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弭歧視 讓聯開宅和諧混居

北市府宣布釋出五百七十戶捷運聯合開發案住宅作為公共出租住宅,部分聯開宅住戶批評此政策破壞生活品質與房價。對此,都發局長林洲民在臉書開砲,貼文「台北人瘋了嗎」、「我不了解自私的台北人」。

這讓我想到,二〇一三年麥當勞叔叔之家兒童慈善基金會,準備在北市大安區設中途之家,供遠地北上求醫的癌症病童免費住宿。引起在地里民擔心影響房價以及「傳染疾病」抗議,四處張貼文宣「不惜流血、誓死抗爭到底」。這件事在網路上傳開後,社會輿論以「天龍國」一片撻伐,該里原來沉默的里民挺身而出,表達歡迎病童之家,事件得以圓滿落幕。

這二件事,雖然輕重有別,都點出了同樣的一個命題:歧視。

在公共出租住宅的風波中,首該討論的是,為什麼聯開宅中一部分作為公共出租住宅就會「破壞生活品質與房價」?這樣的論似乎只是來自於一個直觀的判斷,就是以財務能力來區別「人品」,意謂買不起房子以便宜租金租房子的人,可能公德心較差。然而,實際上「人品」和財富並無直接關聯,有錢而不守規矩的人也所在多有。這樣的標籤化歧視,在道理面立足點並不堅實。

就如同,當大安區的癌童之家風波落幕後,大安區或癌童之家附近的生活品質與房價有受到影響嗎?許多所謂的影響論,大部分都是一種心理投射的想當然耳。

當然,林局長的反應也有不恰之處,那就是把部分聯開宅居民的反映,以「台北人」做為台北人的集體人格陳述,這也是另一種「標籤化」的語言,還好,林局長對此表示「自己不該用情緒性字眼,有待改進。」

只要排除個人的情緒,這些事,其實都可以是公共政策的論辯,比方說,對於社會住宅的推行方式,馬英九總統提出了「混居」的概念。這個概念也得到了平常對馬總統有頗多不認同的柯文哲的支持,並引馬總統的意見,為他的公共住宅出租政策背書。這也顯示,在國家政策與城市治理上,只要大家把焦點放在「事」的利弊,而不是「人」的好惡,立場再不同的人,也會找到公約數。拿準這樣的態度,才有助於縮小對立,擴大社會內聚的力量。這一點,二人都做了不錯的示範。

最後,筆者支持台北市繼續推動公共住宅出租政策,讓和諧的混居變成幫助弱勢,滿足居住夢想的政策工具。但如果要雞蛋裡挑骨頭的話,筆者認為,這項政策中,承租戶年齡限定二十歲到四十五歲,排斥了四十五歲的中壯族、乃至銀髮族,真要細論,青壯者的經濟基礎較不足,但有些中壯族的家計沉重也可能面臨中年經濟危機,而銀髮族則也極可能是需要照顧其居住需求的族群。以年齡為公共政策福利區分,似有違憲法,人民法律上一律平等的精神。【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台北市)】

【2015-03-10/聯合報/A14版/民意論壇】

 

 

【2015/03/10 聯合報 1040310】