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公開協商內容 破除「黑箱」黨團協商(刊登標題:讓黑箱黨團協商見光死)

漫畫 季青
(此為編輯前之完整原文,編輯後發表在【2015-12-05 聯合報:讓黑箱黨團協商見光死 】)

近來朝野兩黨針對國會改革隔空叫陣,互指為改革的絆腳石,雖尚未看到建設性的討論,但已使得台灣社會念茲在茲的國會改革,成為大選的核心議題。這也反映出,老百姓已越加明白:沒有好國會,就沒有好政府;國會不僅要監督政府,百姓更要鞭策國會。

其實,在「行政恣意」、「司法被動」的現實侷限下,立法權應是最有能力推動法案、監督政府施政的機關。但選舉文化不良、制度設計落後,反使「立法怠惰」成為台灣最嚴重的問題之一,立法院不僅議事效率低落,更連帶拖垮行政效率。背負著人民高度期待的下一屆立法院,是否能從此撥亂反正,進入良性循環?

國會改革縱然千頭萬緒,但筆者認為首要之務便是消除「黑箱黨團協商」。

所謂的黨團協商,通常是法案在一讀後、二讀前,朝野對法案進行討論,並由各黨團的黨鞭達成共識後簽名,只要有一人沒簽,協商即不成立。一般來說,協商不成的法案便進入「冷凍期」,很少直接交付院會表決。之所以被稱為「黑箱」,是因為協商內容從未公開。隱蔽協商的內容與過程,不僅使人民失去問責立法正當性的機會,也無法揪出制定惡法的始作俑者。許多法案經過委員會專業審查,並舉辦公聽會廣納各方意見,卻在朝野協商翻盤。更過份的是,修法理由竟只寫著「本法案經朝野協商通過」一句空話,狠狠地踐踏立法專業及責任政治的原理。例如,2013年立法院利用黑箱協商通過「用公款喝花酒除罪化」的《會計法》修正案,雖然因行政院移請立法院覆議而受阻擋,但民眾卻不知道該用選票制裁的政黨或立委,到底有哪些!

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國會殿堂的可貴之處,在於透過公開、充分地討論法案,落實審議式民主的精神。因此,不論是多數黨憑藉人數優勢為所欲為,或少數黨利用議事程序濫行杯葛,皆非健全的民主政治常態。因此,「黨團協商」作為朝野各黨的對話平台,現階段仍有積極性與重要性;廢除黨團協商只會導致協商地下化,衍生更多問題。良好的協商制度,不僅能化解衝突、減少街頭抗爭,更可透過對話讓法律更加理性、完善。也就是說,要廢除的並非黨團協商,而是「黑箱協商」。

其實,2008年至今的《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70條第4項便規定:「議案進行協商時,由秘書長派員支援,全程錄影、錄音、記錄,併同協商結論,刊登公報。」既然是「併同」協商結論,則表示協商之影像、文字紀錄都應該要公布;若不公布,就是違法。但由於本規定並無相對應的法效力,舉國上下竟對立法院的公然違法莫可奈何。

立法院公然違法,相關人員果真一點法律責任都沒有?國民兩黨為了選舉,在洋洋灑灑的開出改革支票前,何不立即落實本規定,將本會期所有的黨團協商內容公告天下?否則第八屆立委「一路走來,始終黑箱」,又有誰能相信候選人與政黨有半點改革的誠意?

11月20日,國民黨終於在立法院提出國會改革法案。針對黑箱協商的部分,雖增訂協商過程應「轉播」,但7年多來,立法院就一直無視上述「公開協商紀錄」的規定,如此的誠信紀錄,要如何讓人民相信增加「轉播」二字後,果真可以透明公開?因此,筆者建議直接規定,若協商過程及內容未於一定期限內公開或未依法轉播,協商結論應視為不存在,而「一定期限」則須明訂日數且不宜過長(如七日內),才能讓黑箱協商無所遁形。

國會改革錯綜複雜,縱使朝野各黨對如何提升議事效率、建立國會調查權及聽證制度等改革方向有不同意見,但破除黑箱協商絕對是當務之急。國會即將全面改選,宜先從此項共識修法,踏出改革的第一步。希望政治人物能夠跳出對立的框架與政治算計,審慎思考怎樣的國會制度才是對人民最好的。

(陳長文/法學教授)

(刊登版本)【2015-12-02 聯合報 1041202】

近來朝野兩黨針對國會改革隔空叫陣,雖尚未看到建設性討論,但已使國會改革成為大選的核心議題。這也反映老百姓明白:沒有好國會,就沒有好政府;國會不僅要監督政府,百姓更要鞭策國會。

其實,在行政恣意、司法被動現實下,立法權應是最有能力推動法案、監督政府施政的機關。但選舉文化不良、制度設計落後,反使立法怠惰成為台灣最嚴重的問題之一。背負著人民高度期待的下屆立法院,是否能從此撥亂反正,進入良性循環?

國會改革千頭萬緒,但筆者認為首要之務便是消除「黑箱黨團協商」。

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國會殿堂的可貴之處,在於透過公開、充分地討論法案,落實審議式民主的精神。因此,「黨團協商」作為朝野各黨的對話平台,現階段仍有積極性與重要性;廢除黨團協商只會導致協商地下化,衍生更多問題。良好的協商制度,不僅能化解衝突、減少街頭抗爭,更可透過對話讓法律更加理性、完善。也就是說,要廢除的並非黨團協商,而是「黑箱協商」。

其實,《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七十條第四項便規定:「議案進行協商時,由秘書長派員支援,全程錄影、錄音、記錄,併同協商結論,刊登公報。」既然是「併同」協商結論,則表示協商之影像、文字紀錄都應該要公布;若不公布,就是違法。但由於本規定並無相對應的法效力,舉國上下竟對立法院的公然違法莫可奈何。

國民兩黨為了選舉,在洋洋灑灑的改革支票前,何不立即落實本規定,將本會期所有的黨團協商內容公告天下?否則又有誰相信候選人與政黨有半點改革的誠意?

上月,國民黨終在立院提出國會改革法案。針對黑箱協商部分,雖增訂協商過程應「轉播」,但多年來,立法院一直無視上述「公開協商紀錄」的規定,如此的誠信紀錄,要如何讓人民相信增加「轉播」二字後,果真可以透明公開?

國會改革錯綜複雜,縱使朝野各黨對如何提升議事效率、建立國會調查權及聽證制度等改革方向有不同意見,但破除黑箱協商絕對是當務之急。希望政治人物能夠跳出對立的框架與政治算計,審慎思考怎樣的國會制度才是對人民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