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生有工不能打、有病不敢醫,蔡總統有心解決嗎?

近日據報導,台大一位陸生因重感冒氣管嚴重發炎而開刀治療,卻因無健保給付花費約8萬元醫藥費。事後雖然台大表示學生的團保與商業保險尚足以理賠,但試想若是更加嚴重、所需金額更鉅的病症,這位陸生該如何應對?這樣的困境對陸生而言近乎是天天上演,而陸生所能做的卻只能坐等台灣政府願意正視陸生權益的一天,然而這樣的人權保障真的稱得上「歡迎」陸生嗎?

2011年起,馬總統任內首度開放陸生來台修讀學位,但當時教育部為了降低反對者對政府親中賣台的疑慮,提出了「三限六不」(限制陸生來台總量、不得就業、不編列獎助學金等配套)以減少衝擊。雖自2012年來,限制政策逐步鬆綁(學校招收陸生數量已由1%放寬到2%)。然政策面考量外,是否有人關心這些來自對岸的學生,他們在台灣生活得好嗎?他們對以民主自由自居的台灣又有怎樣的印象與評價?

筆者作為教學近四旬的老師,在與陸生對談中,可了解他們對「台灣人民友善」、「政治民主自由」甚為肯定,然而當談及「陸生權益」時,他們卻無不顯得無奈和失望。而其中又以「陸生納保」與「陸生禁止打工」的限制,影響陸生在台生活最鉅。

陸生無法納保是依據《全民健康保險法》第9條規定,不具有中華民國國籍者,納入健保須具備「居留」資格,但《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下稱《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卻規定陸生在台就學期間僅能取得「停留」身分,故陸生無法被納入健保防護網。

其實針對「陸生是否納保」早在2016年蔡總統就已拍板,認為基於人權考量,應比照外籍生與僑生一同納保。然而最終版本卻是擬修改《全民健康保險法》,以個案使陸生納保,並將保費全面改成自付,取消4成政府補助,致學生每月負擔保費將從749元提高為1249元。且先不論健保費調漲將「全面加重」陸生、僑外生的負擔,增加異鄉學子的經濟壓力,並不合理;蔡政府「勉強允許陸生納保」的修法版本也自2016年移交立法院協商後石沉大海,再次只聞樓梯響。筆者疑惑,難道蔡總統所謂的「人權考量」只是虛應故事?

此外,針對「陸生不准打工」的限制,係依《大陸地區人民來台就讀專科以上學校辦法》第15條規定,陸生在台不能從事專職或兼職工作。違反規定者,應依《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強制出境。雖教育部已針對課程學習(如實習)及服務學習(如志工)等工作部分開放,然陸生卻仍無法如僑外生一般自由打工,甚至違反者將受嚴重懲罰。

回首政府開放陸生來台的初衷,除為鼓勵兩岸學術交流,更希望能促進兩岸學生良性互動,相互理解。然而在現行法律下對陸生的種種限制,不僅使陸生有「差別待遇」的感受,更與開放陸生交流的美意背道而馳。

故筆者以為,民進黨政府應從速修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相關法律規定,賦予陸生相同於僑外生的納保與打工權益,其理由如下:

一、無論陸生或僑外生都應獲得相同的健康權保障,現行法以「停留」資格為由限制陸生納保,毫無道理,也對陸生權益保障不周。

二、禁止陸生打工理由不外乎怕排擠台生的打工機會,然而此差別待遇卻無道理:其一、禁止約9000人的陸生打工,卻允許近40000人的僑外生打工,與擔憂排擠台生打工機會的理由矛盾,不免令人質疑是基於「偏頗的政治因素」所為的限制;其二、學生打工可適度貼補生活所需,了解台灣社會,不當的限制卻讓陸生失去能親身體驗台灣生活的良好機會。

綜觀近日行政院已拍板決定針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修法,增設兩岸政治協商須經「國會雙審議」和「人民公投」的高門檻,在在顯示該條例的修法,並不會因爭議過大而無法修正,其實只取決於執政黨「願不願意修」而已。在兩岸關係險峻不明之際,筆者以為政府與其不斷新增「禦台/保台」的武裝,更應放眼國際與未來,關注如何解除現今孤立的處境,並促進「兩岸人民的善意交流」,而非因意識形態不當限制陸生權益,阻礙兩岸關係良性發展的機會。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90329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