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翻轉教育,實現每個孩子的唯一(多篇報導)

轉載: 聯合報願景工程-『偏鄉教育』主題

上星期,不同世代關心「翻轉教育」的教育工作者─誠致教育基金會的方新舟和呂冠緯先生、「為台灣而教」組織的施惠文組長(創辦人劉安婷)應邀參加理律文教基金會主辦之「實驗教育」座談會,分享最深刻的第一線經驗與觀察;身為3個孫兒的外公、40年的老師,筆者心中既感動也沉重:我們該怎麼做,才能照顧好每個孩子的唯一?

兩千多年前,孔子留下「有教無類、因材施教」典範,蘇格拉底詮釋「教育不是灌輸,而是點燃火焰」;何以二千多年後仍有許多孩子得不到均等教育機會?

2012年「PISA全球評鑑」,台灣學生數學素養在參照國家中排名第4,其中37.2%屬於界定高分群,但卻有12.8%「未達基礎水準而亟待強化」,高居亞洲倒數第一!教育是階級流動融合最重要的途徑,台灣面臨民主瓶頸、貧富差距、世代失落,必須從最根本的教育反省;觀察歷年的多次嘗試,改革實需各層面並進的翻轉思考,但談何容易?

翻轉教育內涵深廣,從師生互動、學習主體、教學方式、師資、教材到突破時空侷限,乃至家長觀念、社會價值、政府育才思維及法制超越等,包括各種角色的全觀、重新定義「教」與「學」。

2014年為台灣翻轉教育元年;民間多年耕耘成果初現,政府「實驗教育三法」上路,建構創新教育之嶄新制度;未來政府與民間將如何接力?以下幾點觀察,盼提供政府(中央與地方)參考,把握改變契機:

一、數位人權法制化:全球化與數位化匯流,知識流通、利用形式遽變,「數位近用」幾成基本人權,也是確保教育機會平等的必要條件。馬總統宣示讓網路「速度更快、品質更好、價格更低」;但偏鄉(交通不便、數位學習不利)教育頻寬基礎建設明顯不足,亟需NCC、交通部、教育部的協調與電信業者(尤其中華電信)發揮企業社會責任共同促成。

二、師資考訓多元化:目前「都市充滿流浪教師(無意投入偏鄉),偏鄉苦無正式老師(不具制式教師資格)」的失衡現象,應可借鏡美國,短期內適度認可民間多元師資培用模式,讓具有教學熱忱教師「正式」投入偏鄉教育;中長程則在現行考訓制度中引入民間課程設計,嘗試篩選具有熱情者,從體質改變現行制度;期盼各教育主管機關放寬行政裁量空間,或盡速著手修法。

三、數據透明與資源分享:多元價值社會中,忽略任何一種價值都是危險的。企業戰略、政府政策都需要研究數據來檢討、研發,肯定張善政副院長力推「開放政府數據」,教育當為重點,更應盡速公布教育「健檢」指標,教育成效數據應該透明化、建立分享平台,讓政府與民間共尋改善。

四、資源實質平等:把資源交給需要幫助的人,才是平等權的真正內涵。教育程度決定國力強弱,2008年Nature雜誌The Mental Wealth of Nations〈心智國富論〉文章指出,成長過程中與「向下拉力」抗衡的「向上提升力」幾乎都發生在孩童青少年時期─特別是中學教育(另參考高希均新書《開放台灣》)。多為弱勢孩子投注資源,除了可以大量減少承擔的社會成本,更能提升國家競爭力。

五、盤點教育法規:憲法保障受教權,教科文預算比重亦高,反映國家對教育的重視。但法規若未與時俱進,保障終成束縛;實驗教育三法是劃時紀的里程碑,但絕非終點站,畢竟多數孩子接受的仍是一般學校教育;兩人權公約施行法要求各級政府重新檢視法規;教育乃民主與人權之基礎,更需要檢視和翻轉!

教育並非立竿見影,但孩子的成長不能等;教育部吳思華部長說:「創新可能成為典範,但典範成為主流卻充滿困難,如何讓典範成為主流、讓社會更有希望,是政府的最大責任。」除了中央,各地方首長的認同,更能發揮風行草偃之效,據報台中市長林佳龍的一雙子女也就讀實驗學校,各位首長們,你們怎麼說?

