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解凍 國民黨勿再飲鴆止渴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黨產會處分違法,在訴訟確定前解凍國民黨帳戶,從法理看,有此結果並不意外;從政治看,行政法院的道德勇氣值得嘉許。但筆者必須提醒國民黨,帳戶解凍,不會是黨產的遮羞布。

綠抓釋憲「時間差」

黨產會的色厲內荏,從民進黨不敢協助《黨產條例》釋憲即可看出。若對《黨產條例》的合憲性有信心,民進黨大可協助釋憲,更顯落落大方。民進黨一直清楚知道,此法確實違憲,既然明知違憲,為何又要推此惡法?目的是要抓釋憲的「時間差」。

若黨產會的一紙行政公文,即可斷絕在野黨的資金往來,那麼在野黨必須待訴訟定讞方可提出釋憲,等到釋憲結果出爐又要一段時間,而在這個「時間差」內,在野黨的黨工等於是生計無著,流離失所,試問這個在野黨,又如何能夠有制衡執政黨的力量? 而掌握權力的執政黨,即可為所欲為。

這樣試圖破壞民主政治制衡原則的權謀,絕多數學法者心知肚明,差別在誰敢出來作丈馬之鳴,或者如同不敢反駁趙高「指鹿為馬」的大臣般,選擇沉默。

但是國民黨須要搞清楚,不論是北高行的裁定,或是譴責黨產會作為的人,其動機不在肯定國民黨的黨產,而是要維護台灣好不容易才建立的民主制衡體制。若國民黨因此得意忘形,繼續依附、留戀、寄生黨產之上,那就無異於是「飲鴆止渴」了。

「若非國民黨在歷史中曾擁有黨國一體的絕對優勢,國民黨絕不會擁有今日上百億的黨產身家」,筆者相信,這是絕大多數國人心中的認定,也是民進黨之所以敢蠻橫清算的原因。北高行的裁定,對國民黨來說只是僥倖,但國民黨不可不知,多數人民對黨產仍是打從心底厭惡的。

固然,國民黨有其苦衷,沒有了黨產,怎麼付800位專職黨工的薪水?真的要「量入為出」,資遣為黨付出大半輩子的黨工,從人情義理上,也必然擔心他們是否能夠維持生計。

組公益基金會解套

筆者認為,解套之法一直都存在。國民黨可以黨產成立公益基金會,由中立之社會賢達管理,而現有黨工即可轉職至基金會,作公益事業。台灣有太多需要付出的地方,老人照護、偏鄉補救教學,外配陸配的輔導,這都是國民黨黨產可貢獻的地方。

而留任國民黨作政治工作之黨工,其薪資來源即應和黨產脫鉤,由補助款與黨費、政治獻金來支應。當國民黨作此處理時,既照顧了現有黨工的工作權,也化解黨產「不公平競爭」的疑慮,這才是真正「轉型正義」。

陳長文/ 律師、法學教授

【2016-11-07 蘋果日報 105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