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安思危,何況是居不安?

近來台灣備受缺水之苦,並在四月八日開始第三階段限水。台灣對水資源的有效利用,早已有人疾呼關注,可惜,不到真正需要限水的這一天,國人似乎難以嚴肅看待。

水資源,早已是全球性的議題。今年三月,聯合國公布世界水資源開發報告指出,若不進行改革,十五年後全球將陷入缺水危機,估計在二○三○年,全球將有百分之四十的國家及地區將面臨缺水的窘境。在這波全球缺水危機中,台灣面臨的挑戰有過之而無不及。

首先,我們一直以為台灣四面環海,不用擔心水資源的耗竭。的確,台灣受到夏季季風和颱風的影響,每年的下雨量是世界均值的二點六倍,但台灣雨季集中,整個地形以中央山脈為主幹,山坡陡峻,河川短小,有很大比例的降雨量都直接流入海裡,實際可蓄水運用的只有二成。因此台灣每人每年可以分配到的水量只有世界平均值的六分之一,在世界缺水國家中排名第十八名,但台灣每人每日的用水量卻幾乎居全世界之冠。

據水利署一○三年的統計,台灣每人每日的平均用水量為二百七十四公升,其中又以台北市民的三百三十三公升最高,雖然國際標準值為二百五十公升,但歐美先進國家用水的均值大多在一百五十公升以下,顯見台灣水情長期以來,儲存得少,卻用得很多,缺水問題勢將愈來愈嚴峻。

同時,長期低廉的用水成本,讓節約用水流於口號。根據國際水協會(IWA)二○一四年全球二十九個國家水價調查發現,台灣水價只有全球平均的五分之一。若將各國物價水準考量進來,台灣的水費負擔率也是第二低廉的國家。談到調漲水價,就被冠以政府無能拿民眾荷包開刀的大帽子,有部分環保團體和民意代表認為政府應該先清理水庫淤積、更換漏水水管再來談調漲水價,這就像說因為老師教得不好,所以學生不用認真念書一樣。政府該做的沒做,民眾應該嚴厲的監督並督促政府限時完成;但民眾該做的,不能拿政府失能當藉口而怠惰不為,一昧地主張低廉的公共費用,最後賠上的是人民自己的福祉。

水是人類生存不可或缺的重要資源,嚴重缺水可能造成的影響包括民生、農業、工業、健康,嚴重的將引起整個生態系統的崩壞、傳染疾病的蔓延、導致貧困、社會衝突、甚至國際戰爭。

就像日前,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一篇研究報告指出,持續了四年的敘利亞內戰,起因於二○○六年起持續三年的嚴重乾旱,導致高達一百五十萬農村居民被迫往都市謀生,這些農民不僅沒有都市謀生的技能,又無法負擔高漲的生活所需,終於在二○一一年三月爆發抗議活動,引發了敘利亞內戰,造成約二十萬人罹難,逾千萬人流離失所。

台灣缺水問題存在已久,當水情嚴重時相關開源節流的對應措施就會被提出來討論一番,但討論的範圍總是限於「頭痛醫頭」的階段,從民國八十三年後一直討論到現在,遲遲沒有根本性的作為。這段期間,水庫淤積情況愈來愈嚴重、人均用水量沒有任何減少、水管漏水情況雖有改善,但緩不濟急;工業用水和民生用水的合理分配始終吵吵鬧鬧、回收水的再生使用仍未全面普及,著實令人著急。

公民社會,不能把責任全部推給政府。有水當思無水之苦,何況現在已經「無水」了。愛惜水資源就像節能減碳一樣,必須融入生活,成為全民運動,一點一滴的累積,就可以積少成多,唯有身體力行節約用水,才能因應氣候變遷下日益嚴峻的挑戰,讓我們大家一起來做吧。(陳長文/終身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394710

【2015-03-31 人間福報104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