「教育,是一世代的使命;改變,是一輩子的承諾。」是「為台灣而教」的願景,邀約你我點燃希望的火焰,感謝願意改變的你,也期盼更多家長、師生、公務員一起來「翻轉教育」。(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5-06-01 中國時報 1040601】


聯合/教育M型化比財富M型化的危機更大

2015-06-13  聯合報社論

炎炎夏日,「考季」也是「烤季」。國中教育會考成績出爐,多少目光集中於五A的話題,不外哪些明星學校出了多少五A和作文六級分的學生。但另方面,專家卻關心著英數成績「雙峰」的現象加劇,簡單說,就是很高分和很低分這兩端的學生人數都出現高峰;英數兩科竟有三分之一學生的表現待加強,數學非選擇題有十萬名考生抱了零鴨蛋。這正是一般人常聽說的M型化現象。

M型化,現在成了常識語彙,民眾甚至習以為常,好像社會裡本來就是有錢人很多,窮人也很多;高分學生多,低分學生也多。但道理絕非該當如此。一個發展均衡的社會,不管是家戶財富,乃至一般人的身高體重,多半呈現「常態分配」:兩極端的人數偏少,多數乃「普通人」落在中間位置,亦即表現出統計學的「鐘形曲線」。二十年前美國哈佛大學教授還以「鐘形曲線」為書名,探討美國社會中個人的智力和階級結構問題。除了會考成績,更嚴重的是,今年有三萬多名國中生因為畢業門檻提高而「畢不了業」,只能拿到修業證明。

不論是「朱門酒肉臭」或「路有凍死骨」,都應該只是少數的極端。半個多世紀來,台灣從均貧走向均富,曾有超過半數民眾自認是中產階級,那是財富分配「單峰」的鐘形曲線年代。但二十世紀末期的資本主義惡質發展,全世界都發生財富集中和財富剝削,M型化的「雙峰」現象出現,台灣也未能倖免,社會上漸有「中產階級不見了」,或集體向下沉淪的危機。以往在普通百姓之間,口袋有錢、沒錢的比較,差別也許只在吃牛肉麵或陽春麵之間。但現在,一個名牌皮包的價錢,動輒是大學畢業生月薪的好幾倍;精品店店員終其一個月勞動所得,買不起她所賣出的一件襯衫。

M型化現象對普羅大眾的打擊,與其說實質生活水準下降,不如說心理層面的「相對剝奪感」的加劇。也因此,社會瀰漫仇富心理,動輒號召出群眾上街頭,美國有「占領華爾街」運動,台灣則見無殼蝸牛抗議風潮再起。各國政府都為處理財富M型化問題傷透腦筋。

台灣教育出現學生成績M型化趨勢,這遠比財富分配的M型化更令人憂心。社會的貧富差距雖勢所難免,但教育以往被認為是「窮人翻身」的重要管道,古代中國的科舉制度也使許多平民或貧家子弟得以懷抱「書中自有黃金屋」的夢想,力爭上游。陳水扁傳奇雖以貪腐入獄畫下不美麗的句點,但三級貧戶之子選上總統,仍是台灣民主史和教育史的重要事例。

如今,社會財富分配的M型化現象,顯然進一步侵蝕到教育,使學生成績也發生M型化的效果。並不是有錢人家小孩必然成績比較好,但所謂「資源多」的階層,使小孩的競爭力也贏在起跑點上。教改一改再改,政策目標往「平等化」邁進,包括多元化人學方案增加智育以外的其他學習表現列入甄選考量,「繁星」計畫讓偏鄉校園的優秀學生也有出頭管道。但台灣父母望子成龍的急迫心情造成民粹壓力,學生成績評鑑的手段在執行層面也出現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裂縫。在這種情況下,多元入學方案暗藏「多錢入學」的玄機,學生從才藝項目到社團服務、乃至面試服裝,都成家長投資較勁的場域;出題以活潑為名行刁鑽之實,偏離評量基本學力的主軸,讓補習成為必要之惡;縱然宣稱開辦十二年國教,也因「特色招生」之謂而替明星學校另闢悖離國民教育平等精神的蹊徑……。凡此種種,都讓有資源者更「有辦法」,無資源者更難翻身。

貧富差距拉大,政府用累進稅率、福利政策等作為,希望達成財富重分配的效果,降低M型化的負面影響力。但若財富和家庭階級的威力被複製於校園,則教育不再是促進階級流動的工具,反而成為階級「世襲」的幫凶。一旦教育失去平等的起跑點,偏鄉的孩子繼續受限於偏鄉的教育資源貧乏,明星學區、精英家庭的孩子繼續受保護於優勢的教育環境,則所有社會正義的口號將成泡影。

