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地十字路口 考驗朱立倫的選擇

長期以來,台灣民主發展正加速朝向劣幣驅逐良幣的方向發展,尤以國會的情況最為嚴重,不管在朝在野,有公心的立委經常處在英雄無用武之地;反倒是以權謀私的立委把持國政,擺爛的擺爛、關說的關說、護航利益團體的護航、搞密室分贓的搞密室分贓,讓台灣百弊叢生。若說立法院是台灣沉淪的最大毒瘤,雖不中應亦不遠。

而誰是這些劣幣立委的最大靠山?非常諷刺的,是對手政黨。

以十七位國民黨立法委員,不顧台灣立國之本的農地存續,在農地案強橫翻案為例,他們不知道會引起社會強大的反彈嗎?為什麼他們敢這麼做?為什麼他們不怕被選民制裁?理由無它,因為藍營支持者害怕民進黨執政帶來兩岸風暴,「不得已」只好把選票投給這些糟糕透頂的立法委員。

這不正是國民黨最近大打「團結牌」與「救黨牌」的精義?翻成白話就是:「就算國民黨立委再糟糕,你們想讓民進黨執政搞壞兩岸嗎?想讓國父孫中山先生創建的政黨亡黨嗎?」吃定藍營選民害怕民進黨執政的心態及對國民黨的情感,所以一些差勁的立委何需擔心吃相難看?

當然,只苛責國民黨也不公道,民進黨的立委也不遑多讓,霸占議事殿堂、癱瘓政府施政、充斥語言暴力、推翻民主多數決的原則,但這些霸道、霸行也會被綠營的支持者包容,為什麼?因為,先打倒「萬惡的國民黨」是首要之事,在這個最高目標之下,其他都叫做可以接受的「次惡」與「小惡」。

但在農舍案,主推翻案的是國民黨立委,此事當然要回頭質問國民黨,身為執政黨主席、決定角逐總統的朱立倫,應該要給自己、給國民黨設下更高的標準。

我想舉二○一三年,會計法修正案為民代喝花酒解套一事為例,當藍綠立委一起通過該修正案後,舉國譁然。當時身在獄中的前總統陳水扁不滿「喝花酒可以除罪,為何用國務機要費不能除罪」,為表達抗議以毛巾自殺未遂。隨後,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向社會道歉,並主張由行政院提出覆議,馬英九總統後來也召開記者會向全民道歉,指示行政院提出覆議。

政治人物不是不會犯錯,但蘇貞昌與馬英九在此事都至少表現了亡羊補牢的反省誠意,展現有錯願擔願改的風範,朱主席當然應該為台灣農地做更多一點。

當然,要挺身而出擋同志的利益,對朱立倫來說有政治現實上的不容易。這讓我想到《女人香》這部電影裡,艾爾帕西諾演的退役中校說的一段話:「人生會遇到無數的十字路口,每次我們都知道哪條路是正確的,但我們從不選它,因為我們知道,正確的路有多難走。」

但正因為選擇正確的路不容易,也才正是考驗一個領袖的關鍵時刻,不是嗎?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2015-10-20  聯合報  104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