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被動立法怠惰…正義遲到了

日前報載,美國商會2015年商業景氣調查顯示,干擾美商在台營運的十大因素之中,就有四項和法規有關,其中「法規解釋不一、法規不合時宜」名列前茅。

完善周全的法制度與經濟發展息息相關,正確適用法律、淘汰不合時宜的法規並與時俱進,倚靠的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的通力合作,各級公務員、民意代表、法官以及大法官等,都承擔著這樣的責任與使命。

多數人對大法官的印象,也許不如對各級法院的法官熟悉,但大法官解釋在我們的生活中,卻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守護著人民的權利。只是,釋憲成功,權利就一定得到保障嗎?未必。

大法官不宣告違憲法規立即失效而賦予其一定存續期間的「定期失效宣告」首次出現在1987年的釋字第218號。而在「定期失效之違憲法令」修正前,法院實務向來以「法令仍為有效」為由,駁回釋憲聲請人的再審之訴,造成聲請人「贏了釋憲,卻輸了官司」的諷刺結果。

27年後,大法官終於在2014年作成釋字第725號,要求法院不得以法令仍有效為由駁回再審,且應待法令修正通過後「依新法令裁判」。解決了長期以來的實務困境,為人民訴訟權保障立下了一個嶄新里程碑,殊值肯定。

但在此之外,筆者仍有幾點觀察。首先,關於「解釋效力」。我國的釋憲制度採取不涉及個案的「抽象規範審查」,原則上解釋文不對該聲請人之案件(原因案件)發生效力。但隨著釋憲實務發展,目前大法官解釋的效力不僅及於原因案件,亦及於解釋公布前「已提出釋憲聲請」之所有案件。

但判決已確定卻「未提出聲請釋憲」的其他當事人呢?筆者認為,釋憲制度的目的既然包含維護法秩序一致性,基於平等原則,未逾再審期間(確定判決後五年)者,仍應允許當事人提起救濟。

此外,「審理中的其他案件」是否也有適用本號解釋的可能?著眼於憲法最高性,筆者贊同葉百修大法官於釋字725號所提之協同意見,「法院應停止訴訟,俟立法機關修法後適用新法規定」。

2013年司法院通過「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修正草案,亦明文法院得於「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後,停止審理程序。完善人民訴訟權保障,筆者呼籲立法院應將本草案列入優先審議項目。

其次是「時間」面向的觀察。大法官近三年的新收案件中,人民聲請解釋的案件量平均一年近7,000件,占總聲請案件約九成五,從釋字218到釋字725,27年來,大法官似乎對於權利受到影響的眾多人民視而不見,各級法院的法官亦未積極聲請釋憲,相較戒嚴期間仍積極作成釋字第177、188及193號保障人民訴訟權利,似乎大有不及。「司法被動」如此,大法官們要加油了。

最後是對於「立法權」的觀察。以2012年的釋字第696號為例,大法官宣告所得稅法第15條第1項夫妻非薪資所得合併計稅,因違反憲法平等原則而失效,並訂有兩年的修訂期。

但立法院直到2015年1月6日才通過「所得稅法第15條修正案」,造成長達一年的「法律空窗期」。鞏固人民的訴訟權並非僅依賴大法官解釋即可滿足,立法者務須「儘速」配合修訂,「立法怠惰」無異是對人民的二次傷害。

釋字第725號固然在人民的漫漫救濟道路上點亮一盞明燈,但仍保留了幾步前進的空間,企盼立法權與司法權積極作為,使大法官解釋維護人民憲法基本權利的功能,更能廣泛發揮其作用。

(作者陳長文 是法學教授、也是律師)

 【2015/03/11 經濟日報 1040311】

 

 

司法院新聞稿

回應3月11日經濟日報「司法被動立法怠惰…正義遲到了」一文

民國104年3月11日,大法官書記處

3月11日經濟日報A4版陳長文教授所投「司法被動立法怠惰…正義遲到了」一文述及,關於大法官解釋宣告法令定期失效,法院實務向來以「法令仍為有效」為由,駁回釋憲聲請人的再審之訴,造成聲請人「贏了釋憲,卻輸了官司」的諷刺結果,乃肯定大法官於2014年所作釋字第725號解釋,要求法院不得以法令仍有效為由駁回再審,並鑑於本院於2013年提送立法院審議之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修正草案已有相關修正,呼籲立法院應將之列為優先審議項目。陳教授之呼籲與本院推動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之修正,有相同期待,爰再就本院修正草案相關部分提出說明。

本院研議釋憲制度之改進,已關注到長期以來法院實務對於大法官解釋宣告法令定期失效之運作,所造成人民聲請案最終仍無法獲得救濟之不合理情形。為予導正並肯定原因案件聲請人對維護憲法之貢獻,本院於2013年1月間提出的修正草案,賦予宣告法規範立即失效、定期失效或僅於一定範圍內始符憲法意旨者,各該情形原因案件,有重啟救濟之機;就宣告定期失效之情形,各級法院得審酌人權保障與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裁定停止審理程序,俟新法修正後再行審理(草案第55條第3項);2014年10月25日大法官亦藉由審理4件人民聲請案而作成釋字第725號解釋,宣告相同之意旨,均足以顯示本院在維護審判獨立之界線上,對於改進釋憲制度,保障人民訴訟權之努力。

2013年提送立法院審議之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修正草案,除上述修正外,並建立人民在訴訟程序中即可提出違憲審查之聲請、降低立法委員聲請人數之限制等擴大聲請之管道,改進大法官評決門檻、釋憲裁判書主筆顯名等機制,以期解決目前釋憲實務運作之困境,並使制度更為精進,審理程序更為透明,頗獲佳評。我們在此亦期許立法院之審議程序順利,能早日通過此一修正草案,以符各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