關心財富M型化的人,應更關心教育M型化的議題才對。


多付出0.01 窮孩子未來就不一樣

2015-06-16  聯合報 記者林秀姿/台北報導

 

很多人都在努力,不讓偏鄉窮孩子,輸在人生的起跑點。 記者劉學聖/攝影

去年及今年連續兩年國中會考,全國三成多的孩子英數拿C級分(待加強),這三成孩子中有九成來自偏鄉、原鄉以及家庭經濟弱勢的孩子。在台灣的偏鄉弱勢生,普遍輸在起跑點,這是台灣所稱公平教育的難堪印記。

窮孩子輸在他們小學六年要換十二名老師、輸在十二所學校共用六位英語老師、還有學校等了十二年才來一名專任英語老師。窮孩子輸在他們學科落後、卻又無法發展多元能力,因為他們沒有美術、音樂、家政等其他領域的專任老師。

監察院二○一一年調查報告點出「功能性文盲」現象,有國中生不會注音符號、九九乘法表、四則運算,顯見學歷不符合本身應有的學力。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二○一二年的調查,台灣的城鄉學習落差,是OECD國家(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平均的四倍。

聯合報系願景工作室今起連續五天推出「願景工程—偏鄉教育」調查採訪,動員報系各地記者,從北到南,由西到東,從深山到海邊,探問為什麼弱勢生普遍學習落後?

偏鄉招聘不到老師、師資流動率高,是當前偏鄉教育的痛點。政府每年編列補救教學的預算,只夠兩成學習落後的孩子補救,而今年國中會考結果,證明了補救教學成效不彰。

但另一方面,越來越多民間組織、志工團隊、第一線教學現場的熱血老師,不離不棄守護在偏鄉孩子身邊,他們用熱情與耐心提升孩子的基礎學科能力、引導孩子多元學習,增加自信心、研發數位教材,嘗試翻轉教室。他們是台灣偏鄉教育的光點。

「一乘一乘一,即使乘一千次,還是一。」在偏鄉學校服務十七年的南投爽文國中老師王政忠說,「但如果只多零點零一,乘七十次就會大於二。」他說,每個人若能為這些孩子多零點零一的努力,只要零點零一,孩子的未來就會不一樣。


青年為台灣而教 TFT「捐出自己2年」

2015-06-16  聯合新聞網 記者郭錦萍/採訪

為台灣而教理事長劉安婷(前)與他的團隊認為偏鄉教育目前最大的困難在結構系統上的挑戰,不論是少子化趨勢、偏鄉家庭與產業結構,甚至是師資培育制度與方法都需要結合多方資源一起面對。 記者潘俊宏/攝影

台灣有幾萬名流浪教師找不到教職,卻有許多偏鄉學校聘不到老師。近兩年一群來自「為台灣而教協會(Teach For Taiwan,TFT)」的熱血青年走到偏鄉教育最前線,希望涓滴之力有朝一日也能穿破這長年無解的困局。

TFT的知名度近兩年快速增長,部分原因是協會理事長劉安婷的理念感動了很多人,她則認為是愈來愈多台灣年輕人有心參與推動社會改革。

今年廿五歲的劉安婷,當年放棄台大,到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公共及國際政策系就讀,畢業後也在美擔任管理顧問,她說「那時的薪水高得離譜」,但心裡一直覺得少了點什麼。

劉安婷父母劉宜中及林宜蓉是林業生基金會的執行長和董事長,長期協助弱勢孩子,當時正與公益平台及誠致基金會討論如何解決偏鄉缺師資的問題,請劉安婷研究有無可借鏡的作法,她提議可以學「為美國而教」的作法,讓熱情年輕人參與偏鄉課輔。

劉安婷說,她本來只負責研究、寫成「為台灣而教」的企劃書,公益平台董事長嚴長壽和誠致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等人聽完後,對她說:「應該由你們這個世代去做,這會很辛苦也可能失敗,但唯有走過這條路,你才能做更大的事,你們的世代才會有希望。」

這番話讓她感動也讓她覺悟。她說讀大學時曾去好幾個家偏遠地區擔任教育志工時,發現偏鄉孩子的教育問題,除了家庭或學校的資源不足,更難解決是找不到適合的老師。繞了世界一圈,她這才體會到,能夠帶領台灣改革的,只有台灣的年輕人。於是她毅然告別美國的高薪和優渥生活, 回台灣從零開始。

