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中選會 頭痛醫鞋子

庸醫頭痛醫頭,庸醫中的庸醫頭痛醫腳;中選會非常特別,頭痛醫鞋子,把公投選務疏失,一股腦兒的推給公投法。

公投結束,中選會提出公投法修法草案,包括連署擬附身分證影本,把「公投應綁大選」改為「公投得綁大選」,延長準備期,主文以不超過卅字為限……

簡言之,這次選舉的混亂,公投法固然有可以修改的空間,但錯的都是公投法,中選會一點都沒有錯,這是事實嗎?

公投法明定應建立電子連署系統,這才是因應「死人連署」的根本之道。本次公投,因為沒有電子連署系統,發生一連串的選務爭議,包括未經法律授權的「筆跡驗證」、連署提出以一次為限……面對接下來的選舉,如果中選會在預定期限內,明年三月一日電子連署系統正式上線,那麼以電子系統驗證,一翻兩瞪眼,當然不會有「死人連署」的問題。

而公投綁大選,就一定會讓選務如此荒腔走板嗎?有太多人提出建言,包括「增加圈選處」,選舉與公投分兩個投票所領、投票,這都足以減少民眾投票等待的時間。選前建言者諄諄,中選會藐藐,選後的解決之道居然是要公投、大選脫勾,因噎廢食。

公投的功能在於以直接民意制衡行政、立法兩權,本質是對有權者的不信任,但是本屆中選會所表現出來的態度,卻是對公投的敵意與打壓。中選會在修法中不自我檢討,卻以增加連署不便、投票困難的方式來「改革」,這怎麼不讓民眾懷疑中選會的中立性,就是要讓直接民意難以表態呢?

而陳朝建代主委過去屢屢與陳英鈐同一陣線,今天至少也是「戴罪之身」,筆者不認為本屆中選會有足夠的公信力,提出修法草案,乃至於負責二○二○的選務。本屆中選會實質上已進入看守階段,儘早請辭,由中立公正人士來負責二○二○選務,才不會喪失國人對民主的信任。

公投的結果,人民對民進黨的政策明確表示「不同意」,正如賴清德院長所言,「有倒閣的感受」。但重點不在倒閣,而是民進黨是否願意從善如流,從今天開始,落實多數民意的想法。

特別是東奧正名公投,人民清楚的表態,「實質重於形式」,中華台北這個名稱雖然不滿意,但能實質參與國際賽事,才是最重要的。

「實質重於形式」,這個原則不僅在於奧會,也應是台灣兩岸路線的最高原則,一邊一國、兩岸一家親與九二共識都是形式,真正的實質是,哪一種兩岸路線,能夠為兩岸人民帶來美好的生活。

而筆者的期待「良制一國」,則是希望兩岸在形式的一國下,各自以實質─人民福祉─作制度競爭,完成統一。而在正式統一前,台灣人民無需妄自菲薄,台灣有多麼好,應該讓全大陸人都知道,反之亦然(大陸的制度有多好,也讓台灣人民瞭解及接受)。

(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20181222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