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陸職缺廣告後 宣布陸為敵?

本月初蔡政府以「為防止大陸挖角我關鍵產業人才」為由,搬出在 勞動部官員口中過去沒人提出質疑、爭議,也無相關處罰、函釋之《 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4條「未經許可之大陸地區勞務不得在台灣地 區從事廣告活動」(廣告禁止)及第35條規定「從事台灣地區人民赴 大陸地區就業之人力仲介業務列為禁止項目」(仲介禁止),發函要 求人力銀行全面下架大陸地區的職缺廣告,若違法刊登就開罰,涉及 媒合者最高可處500萬。

對此勞動部表示「法律沒有空窗期」,若有具體事證,認定後即刻 就能開罰。顯然又是一起逢陸「有法必依」的事例,從《反滲透法》 中增訂「境外敵對勢力」一詞;中天新聞台因報導過多涉陸事務將其 關台、禁止陸書在台發行、台人赴陸黨政軍工作遭處罰,人民已經見 怪不怪,但當《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成為「處罰條例」時,是可忍孰 不可忍?

30年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訂定之初,針對廣告禁止在立法理由 中明示:「對大陸地區物品、勞務或其他事項之在台『廣告』,應全 面規範管理,以免誤導民眾產生兩岸直接經貿交流之假象」,當時台 灣剛解嚴、終止動員戡亂,不躁進是本條的規範核心。然而自馬前總 統8年任內實現三通後,不僅直接貿易不是「假象」,無論是投資、 聯姻等交流更是兩岸的常態,禁止廣告的立法顧慮未曾出現更不存在 ,政府別說是處罰,鼓勵都嫌少!

30年後的今日,蔡政府卻選擇以此過時條文作「違憲解釋」,侵害 憲法上所保障之工作權、遷徙自由、言論自由及知的權利,抹煞了7 0年來從「法制」邁向「法治」多少人的努力。筆者匪夷所思,難道 連台灣地區人民赴大陸就業也可禁止?這些「逢陸違憲」的政策真能 過得了同為法律人的勞動部長、行政院長及總統心中的「法治良心」 ?對此筆者有幾點看法:

一、政府別假民主之名而做偽君子。依照主計總處最新資料顯示, 108年我赴大陸地區工作(含港澳)39.5萬人,超過所有赴外工作人 口之一半,人民赴陸就業是事實也是對兩岸交流健康的發展,禁止廣 告後下一步難道是要將每個赴陸工作的台人都視為盧麗安而除籍?一 個心無人民的政府要如何能治國興邦?

國父孫中山先生曾言:「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此在民國初 年動亂、貧窮的大陸當有其背景,而今為政者如何「服務」眾人不僅 是人民選賢與能的重要標準,更是民主有別於威權最核心的價值。正 如近日《紐約時報》〈Biden needs to clarify democracy〉一文提 到「一個民主國家要跨越民主與威權主義之間的邊界,幾乎就像走私 者跨越國家邊界一樣頻繁。」的諷刺警語。顯見號稱民主也可能不以 民為主,癥結在一個政府是否仍能以服務人民為唯一任務,否則當今 的民主政治也可能是比威權更虐民的「偽君子」。

二、若心無民主法治,宣布與大陸為敵更快!大陸走過改革開放, 40年來的經濟建設與脫貧全世界有目共睹,礙於大陸的人口與幅員, 民主化的腳步及基本人權之落實確實還有進步的空間,某程度仍處在 沒有宣布戒嚴的戒嚴,與其血脈相連、地緣相近、暫時分治的台灣, 正是走過戒嚴、動員戡亂而今民主開放最好的示範。倘一再以防陸之 心破毀法治招牌,民主還有什麼值得我們驕傲?遑論良制一國的選擇 。

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實際上與中華民國一中憲法背道而馳,倘黨意不 凌駕國家利益也罷,但事實卻是一連串的「反陸」及「不切實際、引 戰的謀獨」,而今蔡政府的大陸政策只差明白說出「台灣獨立」、「 大陸是敵人」兩句話,果如此受害的仍是無辜的兩岸人民。難怪《經 濟學人》會稱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因為有著最危險的政 府!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210517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