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不是美國的乖乖牌

圖擷自馬英九總統臉書
由於大陸與美國在南海的角力,以及菲律賓就南海爭議提請國際仲裁,並將我國有效治理的太平島矮化為岩塊,中華民國在南海的主權立場受到國際關注。政府強力申張主權,非常重要。

主權宣示為何重要?我們不妨從台日釣魚台主權爭議來檢視。

過去數十年來,台灣和日本由於在釣魚台的主權主張衝突,因此在鄰近海域上衝突不斷,自古即習於在該海域作業的台灣漁民時遭日方驅逐、甚至扣船,其衍生的糾紛不但傷害台日邦誼,也經常讓台灣民情激憤。

在這一場海疆角力中,日本居於優勢,更讓台灣尷尬的是,美國在牽制中國大陸優先的戰略思考下,釣魚台問題上一直是傾向日本的,即便在李扁主政時期,採取反中親美日的作法,也沒有辦法得到美國的半分青眼。

但馬英九卻把這看來悲觀無解的不可能任務解決了。攻讀博士時即研究釣魚台問題的馬英九,憑著對釣魚台問題的專業,發揮了「知識報國」的力量,發表了極富建設性創議的「東海和平倡議」,「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的訴求,獲得國際社會的矚目與認同,接著,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台日竟能秉著該倡議的精神,簽署了「台日漁業協議」,解決數十年的漁業爭議,締創了解決國際糾紛的難得範式。馬英九也因此獲得了艾森豪和平獎。

這個和平獎不只是形式的,其對台灣漁民的造福更是直接明顯。黑鮪魚的捕獲量,在簽署協議後的一年,大增了三點五六倍,而原本一年有十幾艘台灣漁船會受到日方干擾,二○一三年只有一艘。

這些「成果」的基礎,一是馬英九運用了他的國際法專業,二是馬總統堅持釣魚台主權。如果,馬總統和李登輝前總統一樣,主張釣魚台是日本的,這一切都不會發生,因為主權都放棄了,那有資格去爭取漁權?

南海問題也有諸多類似,菲方利用中華民國缺席的「南海仲裁案」,想要以片面資訊,把太平島從自然島嶼「降格」為岩塊,若這一個訴求成立,原本太平島可主張的二百海里專屬經濟區,將變成只能主張十二海里的海權。海域權利的主張面積,將從十二萬六千平方海里,巨幅縮小為四百七十平方海里。

馬總統深知箇中關鍵,在臉書貼出了「便當照」,那是國際法理戰的延續,因為便當中的清炒秋葵、山苦瓜、絲瓜等作物,都是在太平島上種植的。他還放了四個裝著太平島水井水樣的玻璃瓶,這些都是要強調太平島是有作物、有水源的天然島嶼。

在東海問題的處理過程中,台灣並沒有當美國的「乖乖牌」,唯美國之命是從,但結果呈現世人後,仍可以獲得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肯定。同樣的,在南海問題上,即便美國一時不認同我方的立場,但我們堅持和平,就必須成為一個建設性的參與者,而要能成為建設性的參與者,就必須堅守主權立場,否則沒有主權的基礎,就沒有所謂「擱置爭議」,更不必提「和平互惠」與「共同開發」。

簡言之,東海問題的成功經驗,也是南海問題的解決指南。

陳長文/法學教授(台北市)

 

【2015-12-21 聯合報 民意論壇 104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