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專訪】陳長文:瞭解目標,瞭解成功的要件


問:你由全國收入最高的律師,到今天肩負開創海峽兩岸新關係的歷史性任務,是什麼機緣使你有轉換角色的機會?

     答:民國六十一年我念完書回國後,一直教書到今天。六十二年加入律師事務所。七十七年,李登輝總統,邀我加入紅十字會幫忙徐亨先生,我又多了一個工作。

     當時紅十字會執行大陸探親、尋人、轉信、通匯等工作,接下來就是遣返工作。然後很自然的,政府要我協助籌畫海基會,我瞭解這是民間團體,做的是中性的工作,有利於兩岸人民,也有助於中國統一條件的成熟。

問:當年李總統為何挑選你?

     答:他在台北市長任內,我們律師事務所有時會因當事人的問題與他溝通,就這樣認識了。我有時也會寫些文章,或在電視上發表言論,就國際法律、政策發表意見,也許李先生因此對我有些瞭解。但我從來沒問他為什麼選我。

離不開法律的交情
問:談談你與郝院長結識的經過。

     答:當時郝院長任參謀總長,偶然的機會下,我受海軍總部委託,處理我國向荷蘭採購或建造海龍、海虎潛艇事宜,因而對國軍涉外人才的問題有了較深的認識。

     在很偶然的機會和無私的動機之下,我建議軍方訓練自己的涉外法律人才,不要倚賴外界的配合。理由很簡單,第一是機密性,第二是有效性和持續性。郝總長欣然同意並採納。後來我再建議,攻讀法律的預官很多,何不挑選攻讀涉外法律或民商法的預官,調到國防部擔任法律顧問?這個意見也被採納了。我記得郝先生很客氣,說要升我做法律總顧問,從這個角度看,他是蠻大方、體貼用人的。後來法律總顧問室成立,本來是任務編組,後併到總長辦公室,成為編制單位。現在又回到軍法局,變成一個室。以後不只國防部,各個總部,包括中山科學院,都有法律顧問室。

(……全文未完,請參照1991年6月號《遠見雜誌》 第06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