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心,維護兩岸和平,推動良制一國,蔡比馬更有潛力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7月18日在華府演說表示,願在不設政治前提、不拘形式、不限地點下促成兩岸對話。陳主委演講核心高舉「中華民國在台灣」,客觀陳述中華民國的法統、兩岸分治、九二歷史事實,避開獨派言論,以中國大陸稱呼對岸,呼籲北京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

陳明通以「歷史共享」的架構陳述政府遷台70年,有別於民進黨的慣用史觀,提到兩岸在近代有著集體記憶,以民族、文化歷史連結,表達中華民國的政治地位與立場;同時強調中華民國主權不能被讓渡、台灣的未來不可以非民主體制方式決定,希望兩岸在兼顧我方民主體制下務實溝通。陳主委囊括不同立場的堅持,反映台灣民意的最大公約數,也向大陸伸出橄欖枝,筆者原則給予肯定、正向解讀。

又觀同日蔡英文總統表態「以定力穩定兩岸現狀,兩岸政策一致」,隨後陳明通以陸委會主委身分在華府發聲,這形同蔡政府兩岸政策的「微調、重申、再定調」,向華府、國際社會、大陸當局宣示任內「維持現狀」的承諾。而北京的反應呢?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說「聽其言、觀其行」。筆者相信,因蔡政府過去言行時有不甚周全,在觀察蔡總統的,應不只有北京。筆者列舉今年3例:

第一、賴清德4月在立法院表示:「我作為行政院長,接受立委質詢時,可以誠實向立委報告,我確實是台灣獨立的工作者。」然作為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當恪遵憲法,即使被動詢答,在國會竟自稱台獨工作者,當是有失身分、不可原諒的「誠實」。

第二、蔡總統6月受法新社採訪,以「中國」而非「中國大陸」稱對岸,縱當時北京密集打壓台灣,但中華民國總統發言仍不宜暗隱「一邊一國」。憲法國家定位若隨局勢搖擺不定,「執政者定力」怎夠?

第三、7月15日民進黨全代會上,有黨代表提案,依「維持現狀」論述提出新黨綱,以取代1991年《台獨黨綱》、1999年《台灣前途決議文》、2007年《正常國家決議文》,並凝聚台灣共識。然蔡主席說,去年已請中常會處理,類似案由不再另行處理。筆者想問,中常會處理結果何時可公開說明?亦即,其黨綱該相應陳主委的演講修正,以回應更多民眾的期待與認同。否則,「蔡主席的黨綱主張」、「蔡總統的兩岸主張」間的落差,在百家齊放的民進黨生態下,勢必影響蔡總統路線的落實。

蔡政府於華府的宣示有其重量,國際社會、對岸、台灣人民都會期待具體落實在蔡總統、賴院長的後續言行與改革。蔡總統的定力必須「內外兼施」,因為兩岸政策不僅涉及對外關係,也對應台灣內政、人民多元的歷史記憶與認同。20多年的對立衝突已讓台灣流失太多自信與競爭力,唯有尊重「中華民國在台灣」多元歷史脈絡下的民意,才能團結全民,進而有穩定環境,進行升級民主法治、經濟與社會的轉型過程。而臨近指標性的檢驗點則是5月掛牌的促轉會。

「轉型正義」一直是蔡政府難以掌握力道的政策。蔡政府能否在民眾記憶分歧、現實分裂之下,團結台灣內部,是社會長期對領導者的盼望。筆者期許,在綠營德高望重的黃煌雄主導下,促轉會能依循18日華府宣示的方向運作,最大限度尊重中華民國107年來的多元歷史記憶。否則,內部撕裂的反作用力會衝擊兩岸政策,變成台灣深層分裂的災難起點。

筆者兩年前曾公開期許本土出身的蔡總統,兩岸關係能做得比馬英九更好。相較蔡總統2017年國慶演說僅6次提到中華民國、48次台灣,陳主委華府演講提了10次中華民國、21次台灣;筆者願意透過陳主委的談話正向解讀蔡總統任內「定力維持現狀」的努力,但更期盼蔡總統、賴院長擴大心胸格局,定力中多些「推力」,在兩岸對話中積極促進兩岸良制、普世價值,為良制統一中國、造福全球華人深化基礎。

筆者也希冀習近平主席正視中華民國,善意理解台灣政黨輪替的常態、民意對價值觀與生活方式的堅持,盡速恢復兩岸對話。先前國台辦指出「制度」於兩岸關係的重要、習近平在「連習會」上表示相互尊重彼此制度的選擇,筆者相信都非偶發之語。

(作者為海基會首任祕書長)

2018年7月23日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