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親家母是人間菩薩

我的親家母賴美智女士上周過世,她是一個美善親切、充滿智慧愛心的人,30年前開始投入慈善訪視的工作,一心一意要幫助弱勢的人,把一步一腳印的助人之事,當做一生的志業,就是默默的做、默默的做,如人間菩薩一般,從她的身上,我看到的是社會上最善良的光,她離開了人世,雖然家人都非常難過不捨,但我們知道,她是帶著滿滿的愛與祝福去了極樂世界。親家母賴美智女士上周過世,她是一個美善親切、充滿智慧愛心的人,30年前開始投入慈善訪視的工作,一心一意要幫助弱勢的人,把一步一腳印的助人之事,當做一生的志業,就是默默的做、默默的做,如人間菩薩一般,從她的身上,我看到的是社會上最善良的光,她離開了人世,雖然家人都非常難過不捨,但我們知道,她是帶著滿滿的愛與祝福去了極樂世界。

我讀過親家母受訪的文章,知道了許多她助人的故事。出生在戰爭年代的親家母從小就有一顆柔軟的慈悲心,在她7歲時,有幾戶人家為了躲避戰亂來到鄉下,親家母的父親是個有愛心的人,提供安身之處給這些逃難人家。這些避難人家因為家窮,常以豆渣加鹽煎成餅當一餐,或撿拾菜葉煮稀粥;若有孩子撈粥時多舀了些米粒,還會被家人責罵。但當時的親家母便會拿白米飯跟他們交換,還會告訴對方:「因為我喜歡吃豆渣餅…。」

年紀幼小的她不僅懂得愛心助人,還能用柔軟的同理心,體貼對方的心情。

親家母是個有藝術才華的人,熱愛繪畫,也喜愛旅行,但當她感受到一個人的時間、心力是有限的,她便決定放下了她喜愛的旅行與畫畫,全心全力的投入訪視的工作,經常隨著志工們去照顧弱勢的家庭。

親家母在參與公益的過程中,看見了一個不同的世界,和孤老貧病的民眾站在一起;有時要面對天災人禍中無常死別的悲慟,看到這些人間的苦,親家母更堅定她助人的善願。

「有多大的悲心,就有多大的勇氣。最重要的是真誠,真誠就有大愛,一心一意想辦法幫助他人、提升他們的生活,就不會退縮。」在一次受訪時,親家母說出她竭心助人的善念根源。

親家母說,她還記得第一次幫一個弱勢民眾打掃家裡,室內又黑又髒又臭,打開紙箱,蟑螂成群逃竄;掀開黑色鍋蓋,一堆白色肥蛆冒出來爬到她手上…她和十幾位志工花了3天終於清理乾淨。當看見年紀大的屋主穿著乾淨衣服,用志工帶去的碗盤盛菜吃飯,那種欣慰是無以倫比的。

親家母生前除了感恩親家公的體貼和孩子們的孝順外,她特別感到「慶幸」的是,她「在行善訪視工作時才有機會見到、走到、摸到、那麼多慘痛災難的實境」,「才有因緣伸出手為眾多生活在谷底的悲苦家庭盡一分棉薄之力」。

也許因為年齡漸長,看到愈來愈多的生離死別,家母的過世,親家母的往生,而自己和身邊親人和工作夥伴的身體陸續有了狀況,面對著「生與死」、「老與病」的諸般課題,我心中有許多的感動與啟發。

但當看到像親家母這樣的故事,以及我參與公益服務時看到許許多多和親家母一樣的人間菩薩的故事時,我的心裡又會有另一種寧定,「人皆有死」,這可說是人間最大的公平。差別其實只在闔眼的那一秒,我們快速的倒帶自己的人生,檢視自己的作為,那一刻,我們給自己的評價是什麼?那一刻的自評,也是上天給我們的評分。

我不禁想,如果真的有「死後的世界」,就是說當我們發現自己已經離開人世,卻仍保有意識時,那時的心情會是什麼?我萬分篤定我的親家母是安然若素、心安理得。但,如果換成是一個一輩子只為成就自己、不擇手段傷害別人的人,在那一刻赫然發現「原來這都是真的」,心中乍然產生之惶恐,應該是後悔莫及的。

最後,談種種的感觸,我想收歸到「家庭」二字,「家是最溫暖的避風港,家人是彼此最無怨無悔的依靠。」「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是人生最大遺憾。專注工作之餘,千萬別忘了家庭。父母、祖父母、另一半、孩子等,每位親人都有值得學習的人生智慧,你可曾細細體會分享呢?

耐心相陪、窩心多問,一定會有更多驚喜,家人是老天送給我們最珍貴愛的源泉。

喜歡畫畫的親家母曾說,畫畫、訪視和做人都是一門藝術,差別在於旅行跟繪畫是很個人的事情,志工工作卻可以利益眾生;旅行中有形的風光稍縱即逝,最真實的還是心靈上的風光。

誠哉斯言。(陳長文)

 

【2015/02/9 中國時報 104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