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迷路 自己的長照自己救

要過年了,同事開心告訴我要返鄉陪奶奶;年逾八十的奶奶是家族的中心,凝聚各地數十兒孫同堂團圓。半年前健康的奶奶突陷昏迷住院、幾度危險,兒孫請假輪流陪伴、下班跑醫院、手機群組即時追蹤;幸運出院後仍需輪椅復健,同事的父母年逾六旬,上班之餘每逢周末南北奔波,幸有外籍看護照料,讓兒孫安心工作。

筆者常提醒年輕人多陪伴長輩,但看到大多數人必須在外地工作養家的現實,不禁憂心:七十六萬失能者及兩百廿十萬高齡者的家庭,若照護不足,將牽動多少親友?

去年商業周刊「隱形照護兩百廿萬人離職風暴」指出,未來五年內大量中堅人才必須「日上班、夜看護長輩」蠟燭多頭燒,五分之一將被迫「照護離職、提前退休」,產業陷入人才荒的國安危機。這已發生在已開發國家。
政府十五年前的長期照護政策支票嚴重延宕,本土長照產業成長極慢。其中有些迷思:提供照護的部分「非營利組織」反對「營利企業」投入長照市場,但現實供給遠遠不足、不符多元需求;亦有人指責「外籍看護搶本勞工作」,現實卻少有本勞願投入。

依台灣人口及產業結構,長照政策應「取中」:本土與外籍看護資源互補、開放企業投入擴大供給,才可能形成較平價的照護體系,支撐更多中產家庭及弱勢者。

當政府終於面對現實、政策突破,利益團體卻欠缺互信、擔心既有資源受影響;各團體「合力」未推進總體幸福,反而相互抵消、原地踏步。期望立法委員、利益團體,除了數據、理論外,能耐心理解、體驗「一日家屬」的處境,尋求可行解方。

例如,在罹患肌肉萎縮症的楊玉欣等立委溝通下,政府有意鬆綁對外籍看護限制,如「取消每三年強制出境、放寬八十五歲以上老人申請、放寬工作年限至十五年」,修法卻在拉鋸遊說中一再延宕。

因為一位極重度障礙孩子的母親「無奈又焦慮的求助信」,筆者二月初投書請求立法院朝野承諾優先審理「放寬外籍看護年限」法案,寫信給朝野黨團朱立倫、蔡英文、宋楚瑜、黃昆輝四位黨主席、王金平院長、毛治國院長及陳雄文部長,盼讓選民安心過年,惜無進展。

筆者失望之餘感慨:政策形成過程,數量迅增的失能者/高齡者家庭猶如「無聲的隱形弱勢」;長期缺少「需求導向」的「指南針、壓力計」,也許是政策延宕迷走多年的主因之一。

時間不等人,政府與利益團體必須正視逼近的長照需求洪峰。筆者建議三百萬失能者/高齡者家庭、上千萬家屬,籌組「失能者家庭協會/長期照護雇主協會」發聲,自己的長照自己救,用選票把迷路走失的長照政策帶回失能者家庭。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2015/02/17 聯合報 1040217】

 

長照支票延宕 陳長文:5年內成國安危機

2015年02月17日08:35 蘋果日報網站

台灣逐漸步入高齡化社會,長照政策的落實,攸關國家未來發展。

律師陳長文投書《聯合報》,憂心國內76萬失能者及220萬高齡者的家庭,若照護不足,將牽動多少親友?

陳長文指出,政府15年前的長照政策支票嚴重延宕,為了照顧高齡者,未來5年內大量社會中堅人才將被迫提前退休,成為產業陷入人才荒的「國安危機」。

曾經擔任紅十字總會會長的陳長文認為,長照必須擴大供給面,讓照護體系趨向平價,支撐中產階級及弱勢家庭。但立法委員、利益團體等缺乏互信,造成政策原地踏步;他反問,想過家屬們的處境嗎?

陳長文說,他曾寫信給朝野黨團朱立倫、蔡英文、宋楚瑜、黃昆輝4位黨主席,還有立法院長王金平、行政院長毛治國、勞動部長陳雄文,希望讓選民安心過年,可惜毫無進展。

時間不等人,陳長文建議300萬失能者及高齡者家庭,「自己的長照自己救」,用選票發聲,把迷路的長照政策帶回自己家。(王嘉慶/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