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濫劇?寫劇本的是我們自己 課二:善性植入制度土壤 課三:澆灌提升公民智識

第一回文提到,民主政治,儘管較「文明、和平」,但本質至少是「競爭」,甚至有時還可能是「鬥爭」。

因為,民主選舉的運作邏輯,終究有「勝者為王、成王敗寇」的成分。於是,在政治角力場合,爾虞我詐、機關算盡屢見不鮮,但手段仍在一定限度內進行,人民會用一定的道德律、正義觀去觀察約制,一旦看出哪一政黨採取的方式不符正義,就用選票制裁。所以民主政治下是有限的競爭;而一些戰爭、政變,其手段可能演變為無限上綱的無限鬥爭。

從這角度言,在目前民主政治的運作邏輯,要百分之百消除政黨對立,可能性極為渺茫。政黨間存在一定的鬥性(或競爭性)並非全然壞事,重點在如何讓鬥爭(比爛)轉向競爭(比好)的方向修正。

然而,從台灣這幾年的民主與選舉表現來看,語言霸凌、肢體暴力、街頭衝撞、政府癱瘓等種種跡象,確實顯示政治對立愈加激烈,並蔓延汙染社會,令人憂心未來走向。也因此,有論者以「民主內戰」來形容這一波社會撕裂加劇的現象。

如何遏阻或緩解?把惡性鬥爭轉為良性競爭呢?靠的就是兩股力量,其一還是人性,精確的說是人的善性,其二是制度,把人的善性因子植基於制度之中。

這就是第二項功課,播種,把善念播於人心。

我在〈讓善念善行之樹,守護我們的安全〉一文曾呼籲:「社會是一個集體的,我們共伴著美好,因為我們心中的善會激發別人心中的善,我們也共伴著黑暗,因為我們心中的暗,也會渲染成別人心中的暗。也因此,愈多人心存善念,這社會就愈安全,反之,愈多的人心存怨念,那怨念就會燎燒蔓延,燒出一把又一把隨機傷人的刀。」

這就是善念播種的「個人修行」,這不但會集結擴成一張守護社會集體安全的網,如果善念夠強,也同時會轉化政治氛圍,正面引導政治人物。

善的核心,最低起點至少是「理性自利」,並在「去私」的正向發展中,步步登上「無私」境界。經濟學乃政治治理得以「經世濟民」之重要學門,但大家只記得近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的《原富論》,卻忘了他更重要的基礎著作《道德情操論》。

善心讓人成器,能裝好東西,這種子是一切根本,擴充一個人的格局與視野的邊界;善心愈大,容量愈大、根基愈穩。否則一切只是如幻泡影。

第三課,要對善心種子,施澆知識的養分。人民需要自我成長、進步,提升對公共事務的智識與洞察力。

以台灣四處氾濫的政論節目來看,台灣人不缺對政治的關心,甚至有「過度的關心」。

但這都不是壞事,重點是「關心的品質」如何?如果缺乏有品質的關心,那麼再多的關心,能阻滯、還是加速民主繼續的衰敗墮落?以台灣目前言論品質、易受煽動的民粹情緒來看,我們的民主關心,品質大有問題。

政治人物令人失望?世間唯一的制衡力量掌握者,仍是人民。唯有人民自我要求,提升自己的智識與對政治的洞察力,才能看破政治人物的「表演」,卸下其面具,真正讓有才德有智識的人才,為國家及人民獻力,選舉才有可能實現選賢與能、汰劣取優的原始目的。

否則,在政治上,我們永遠得陷入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漩渦。因為這劣幣為何留下,做出選擇的不是政治人物,而是我們自己與手中的選票。(陳長文/終身志工)

台灣選舉系列評論回響

【2015/9/16 人間福報 104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