為台灣而教理事長劉安婷認為必須與教育體制站在同一陣線,與體制內無奈的專業教育者一起努力,重拾教育的熱忱幫助偏鄉弱勢孩童。 記者潘俊宏/攝影

她表示,教師一職不應被視為鐵飯碗,TFT想要培訓的是人願意將教學視為重要使命,去需要他們的地方,讓教育不再是弱者恆弱的幫凶。成立TFT是要讓台灣年輕人動手解決偏鄉教育問題。她和夥伴一致認為,最大的幫助來自於願意長期幫助的人。所以是TFT要求老師留在偏鄉兩年,才能與孩子建立有意義的關係,才能幫每個孩子做好教育規劃。

去年他們從近兩百位徵選者中,選出九位優秀老師,接受短期密集訓練後,分發到台南、台東九間學校服務。今年報名人數增加一倍,接下來三年TFT計畫送五十位老師出去。

劉安婷強調,到偏鄉教孩子兩年不是犧牲奉獻,是磨練同理心、抗壓力、團隊合作與溝通等能力的最佳機會,兩年後,無論他們想繼續當老師或者去別的領域,這裡練就的本領,可以幫他們克服各種挑戰。

劉安婷舉例,TFT師法的「為美國而教」推動廿五年,產生的影響遠超乎預期;參加過的年輕人抗壓性高、習於溝通,成為大企業搶著要的人才,有些人因這段經歷決定從政界學界去推動教育改革。現在哈佛每年的畢業生至少有三分之一想加入類以的公益組織。

「沒有對的人做榜樣、陪伴,再新的平板電腦,再多的書籍,都是枉然。」TFT的年報如是寫著,劉安婷說,「深遠的改革不可能是一蹴可及,這是關乎台灣孩子的權益,台灣未來的人才、價值翻轉的工程。」TFT才踏出第一步,路還很長,未來希望有更多人「捐出自己兩年」,一起為台灣的孩子打拚。


評論/個人化教育—2025的教育想像

2015-06-16  聯合報 呂冠緯/誠致教育基金會執行長

(情境圖) 圖/ingimage授權

未來教育的重大趨勢很可能就是:「個人化教育」時代的來臨。

「個人化教育」,是指每一個學習者如何有機會接受到「個人化教育」。這兩三年最常談「個人化教育」,是許許多多科技人、企業家,如比爾蓋茲、祖克柏、馬雲等。他們注意到兩個重要事實:電腦會越來越聰明、網路會越來越普及。

個人化教育一旦有電腦、網路的參與,學生學習機會將大幅增加。

個人化教育並非「人與機器的競爭」,而是「人與機器的合作」,也就是讓老師與電腦合作,各自做各自擅長的事情。簡單地說,讓電腦運用「大數據」跟「機器學習」,向最優秀的老師學習如何評量學生,如何因材施教,如何鼓勵、引導學生。

個人化教育困難度確實非常高,從現在的MOOC,到上千萬人使用的可汗學院,都才剛開始建構「機器學習」。從可汗學院公開的有限資料,我們察覺可汗的軟體逐漸對學生有了較清楚的掌握,對每一影片或練習題給哪一個學生測試時會通過的猜測也逐漸準確。也就是說他們逐漸能利用優秀老師提供的影片跟練習題,依照學生程度「因材施教」。當然這離「電腦智慧教師」自己能製作影片跟練習題,甚至更高層次的「傳道、解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但當我們看到Google無人駕駛可以跟人類學習開車行為,英國公司發明的「機器人廚師」從廚師Tim Anderson的動作學習煮飯,一個能跟優秀教師學習如何「授業、解惑」的「電腦智慧教師」將在可預見的未來出現。

一旦「電腦智慧教師」出現時,學生就真能隨時隨地依照自己的速度自主學習,電腦智慧教師將成為實體老師的強大助教,讓實體老師更專注在電腦智慧教師做不到的事情,如協助學生建構團隊合作力、創作力、反思能力、品格力等等,進而達到個人化教育的終極目標:讓每一個學生發揮他的最大潛能。

個人化教育時代即將來臨,政府、企業、非營利組織到第一線的學校與教師都應該有所調整。發展電腦智慧老師的技術困難度非常高,需要整合好幾個專業(軟體、教育學、心理學等學科),需要國家以上位思考來規畫、布局,更需要企業或非營利組織敢集中資源進行研發。

當全世界最優秀的人工智慧科學家都投入電腦智慧教師時,台灣不能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