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英如何擺脫昨日小英糾纏

總統蔡英文。(中時報系資料照片)

其實,很同情蔡英文,執政1年,情況卻好像是馬英九執政的最後1年。百怨沸騰、動輒得咎,不管說什麼、做什麼,都會招來滔天之罵。在台美國商會2017的白皮書,對蔡英文總統首年的政績,表示「令人失望」也是近例。

 這當然有一部分不完全是蔡英文的問題,台灣民主政治發展一直有個隱憂,那就是「總統」這個職位愈來愈不受尊敬。原本總統的角色就像是引導國家巨龍前進的龍珠,現在在台灣當總統,卻好像只剩下一個功能,就是民怨的出氣桶。這情形馬英九曾經經歷,現在換蔡英文體會。
然而,蔡英文自己也有更大的問題,甚至可以說她的風格占了問題的極大比例。

首先,是在野時所種的惡因,現在執政了,就一一開出了惡果。以蘇花公路坍方與全台遭豪雨重創為例,蔡英文未上前線,遭到多方的責備。嚴格來說,總統勘不勘災確實各有利弊,難謂全對全錯。但蔡英文在馬政府遇到天災時,曾經說「氣到想砸電視」、「要讓馬英九斷臂」等,蔡英文當時把話說絕說狠的結果,這一把檢驗的迴旋鏢就回頭鎖了蔡英文自己的喉。

這使得行政院面對質疑時回應的「不必什麼事情就說部長、院長、總統沒有出來講話」那句話,變得蒼白無力外,更是諷刺。因為,過去事事要馬英九「踹共」的,就是蔡英文和民進黨。這種種惡因、收惡果的情況,在蔡英文執政這1年可說比比皆是。讓蔡政府的回答顯得左右都不是,沒辦法,是過去的蔡英文封了今天蔡英文的口。

其次,蔡英文的領導風格,也加大了政府「群龍無首化」的病症。當代的民主政府,已經深受制度性失能之苦,蔡英文的個性與領導能力,更加重了這樣的失能。那就是被許多人批評的「想想」性格,與「神隱」習慣。國不能一日無君,這並不是八股之論。蔡英文不願上火線、遇事不決斷、遇難就迴避的個性,讓執政團隊失去方向。總統是政府裡最重要的指南針,總統不定方向,團隊、幕僚就要嘛摸瞎猜方向,要嘛就只能呆若木雞。

第三,卻又是和第二點相矛盾的問題。那就是,蔡英文也不是事事優柔,神隱不決。在於激化衝突、收攏資源的一些高度爭議性政策,蔡英文卻又如獨夫一樣獨斷獨行,遠的如無厘頭廢止《紅十字會法》、制定《不當黨產條例》等先不論,一例一休以及最近的前瞻計畫,蔡英文完全不理會各方苦諫,展現「雖千萬人罵吾往矣」的強悍。尤其前瞻計畫,不只是藍營罵,事實上,連為蔡英文擬「十年政綱」的陳博志教授也對計畫中的軌道建設高聲質疑。但蔡英文仍不為所動。

但事實是如此清楚,軌道建設居大半的前瞻預算,不但注定不會成功,更嚴重違反「政府治理」,並將造成財政的夢魘。這些從恆春機場、高雄輕軌等無數蚊子建設的事例,都可以看得清楚,但蔡英文就是蒙起眼睛,非做不可。凡此種種,都讓蔡英文成了「眾怨之的」,不但藍營對她不滿,綠營內部也異音四起,蔡英文的民調如何不崩?

第四,就是兩岸。兩岸今天的狀況,漸漸走向不可逆的失控,局面雖暫不至於到兵戎相見,但由於兩岸的僵局,台灣正在加速窒息,特別是經濟發展。

那麼蔡英文如何突圍呢?1年前曾經公開祝福她執政成功的筆者也沒有多麼高明的大智深謀,但筆者覺得,至少「和解」是最好的起手式,而這起手式的第一步,就是和馬英九的執政政策和解(如果蔡總統不能當面向馬「誠懇認錯」,致個意)。

甚至可以這麼說,這樣的和解與其說是和馬英九的執政政策和解,不如說是今天的蔡英文和過去的蔡英文和解。因為,這並不是為了什麼還馬英九公道,而是唯有如此,今天的蔡英文才能不再被過去的蔡英文糾纏。

最後,我們看到了,民進黨現在從賴清德市長起頭,把「親中」與「愛台」連結,這是好的開始(雖然效果難以樂觀,因為民進黨台獨的立場),也證明了過去馬政府促進兩岸交流、關係正常化的努力,才是真實的「愛台」。

民進黨不誠懇面對昨日之非,如何彰顯今日之是?只有走出昨日蔡英文的陰影,今天的蔡英文才能沒有包袱地帶領台灣走向明天。

(作者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7-06-12 中國時報 106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