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的兩岸關係可以比馬做得更好

蔡英文
首位女總統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16日以超過300萬票的差距打敗國民黨朱立倫,當選中華民國第14任總統,也是首任女總統。結束國際記者會後,蔡英文走上舞台接受所有支持群眾的歡呼。(王爵暐攝)

蔡英文勝選總統,從她的發言來看,滿懷壯志要當一個有建樹、願改革的總統。新總統有這樣的企圖心對台灣是好事,筆者祝福她能在任期中,交出好的成績,扭轉台灣經濟邊緣化的困境,也同時落實包括國會改革等各項馬英九總統做不到的重大改革。

然而,相較於這些內部改革,蔡英文最大的挑戰還是兩岸,這一點,從她在選舉期間乃至勝選迄今,不斷地克制言論,對大陸釋出善意,顯示她也十分清楚。

只是由於民進黨過去在台灣長期的反中作為,讓紅綠間難有互信,蔡英文需要智慧的釋出更多的善意。

有一個歷史人物,筆者建議蔡英文研究一下,那就是美國前總統尼克森。

不管在南海議題、亞太區域的戰略問題上,我們常看到大陸與美國之間存在的競爭關係。然而,比起1950年代美中在台海與韓戰的衝突,以及1960年代到1970年代在越戰的透過代理人在越南交戰的狀態,今天的「競爭」關係,和當時的「準戰爭」關係,實不能同日而語。

而美中關係的轉變,以尼克森在1972年訪問中國大陸最為關鍵,被稱之為「尼克森在中國」,是雙方由戰轉和的分水嶺。

雖然,從中華民國的史觀論,中華民國可說是「尼克森在中國」最大的受害者,大陸與美國關係走向正常化,在國際現實作用之下,台灣的戰略利益從美國的核心向邊緣移動,而這個態勢,卻也吹起了1979年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的序曲。

但若從美國本身的利益,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角度來看,卻不能不說,尼克森的務實—從極端反共到主動向中共釋出善意,對美中雙方帶來了重要的外交利益與和平紅利。尼克森非常清楚知道,「和中」對雙方的重要,因此,即便當時越戰尚未結束,尼克森即已向大陸遞出橄欖枝。

同樣地,筆者認為,蔡英文在兩岸關係上,要想的應該要比「維持現狀」(即是,不統、不獨、不武)更大更遠,所謂的「維持現狀」,不過是維持馬英九在兩岸關係的成就,這樣的目標太過消極。蔡英文應該把眼光放遠、目標放大,要有更高的期許,她要在任內不但延續馬英九的兩岸成果,還要在這樣的成果基礎上,建造更堅固的和平大樓。為兩岸的永續和平和發展扎下更深固的基底,也創造兩岸更互利的成果。

當然,會有許多人懷疑,蔡英文做得到嗎?

誠然,蔡英文要做到這一點,確實有很多的挑戰,包括深綠支持者的牽制是其一;而蔡英文過去又把很多和兩岸和平有關的政策說絕而縮減了迴旋的空間是其二。這也是為什麼蔡英文在大陸關心的核心議題「九二共識」上,不斷迂迴繞彎,想要以語言的擦邊球獲致陸方的認可,就是受以上兩個因素的牽絆。

然而,這樣的「牽絆」,其實都是心理作用罷了。對深綠支持者,只要蔡英文心中確認,不論統獨,兩岸和平與共榮都是前提,站穩這個角度,以情以理去說服深綠支持者,「和中」是台灣必走的路,蔡英文未必無法取得深綠支持者認同。打個比方,向獨派說服這個工作如由馬英九來做,是絕不可能的,因為深綠支持者並不把馬英九當「自己人」,但他們卻把蔡英文當「自己人」,這也使得蔡英文多了比馬英九更好的機會去說服深綠支持者,在兩岸政策上做出必要的轉向。也就是說,今天的蔡英文在推動兩岸關係往更高層次發展的條件是前所未有的,與尼克森當年成功扭轉美中近30年敵對立場的條件堪可比擬。

至於以前把話說死的部分,其實也有解方,這個解方就是「馬英九」,蔡英文與其東繞西轉地在九二共識上做一些文字加工,不如就大方接受九二共識,在九二共識的核心議題上,向馬英九的路線修正。也就是說,在兩岸政策上,從「批馬」改為「尊馬」。

雖然,這一點會招來前後不一的質疑,但放在兩岸和平共榮的更大利益前頭,這樣的批判,蔡英文應該可以「謙卑」地接受。

最後,紅綠之間的沒有互信,是兩岸關係最大的隱憂,要建立紅綠的互信,確保兩岸的和平發展,具備最佳條件的蔡英文的功課其實就是「和中」。(作者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6-01-25 中國時報 105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