在內閣制的主張上交集之故,因為大家平日的政治立場也許不同,愛台灣、不忍台灣原地停滯的心卻是一樣。而這也是為什麼,民進黨的民調竟會有69%的民眾支持內閣制,可見這樣的感觸不只是筆者個人的感觸,許多台灣人民,都受夠了這樣的僵局。

當然,我們仍不妨對內閣制這項主張保持謙卑,因為,不可否認,這是一個重大的憲政調整,即便採取內閣制,也需要許多的制度配套,但正因此議題鉅大,而台灣的困境卻十萬急迫,所以,更需要朝野各黨、全國各界,從現在就開始付諸行動去啟動這個憲政議題。至少,讓蔡英文與朱立倫這兩大政治領袖,引意見之先,針對內閣制,為台灣人民先進行一場憲政大辯論,透過辯論,集結各方智慧,體檢制度並凝聚憲政改革的共識,為陷困的台灣,引一線光明、注一泓活泉。(作者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4/12/15 – [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8版]

【2014/12/15 中國時報 103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