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字的兩岸和平協議-從金門協議到馬習會

 關於馬習會,我想要先從一個親身經歷的小故事談起。

1990年,兩岸發生「閩平漁事件」,20多位大陸偷渡人士在被遣返的過程中被悶死,消息傳出,震撼兩岸。此時,兩岸政府已不可能坐視不理,必須坐下來協商。

但當時還有「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政府不可以和政府直接接觸,遂決定由兩岸的紅十字會出面協商偷渡遣返事宜,筆者當時是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秘書長,銜命代表台灣與大陸簽署了兩岸第一份協議:金門協議。

然而,當我順利完成任務後,我卻挨告了。挨什麼告呢?我被告「叛亂罪」,理由是,中共從不放棄以武力解放台灣,而我卻跑去和中共黑箱談判,這不是叛亂罪?什麼是叛亂罪?

也許25年後,大家回頭看這件事會不覺莞爾,然而,當馬習會消息揭露,我看到又是許多「黑箱」、「賣台」的指責。忽然有一種回返25年前的感覺。

馬習會是1949年兩岸分裂後首次最高領導人的歷史性會面。全世界的眼睛都盯著看這件兩岸大事,世界各國政府與媒體,幾乎都持正面的態度看待、詮釋這一場歷史之會。各界也有許多對馬習會歷史意義的精湛與專業評析。但我倒想用比較白話的方式說說,我覺得這件事的意義。

古寧頭大捷、八二三砲戰都過去近一甲子了;不分藍綠,兩岸和平、和平的喊了也超過20年了。結果兩岸的國家領導人竟然連面都不能見、不敢見、見了就是傷害台灣民主、框限台灣人民選擇權?這不是一件很好笑的事嗎?

看看這世界的其他地方吧。中國大陸與美國沒有戰略衝突嗎?八年抗戰,中日之間的歷史仇恨有多深?鴉片戰爭,英國不是開啟了列強侵侮中國的百年壓迫史嗎?但這並沒有妨礙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歐巴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英國首相卡麥隆的會面,那麼,到底有什麼理由,要阻隔、反對與質疑兩岸領導人的會面呢?

真的以為,以台灣民主的現狀、媒體之發達、民智之開通,馬英九見了習近平的面,就可以把台灣給賣了?

當然,也許綠營的朋友覺得,兩岸仍存有緊張關係,馬英九怎麼可以就大剌剌地跑去和習近平握手?

這件事,其實反過來說更正確,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的,「兩岸往來頻繁,但仍存在緊張關係」,這是雙方元首會面意義重大的原因。正因為緊張關係仍在,才更需要建立領導人的溝通平台,不是嗎?兩岸領導人建立直接溝通平台,這是增加了解、化解危機非常重要的一步。

馬習會的重要,不在於馬習談了什麼內容,達成了什麼共識,那些小恩小惠、小利小害,都不及他們握手那一刻的歷史意義,以及其帶來莫大的和平保證作用。當我們把目光投向未來,就會了解這二位領導人的遠見,馬習會帶來的和平效應,是全方位、普世性的,不只是為全球的和平維護多點了一盞燈;不只是幫兩岸未來的穩定互動多定一道錨。

其實,這也同時為民進黨帶來了更好的執政條件與執政環境,只可惜,拉高姿態批評馬習會的民進黨與蔡英文,其實錯失了一個站在馬英九的肩膀上,深化兩岸和平、續創兩岸繁榮的新契機。
很多人把眼睛盯著馬英九與習近平做了什麼、說了什麼?再從漏了什麼、沒説什麼的雞蛋裡,找出更多批評的骨頭。做什麼、説什麼也確實重要、馬習會在個過程也不是沒有值得檢討的地方。若就我來看,我反而認為,馬總統可以在統獨問題上更自由一點的談,告訴大陸方面,如果真心追求統一,一國兩制是不如一國良制,大陸方面應更致力於自由、民主、均富社會的實現,這様才對台灣人民有吸引力。

但這些少説、漏説或説不夠的事情,嚴格來説,是加分變少的問題,並無妨馬習會本身的歷史意義,馬習會,就是一紙無字的兩岸和平協議,一聲兩岸分隔六十六年以來,最響亮的和平鐘聲。

最後,在反中之火燎原,反馬成為主流的此時,我很佩服馬英九走出馬習會這一步的勇氣,也很欣賞習近平促成馬習會的智慧。

【2015-12 遠見雜誌2015年12月號 馬習會全程紀實特刊 1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