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統獨有解的一天

▲李登輝: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圖/記者李鍾泉攝)

前總統李登輝説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這李前總統説了不只一次的話,還是又引了一波藍綠交鋒。

但我卻在想另一件事,李登輝錯了嗎?若要精確一點的説,李登輝有錯的話,其錯並不在於他在意識形態上選了「哪一邊」,而是他以自身自認為的「正確」,認為意識形態上與他不同邊的人「是錯的」,如果説他有錯的話,也是錯在,他總是輕易地把某些人、事套一個「外來」的帽子,因為有了內外之別,是非就會退位,而當是非退位,社會勤於區分「我群」與「他群」時,這個社會就會進入情緒對立的無盡深淵。

以李登輝説的「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為例。這個説法,有三層的邏輯問題,可以深究。

首先,他的內外之刃,是切在民國38年。但問題來了,為什麼不切在400年前台灣只有原住民的時候?切在那個時點,則台灣只有原住民不是外來的,那個族群不具有外來性?

其次,這個內外之刃忽略了,每一個國家與民族,都有育之於內的元素,也有孕之於外的元素。即便不去從馬關條約到中日和約一一細究台灣曾為中國領土,從割讓到收復的歷史流脈,即便不從當前的憲政體制,中華民國就是我們國家國號的事實解之。就算要從李登輝狹限與選擇性的「本土觀」去看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早就在光復台灣以及嗣後國民政府遷台後一系列保台、衛台、建設台灣、治理台灣並民主化台灣的過程中,與台灣交融而難分內外。

第三也是更重要的是,這種動輒「切分外來」的做法,不正是洪素珠辱罵榮民、要「中國難民」滾回去的情緒源頭?這對社會會是好事嗎?

而這種切分內外、你錯我對的我執,也可以説是,近二十年來,台灣陷入了意識形態內耗漩渦走不出來的最大緣故

▲陳長文:我是有條件的統派,可以說是「民主統派」。(圖/記者李鍾泉攝)

以我為例,我從來都不隱誨避談,我是一個「統派」,但我這個「統派」,精確的説,是一個「有條件的統派」,或者也可以説是一個「民主統派」,也就是當兩岸政治體制都走向民主、在制度與價值上接近時,我認為,兩岸統一,對兩岸都不是壞事,換言之,這是一種「一國良制」的未來式統一想像。

但在此之前,不論統派、獨派,都該耐心等待。

而更重要的是,都該相互包容。這様説吧,就算是主張台灣獨立的朋友,我也不把他們當成對立的一方,統獨都只是一種實現公共善的可能方法,只不過是該相互尊重的不同意見罷了。統與獨,誰優誰劣,都該是可辯論的。實不必把彼此當成仇對的「外人」。

也許,什麼時候,包括李登輝這位「前中華民國總統」在內,台灣不分藍綠,都學會了這様不輕易切分內外的包容,那才是統獨有解的一天吧!

作者/陳長文(海基會首任秘書長)

【2016-07-01 Ettoday新聞雲 105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