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序】雖非全能,卻正義可親—我所願信的神《當好人遇上壞事》

嚴格來說,我並不適合為這本書寫推薦序,因為我既不是猶太教徒,也不是基督徒。但即便如此,我仍很樂意為此書寫序,很樂意向大家推薦這本好書,因為它的確為「好人為什麼受苦」這個重要的哲學命題,提出了一個周延、有說服力的解答。實際上,這也是困擾我許久的問題,我相信這也是困擾許多「好人」的問題。

如同本書第二章作者把約伯的遭遇做為神學邏輯分析的對象,我也有和約伯一樣的困惑,而我相信所有和約伯一樣自認是好人,卻無端遭遇苦難的人,也會有同樣的困惑。那就是:「上帝是以什麼樣的標準,降禍在我們這些人身上?」

我的兒子文文一出生,就有多重功能障礙。當我滿心歡喜地迎接著一個新生命的到來,卻發現這個新生命一輩子註定無法像平常人一樣地生活,我就如同多數人一樣,完全無法置信。

二十多年後的我,對於文文身上的苦難,我接受了這個事實,也有了新的體悟。由於有了文文,讓我對類似家庭有了更深的了解與同理心,也讓我更深層地去體會人應該也必須努力地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助社會上其他需要幫助的人。如果不是文文,我是否會有相同深刻的感受,我並沒有把握。從這一點來說,我可以勉為其難地告訴自己:「神的安排,自有道理!」

但若從文文的角度來說呢?神的安排,道理又在哪裡?他可是徹底無辜的啊,神為什麼施加苦難在這個無辜的孩子身上,就這一點來說,我無論如何也無法被「神的計畫」所說服。

就如同一年多前,我的一位同事失去了他的孩子。他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為人正直忠誠、充滿愛心。如果,上帝要以道德高低做為論罪加難的標準,我相信,喪子之痛無論如何也不該加到他的身上,可是,不幸的苦難還是發生在他身上。

我忍不住問他,上帝為什麼這樣做?他忍著悲痛,還是只能告訴我:「神自有祂的計畫!」我不知道這個「計畫論」是否真的說服了那位虔誠的基督徒同事,但,我就是沒有辦法被這個計畫所說服。

然而,這樣的疑問,本書很誠實,也很正面、清楚地提出了解答。作者透過約伯的故事,提出了三個命題,這三個命題必有一項為偽。那就是:

一、神是萬能的,世上一切莫不肇因於祂。沒有祂的旨意,萬事不可能成就。
二、神是正義、公道的,賞善罰惡,因此義人發旺,惡人遭報。
三、約伯是個義人。

同樣的命題格式,也可以用在我的身上,或我的同事身上。只要將第三個命題中的「約伯」改成「陳長文」,或我那位同事。

這時,若要承認神的萬能、神的正義,就只好回過頭來告訴我,約伯或我或那位同事是個該受懲罰的壞人。不要說我不能接受這樣的論點,它也等於在傳播一個非常糟糕的「結果論」觀點:別去同情那些處遇不好的人,因為他們「罪有應得」。

如同作者在書中所引的伊朗諺語:「如果看見盲人,不妨踢他一腳;憑什麼你要比上帝更恩待他?」換言之,上帝都對他那麼壞了,你幹嘛要善待他?因此,且與神站在同一邊,加倍地羞辱這個人吧!如果試圖幫助他,你將違背神的公義。

這是多麼恐怖而荒謬的觀點,如果這就代表了神的「正確」,那我寧可選擇「荒謬」!

身為律法教師的作者,顯然覺察了這個荒謬,於是,他不去否認「約伯是義人」的第三命題,但他又認為神必然也必須是「公理與正義」的化身;換言之,他也不能挑戰第二命題。於是,他能做的,就只剩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必須否認第一命題,他告訴人們:「神並非萬能。」換言之,這世界有著另一個神所不能干涉並且屬於自然律的隨機秩序存在,是這個自然律的隨機秩序造成了好人的苦難,而非神所造成。

這樣的論述,等於恩恕了所有遭逢苦難的好人,因為唯有這樣的論述,才能告訴那些一生秉正、熱心關懷社會的好人,神並沒有離棄他們,沒有「不正義」地懲罰他們,更沒有為了成就「神的正義美名」,而「誣陷」他們是「不正義的壞人」。

這種挑戰神是萬能的論述,對一位律法教師來說,無疑是需要勇氣的(我頗懷疑,其他的基督教牧師能否做到),但這位律法教師選擇誠實於邏輯、誠實於道德律,也認為這樣的誠實,才是真正地誠實於神。

秉持著這樣的神學觀,作者接著把神與自然律切割開來,進一步論述,神為什麼不是全能的。亦即神也不能違反自然律,以及人依自由意志對善惡的選擇。他舉了個很好的例子,如果神是全能的,可以為了獎賞好人,而干預自然律,那麼我們就會發現:一個好人,可以從一百公尺的高樓墜地卻毫髮未傷;可以穿過失火的森林,而衣衫不破。這樣一個違背自然律的世界,會是一個更好的世界嗎?

論述至此,一切看起來似乎都很完美了,但其實這樣的論述,卻挑戰了更重要的問題,那就是:「我們為什麼還要信神?」換言之,為什麼還要信這個「有限的、非全能的神」呢?

其實答案也很顯而易見,因為神雖「有限」,卻非「無能」,他並不能扭轉自然律,但卻可以帶給人們平靜、勇氣等內在的力量,讓人可以更堅強地面對自然律帶來的苦難,並且從這些苦難中得著智慧。這才是神動工的重心所在,也是人為什麼要信仰神的最重要理由。

說到這裡,看完這本書的我信不信神呢?我其實仍舊沒有答案,並不是作者的說服力不好,也不是他的邏輯不周延,我只是單純的沒有答案。但我可以給的答案是:如果,真的要我信神的話,我會選擇與作者相同的神,沒有全能的法威,但卻是一個正義的、可愛的、願意無條件站在好人身旁的神。

(本文摘錄自《當好人遇上壞事》一書推薦序文,本文作者為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

《當好人遇上壞事》
When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
作者: 哈洛德.庫希納
追蹤作者
原文作者:Harold S. Kushner
譯者:楊淑智
出版社:張老師文化
出版日期:2006/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