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遠見專訪】有限籌碼,無限戰場-陳長文與海基會的考驗

陳長文與海基會的考驗一九九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來自台北的「海峽交流基金會」訪問團,踏上中國大陸,開啟兩岸「準官方」接觸的新模式。也把海基會祕書長陳長文推到歷史的浪頭上。他將順潮而上,開創歷史新紀元?還是被浪頭吞沒而銷聲匿跡?

     大環境對陳長文似乎不利。

     由陳長文個人的經歷觀察,他是典型的第二代外省人,父親剿匪陣亡,使他具有強烈的愛國心,學生時代曾參與保釣運動,後來成為「愛盟」的成員,與郝柏村院長有深厚的淵源。

     這些背景,對他前半生事業或有正面協助,對他擔任海基會秘書長職務,則可能是利弊互見;尤其在台灣統獨相互疑猜的情勢下,更將使他不斷遭遇來自民意機關、反對力量及輿論的懷疑與挑剔。不過,他非出身官僚系統,又無意仕途,或可能是有利因素。

     由兩岸關係大角度觀察,由於兩岸對雙方關係的認知差異極大,台灣堅持對等關係,中共則視台灣為地方政府。台灣籌碼有限,使兩岸關係能否順利開展,不能僅靠自已的主觀作為,而要倚賴中共的「善意」。尤其兩岸民間交往頻繁後,許多問題如走私、偷渡問題,都須中共誠意合作才能解決。但台灣民間對問題的解決,卻意見分歧,有時姿態極高,強烈要求政府依台灣的需求,解決所有紛爭。

     身為海峽交流基金會秘書長的陳長文,是否能運用有限籌碼,斡旋於這個弔詭的大環境中呢?要解答這個問題,可以從陳長文的背景中找出一些端倪。

     陳長文畢業於台大法律系,後繼續習法,九個月即取得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碩士學位;又三年取得美國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學位。民國六十一年返國後任教於政大法律系,次年進入理律法律事務所工作,並經常在報紙發表仗章,提倡理性主義,形象及社會影響力均迅速竄升。

     民國七十四年行政院召開經濟革新委員會,陳長文被遴選為二十八位經革委員之一,滔滔雄辯,更是嶄露頭角。

(……全文未完,請參照1991年6月號《遠見雜誌》 第06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